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6)

这北堂傲天是有病吧,这么自恋。赵琴回答道:“对不起,北堂少爷,琴卿没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只愿意靠自己的本事来挣饭吃,不愿意靠着一个男子偶尔的兴趣来过活。”

“是吗?你不愿意?”北堂傲天眯着眼睛靠近了赵琴,说:“你倒确实是有骨气,不过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。你就是一个伶人,哪有资格说愿意不愿意呢。”

“人人生来平等,我当然有资格。”赵琴不卑不亢的说。

“平等?哈哈哈”北堂傲天大笑起来,“你和我谈平等?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我这就让你看看平不平等?”说着,两只手钳住赵琴的双肩,挟着她走到明月隔壁的房间,一脚踢开房门,几步走到chuáng前,把赵琴扔到chuáng上,北堂傲天靠近她的脸说:“你以为明月宠你,你就有资格和我叫嚣?你三番两次把我耍得团团转,你以为我会轻易地放过你?不过,看在明月的面子上,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你陪我一晚,这个事就一笔勾销。”

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听到北堂傲天说的话,赵琴气得够呛。还没等她动作,身子一重,北堂傲天就压了下来,赵琴曲起膝盖,用力的撞了过去。趁着北堂傲天吃痛的时候,赵琴趁机从他身下逃了出来。幸好以前在公司里跟着搞安保的同事学过女子防身术,这下终于派上用场了。赵琴站在有利的三角地带,拿过桌上的花瓶护在身前,大声说:“你敢对老娘下手,老娘废了你!”

北堂傲天缓过劲儿来,站起身来,死死地盯着赵琴。赵琴如临大敌,气都不敢喘,把手中的花瓶握地紧紧的。

“呵呵呵,”北堂傲天突然笑了起来,他走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,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茶水已经凉透,他也没管,一饮而尽。

北堂傲天说:“琴卿姑娘确实与众不同,难怪明月护你护得那么紧。本少爷在情爱之事上从来没有qiáng迫过别人,既然姑娘不情愿,那就算了。”

“爱你个头!”赵琴骂道:“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、变态、流氓……”看着面前这张酷似现代男友杨毅的脸,想着这张脸在现代和古代做过的恶劣的事情,赵琴气到极点,破口大骂起来。

一盏茶的功夫后,赵琴骂得是口gān舌燥,大脑缺氧。她不由得扶着墙靠站着。

“骂完了?”北堂傲天说:“还以为你是个淑女,没想到是个泼妇。既然姑娘不愿为自己所做的错事接受惩罚,那我只好去找明月了,从他身上把欠我的讨回来。”

“什么?”赵琴一听急了,哑着嗓子说:“你想对明月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”北堂傲天说:“是杀是剐,是打是罚,只要能让我把这口气出了。”说着,就要向门口走去。

“北堂傲天!”赵琴叫住他,“明月病成这个样子,你忍心吗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我为什么不忍心,是你们联手起来耍了我,让我颜面尽失,怎么?你们还叫起冤来了。”

赵琴深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北堂少爷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跟明月没关系,你有什么气冲我来吧,我绝不还手。”

北堂傲天有些意外地看着她,说:“是吗?你可想清楚了,虽然我一向怜香惜玉,但是对于欺骗我的人,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赵琴说:“你放心,我说话算话。是打是罚,来吧!”

北堂傲天走到赵琴的面前,两人离得很近,近得赵琴觉得北堂傲天的呼出的二氧化碳都能直接喷到她的鼻孔里。赵琴侧过头,躲了一下。北堂傲天轻笑了一下,说:“躲什么啊,难道你跟明月没有这么亲密过吗?”赵琴一把推开他,说:“我跟明月之间坦坦dàngdàng,清清白白,少拿你龌龊的思想来想我们。北堂傲天,你是打是罚,痛快点。别拖拖拉拉的,不像个男人。”

“哈哈哈”一个男子大笑着推开门走了进来,说:“小天啊小天,居然有人说你不像男人!”

北堂傲天恼怒地看着走进来的青衣男子,说:“青雀,这里有你什么事?你凑什么热闹啊!”

“小天,我要不凑热闹,你以为你能唱得了这出戏?”青雀说:“恐怕流云早就杀过来了。”

赵琴这才想到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明月楼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,特别是流云,那是不可能的。赵琴警惕地看着青雀,问道:“你把流云怎么样了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