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5)

“北堂傲天,你来gān什么?”赵琴小声问道。

听见赵琴说话,北堂傲天突然什么都知道了。“呵呵呵”他笑了出来,原来,自己一直在被明月欺骗,在被一个女人耍。他看着赵琴怀里的明月,捏紧了拳头,努力压抑着怒火。

赵琴看着北堂傲天铁青的脸色,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。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穿帮了。而一向自视甚高的北堂少爷现在心里很不慡。但是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北堂傲天在这里爆发。她小心地把明月的头放到枕头上,给他盖好被子,想好好跟北堂傲谈一谈。

可是她刚站起身来,就看见北堂傲天如鬼魅般快速移动身形,一两步就跨到她的身前,一手掐住她的脖子,把她抵在了墙上。

“北,北堂……”赵琴拼命挣扎,用手去抓北堂傲天掐住她脖子的手,用脚去踩北堂傲天的脚。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,北堂傲天都纹丝不动,手越收越紧。渐渐地,赵琴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,眼前一片血红。就在这时,chuáng上的明月又呓语起来,“天,天雪……”

听到这个名字,北堂傲天看着自己面前这张已经有些青紫的脸,他松开了五指,看着赵琴的身体瘫软下去。

“咳,咳咳”赵琴蜷缩着,双手握着脖子,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,被忽然吸入肺里的氧气呛得咳嗽起来,她觉得整个气管就像火燎一样,难受极了。

北堂傲天低头俯视着趴在地上的赵琴,脸上表情莫测。

“咳咳,咳咳咳”眼看赵琴越咳越厉害,北堂傲天终于开口道:“小声点,莫把明月吵醒了。”

你妹啊!老子咳成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!赵琴qiáng行忍着咳嗽,反而咳得更厉害。

“我叫你小声点!”北堂傲天粗鲁地把赵琴从地上提起来,半拖着走出了明月的房间,来到了院子里,把赵琴狠狠地扔到地上。

“哎哟!”赵琴痛叫一声,趴在地上一时不能动弹。

北堂傲天看着赵琴,胸膛剧烈起伏,他低沉着声音问道:“说吧!你究竟是谁?”

赵琴被摔得浑身都疼,喉咙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北堂傲天蹲下身,扯着赵琴的头发,说:“说啊,你到底是谁?”

“啊——”赵琴痛叫出声,眼泪刷得一下流了出来。

北堂傲天放开她的头发,站起身来,看着赵琴。

赵琴好不容易缓过劲来,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,看着北堂傲天,很gān脆地jiāo代了,“北堂少爷,我是红翎坊的琴卿,也是护卫秦青。”

“琴卿?很好,你是琴卿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是想要告诉我,你那张跟鬼一样的脸是假的,对吗?”

“是假的。”赵琴说:“说我画出来骗你的。”

“还有那个小护卫呢?”北堂傲天问:“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我想去赏花大会见识见识,女扮男装方便点,所以就装扮成明月的护卫。”赵琴说:“后来,跟你说话的时候,说漏了嘴,就只好临时编了‘秦青’这个名字。”

北堂傲天说:“‘吾闻昔秦青,倾侧天下耳’,琴卿?秦青?姑娘还真是好急智啊,在下自叹不如。”

赵琴一言不发地看着北堂傲天,心里在猜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。

“琴卿姑娘”北堂傲天说:“耍人很好玩吧,尤其是耍着我这样的人,是吗?”

“我不是存心耍你,”赵琴说:“我也很少骗人,一般都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“不得已而为之?”北堂傲天笑了,“我想知道你在我面前扮丑,是怎么个不得已法。”

“这,这个……”赵琴心想,还不是人家都说你是个渣男,为了避免麻烦我才扮丑的。不过,这样的话,赵琴可不敢直说。

“怎么,说不出来了?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不说,我就不知道了吗?你扮丑,是为了怕我看上你,是吗?”

“呃——这个……是的!”赵琴豁出去了,大方的承认了。

“哦?姑娘倒是好胆识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其实姑娘着实是多虑了。我虽然经常流连欢场,但是从不qiáng人所难。跟着我的女人,都是心甘情愿的。你这样的姿色……啧啧啧,我也不一定看得上。”

谁稀罕你看得上。赵琴偷偷地翻了个白眼。

“其实,我觉得姑娘gān了件蠢事,被我看上是你的福气,只要被我看上了,我就可以帮助你脱离苦海,不让你再在风月场所挣饭吃。这样多好啊,你说是不是?”北堂傲天说,“所以说,姑娘的脑子不好使,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有想到,可惜了啊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