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3)

北堂傲天端起来一饮而尽,说:“不行,我不能放任他们这样。”

“那你要怎么做?”青雀问:“棒打鸳鸯?”

“鸳鸯?都是男子能叫鸳鸯?那就是孽缘!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跟明月说了,让他把那个小护卫处置了,要不然……”

青雀看了北堂傲天一眼,说:“要不然怎样?你要杀了他?”

北堂傲天狠狠地说:“明月下不了手,我就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“哎哟,你还真狠心啊!”青雀打趣道:“我可真为那个小护卫叫屈啊!明明是人家两个人的事情,关某人什么事啊,非要插上一脚。”

北堂傲天斜睨了一眼,说:“你非要跟我抬杠是吧?”

“不敢,不敢!”青雀赶紧陪着笑脸,说:“来,喝酒,喝酒。”

于是,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,一直喝到深夜。最后,北堂傲天醉倒在了桌子上。

青雀好笑地看着他,摇了摇头,扶着他上了二楼。

第二天日上三竿,北堂傲天呻吟着醒了过来。

有人把他扶起来,轻轻按揉着他的太阳xué两侧。

“疼吗?”那人柔声问着。

“疼死老子了!”北堂傲天眼睛也不睁地说:“青雀,我口渴。”

青雀扶着北堂傲天做好,去倒了杯温水递到北堂傲天手中。

北堂傲天喝了这杯水,感觉头痛的没那么厉害了,他翻身下了chuáng。

“早饭是叫到房中吃,还是去楼下吃?”青雀问。

北堂傲天用水盆里的水洗了把脸,说:“去楼下吃吧。吃完我要去趟明月楼。”

“噗嗤——”青雀笑了出来,说:“你还认真了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我当然是认真的,明月是我的兄弟,我不能看着他毁了自己。”

青雀说:“但是我觉得你可能已经晚了。”

“晚了?什么晚了?”北堂傲天疑惑道。

青雀说:“我想你应该不会再在明月楼看到那个小护卫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北堂傲天的脑子转了几圈后,说:“明月会把那个小护卫藏起来。”

青雀说:“你说呢?”

北堂傲天二话不说,推开房门就走了出去。

青雀跟在后面喊着:“哎——你不吃早饭了?”

北堂傲天一路施展轻功,很快就来到了明月楼外。他想了想,没有走正门,而是从侧面的围墙翻了进去。

刚一落地,就看见前面有个小厮经过。他一把搂住小厮的脖子捂住小厮的嘴巴,把人拖到了墙角。

“别出声,我不会伤害你的,只是要问你一个问题。”北堂傲天低声说。

那个小厮吓得要命,浑身颤抖着点了点头。

北堂傲天问:“有个护卫,叫秦青,现在人在哪里?”

那小厮摇摇头,说:“我,我们这里没有叫秦青的护卫。”

“没有?”北堂傲天皱紧了眉头,说:“就是跟在明月身边新来的那个小护卫。”

小厮说:“公,公子身边的护卫叫流云,没,没有叫秦青的。”

果然……北堂傲天心里都要被气炸了,他没想到明月的动作这么快,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。他放开小厮,低声说道:“滚吧!”

那小厮连滚带爬地离开,隔着十几步远了才敢回头看,这一看才发现挟持他人居然是熟人,北堂傲天,不禁满头黑线。心想,这些少爷的脑子是被驴踢了,没事拿我们这些下人寻开心。

北堂傲天不在掩饰自己的行踪,直接大踏步地向明月阁走去。一路上,不管遇到什么人,都是一把抓过来问同一个问题,就是:“叫秦青的护卫在哪里?”

可惜明月楼确实没有一个护卫叫秦青,所以所有人给他的都是否定的答案。让北堂傲天的生气值直线上升。

北堂傲天气冲冲地跨进明月阁的院子,看见流云正站在廊下。他几步走上前去,问道:“流云,我问你,昨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护卫秦青呢?”

流云淡定地回答道:“北堂少爷,你说得是谁?明月楼没有一个护卫叫秦青。”

“他妈的,你也来和我打马虎眼。”北堂傲天一把抓住流云的衣领,愤怒地说:“你不说是吧?相不相信我灭了你?”

流云伸出手拨开北堂傲天抓住衣领的手,说:“不相信!”

“你……”北堂傲天知道流云的脾气,不愿意和他冲突,问道:“明月呢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