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4)

流云回答:“公子身体不适,还没起chuáng。”

“不适?”北堂傲天关切的问道:“可是伤情加重了?”

流云说:“是的,本来已经没有大碍了,昨天北堂少爷走后就加重了,北堂少爷可知道缘由?”

“我……”北堂傲天知道流云是在怪他,一时理亏也没法反驳,只好说:“是我的不是。既然明月在休息,我就不打扰了,告辞了!”北堂傲天拱拱手,转身走了出去。一边走,一边在心里嘀咕着,我北堂少爷要找人,有的是方法。只要这个人在明月楼,我就一定找得到。

第三十二章 因为爱情

流云没有说谎,明月确实在休息。前一天晚上北堂傲天走后,明月的伤势越发的严重了。他叮嘱流云保护好琴卿姑娘后,就支持不住倒下了。好在有北堂傲天带来的疗伤圣药青藤散。流云和红袖给明月服用青藤散后,明月就陷入了昏睡,自动进行休养调息。

为了找到秦青,北堂傲天暗地里调了不少人手去明月楼打听秦青的下落。令他郁闷的是,谁也没有打听到秦青这个人,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无影无踪。其实,这也怪不得他,因为秦青本来就不存在,是赵琴临时编的名字,就连明月和流云也是临时听到的,更何况别人。

不过,北堂傲天这次还真就憋足了劲儿,既然别人都打听不到消息,他就决定亲自出马。北堂傲天想,既然是明月的情人,两人肯定会再见面的。所以,他认为,自己只要守在明月阁门外,就一定能等到。于是,北堂傲天就开始了每日蹲守的模式。

赵琴听说明月病了,很是担心,想去看看他。但是红袖一直守着她,不让她出抱月轩。所以她就算再焦急也只能等着。不知不觉三天过去了,明月还是没有苏醒。赵琴的一颗心就像油煎一下,实在是忍不住了,趁着夜深人静,偷偷向明月阁摸了过去。

北堂傲天在明月阁的屋顶上守了三天,终于等到了他要找的人。

北堂傲天看着一个人影偷偷摸摸的走进了院子,熟门熟路地向明月的房间走去。虽然黑漆漆的看不清楚脸,但是那个身形和动作,肯定是秦青无疑。

“终于来了!”北堂傲天兴奋起来,“看我这次还不把你抓个正着!”

北堂傲天看着秦青轻轻推开明月的房门,走进去后又关上了门。

北堂傲天从房顶轻轻落下,走到门边正要进去,忽然听见明月痛苦的呓语声,“不,不要……”

又来了,北堂傲天心里叹了一口气。他在明月房顶上待了这么几天,自然知道明月每天晚上都会出现梦魇的情况。沉溺在痛苦中无法自拔,只能随着时间的流逝等着它自己消散。可是这次,明月梦魇没多久,突然从房中传来了一阵轻柔的歌声:“黑黑的天空低垂,亮亮的繁星相随,虫儿飞,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;天上的星星流泪,地上的玫瑰枯萎,冷风chuī,冷风chuī,只要有你陪。虫儿飞,花儿睡,一双又一对才美,不怕天黑,只怕心碎,不管累不累,也不管东南西北……”

温暖的旋律有着安抚人心的效果,北堂傲天收回了准备推开房门的手,重新翻身上了房顶,轻轻地躺在了瓦片上。

他听着秦青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首歌,一时间有些不知身在何处,那歌声如一双温暖的手,轻柔地抚慰他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孤独和忧伤,他心甘情愿地陷了进去,并且期望能永远的陷在里面。

渐渐地,明月呓语的声音没有了,房中恢复了安静,秦青的歌声也弱了下来。北堂傲天突然意识到,似乎发生着有一件很怪异的事情,这是秦青在唱歌,是那个小护卫在唱歌。但是这声音,明显不是一个男子的声音。听起来很耳熟,像是……

北堂傲天猛的意识到,这个声音,像是红翎坊的那个红人琴卿的声音。对的,就是她的声音。

北堂傲天一下子从瓦片上坐了起来,他意识到自己有可能被骗了,被明月和琴卿联手耍了。他怒火中烧,但是他qiáng自镇定下来,他想证实这件事,于是从房顶翻身而下,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
赵琴吓了一跳,她抱着明月转过头紧张,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这个人。屋外月色虽明,但是这个人逆光站着,不禁让赵琴看不清楚脸,连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来。

北堂傲天从身上拿出火折子,点亮的那一刻,终于让赵琴认出了他是谁。北堂傲天点亮了桌上的蜡烛。烛光摇动,他看见一名女子半歪在chuáng上,怀里搂着明月。那女子月貌花容,眉清目秀,齿白唇红,是个美女,如今正一脸警惕地看着他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