我抱琴而来(42)

“哎——”北堂傲天伸手拦住她,说:“秦护卫,我这次来是专门赔罪的,上次不小心让秦护卫伤了手,不知道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说着就伸手去摸赵琴的右臂。

赵琴条件反she的躲开,说:“已经好很多了,多谢北堂少爷关心。”

“是吗?”北堂突然闪电般出手,攻向赵琴的右侧,赵琴急忙后退,左脚踩右脚,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。明月赶至赵琴身侧扶住了她。

“呵呵”北堂傲天看着赵琴靠在明月怀里的样子,不禁笑出声来,说:“明月啊明月,你这个护卫还真是没用,连我的一招都挡不住。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?当然,他的这张脸还是不错的。”

听出北堂傲天话外的意思,明月脸色有些难看,他扶赵琴站好,说:“北堂兄说笑了,秦护卫受伤未愈,反应难免迟了些。等来日……”

“来日明月调教好了,让在下好好试一试,嗯?”北堂傲天笑着说。

赵琴这会儿终于听出他们对话中的意思了,不禁怒火中烧,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,主子玩物吗?她看着北堂傲天,手中的拳头捏紧了。

“怎么?秦护卫有话说?”北堂傲天挑衅地看着赵琴。

“北堂兄!”明月加重了语气,“如果你不想在明月这里用饭,就请自便。明月饿了,不奉陪了。”说着,向外走去,赵琴鄙夷地看了他一眼,跟在明月的后面。

北堂傲天冷笑一声,手中发出一枚暗器,直接袭向赵琴的后脑。明月转过身来,把赵琴拉至身后,闪电出手接住了那枚暗器。那枚暗器力道猛劲,把明月的手震得发麻,一时间内力翻涌,胸口处隐隐作痛。

“北堂……”明月刚一开口,就觉得喉咙发甜,赶紧闭上嘴巴。

“公子……北堂少爷!”流云走进院子,看见这里发生的情形,有些不解。自己不过是晚了一会回来,这……是什么情况?气氛怎么如此诡异。

北堂傲天理都没理流云,一直死死盯着明月。

明月qiáng自撑着,缓缓地在廊下的栏杆上坐了下来。

“公子!”流云有些意外,明月一向注重礼节,从来不曾随意坐。这在栏杆上坐着,算是怎么回事儿。北堂傲天应该也察觉出不对,他一直盯着明月,不发一言。

明月坐下缓了缓,开口道:“流云,你带秦护卫下去吧!”

“秦,秦护卫?”流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秦护卫是谁。

“是!”赵琴赶紧回答,“属下这就和流云退下。”

流云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回答说:“是!”

直到两人走出院子,明月才一口血吐了出来,咳得气都要喘不过来。

北堂傲天一直冷眼旁观。

明月好不容易顺过气来,苦笑着说:“北堂兄可看够了?”

北堂傲天缓缓开口道:“你和那个小护卫是什么关系?”

明月说:“主仆关系。”

“主仆关系?你当我眼瞎吗?”北堂傲天勃然大怒:“你这个护卫一点功夫都不会,还被你护成这样,要说你们之间没有私情,你觉得我会相信吗?”

“私情?”明月诧异道:“你觉得我们之间有私情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你以为你骗得了我。明月,就算你不能和女子在一起,也不能做出这种有悖人伦的事情。这个护卫,你想想如何处置吧。可如果你下不了手,就jiāo给我吧。”说完,北堂傲天走了出去。

明月一直处在震惊中,没想到在北堂傲天的眼中,自己和琴卿居然会让人误会至此。看样子要赶紧解开这个误会才行,要不然琴卿可能会有危险。

北堂傲天气冲冲地走出明月阁,径直来到福满楼。看见角落里坐着一个青衣人,直接坐到桌旁,拿起那人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。

“我说,”青雀愕然道:“你不是去明月那了吗,怎么那么大火气?”

“他奶奶的,气死我了!”北堂傲天咬牙切齿地说:“明月和他那个小护卫果然有问题。”

青雀问:“有什么问题?难道你……捉jian在chuáng了?”

“青雀!”北堂傲天叫道:“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。你是没看到明月护着那个小护卫的样子,宁肯自己受伤都不愿意伤着他一根汗毛。你说,这叫没问题吗?”

“稍安勿躁,”青雀给北堂傲天倒了一杯酒,“来,喝杯酒,压压惊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