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7)

青雀上下打量了一下赵琴,说:“我说姑娘,穿这么少,你不觉得冷吗?”

赵琴低头看了看自己,走上前拿起外衣穿了起来,穿戴整齐后,问道:“流云呢?”

“放心吧,他没事,我只是让他睡个好觉。”青雀说:“你还是操心一下你自己吧。看看北堂少爷准备怎么发落你。”

听到青雀这样说,赵琴看向北堂傲天,问道:“北堂少爷是想继续,还是改天?”

“呵呵”青雀又笑了出来。

北堂傲天冷冷地看着赵琴,突然站起身向门口走去,走到门口停了下来,说:“琴卿,记住你欠我的,改天我一定讨回来。”说完,就走了出去,纵身跃上围墙,消失在了夜空里。青雀看了赵琴一眼,急忙追北堂傲天去了。

“小天,小天,等等我。”青雀施展轻功,紧追北堂傲天。

北堂傲天更是纵身急跃,马不停蹄地向前奔去。

青雀叹了口气,知道他的驴脾气又上来了,只好紧紧地跟在后面。

北堂傲天一路疾行,一口气奔走了好几十里,终于在夕顶山山脚下停了下来。他背靠着一棵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“小天,你终于停下来了,呼呼——”青雀气喘吁吁的说:“累死我了。”

北堂傲天没好气地说:“我又没叫你跟着。”

“是,你没叫我跟着,”青雀好脾气地说:“都是我自找的,行了吧!”

北堂傲天看了他一眼,突然出手向他攻来。青雀连忙后退,一边退,一边嚷嚷道:“小,小天,你gān什么?有话好好说啊,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

北堂傲天一言不发,攻势越发凌厉起来。青雀刚开始还吱哇乱叫,到后来也不得不专心应付起来。

两人你来我往地过了好几百招,最后青雀被北堂傲天一掌击中胸口,飞了出去,摔倒在草丛里。

“哎哟,哎哟!”青雀不停地痛叫着,“小天,你出手怎么这么重啊,疼死我了!”

北堂傲天满身是汗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他一下子躺在地上,仰头看着头顶上的夜空。

为什么明月身边的女人都能对他这么地死心塌地,这么地为付出一切,贞洁、生命这些对女子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,为了明月都能够弃之如敝屐。以前有个天雪,现在又有了琴卿,以后,还会有谁……

青雀翻身坐起,看着躺在地上的北堂傲天,看着他那张失落地脸,心里泛起阵阵苦涩。小天啊小天,看似游戏人间、放dàng不羁的人,却总是困在自己作的茧里。他站起身来,走到北堂傲天的旁边,也躺了下去,看着头顶上的夜空,说:“小天,你看天上的星星,好亮啊!”是啊,很亮。北堂傲天点点头。

草丛里飞出一群萤火虫,在黑暗中闪烁光芒。青雀说:“小天,你看萤火虫,好亮啊!”是啊,很亮。北堂傲天点点头。

北堂傲天想起琴卿在明月房中唱的那首歌,低声说:“青雀,你给我唱首歌吧。唱首有星星和萤火虫的歌。”

“我……”青雀满头黑线,“小天,你没事吧,唱歌?”

北堂傲天没有说话,他闭上了眼睛,脑子里开始回响着今天晚上听了很多遍的旋律:“黑黑的天空低垂,亮亮的繁星相随,虫儿飞,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……”

青雀等了一会儿,没有听到声音,回头一看,北堂傲天已经睡着了。

“小天,小天,别在这里睡,会着凉的。”青雀轻声唤着他,见他没有反应,起身脱下外袍,盖在了他的身上。青雀低头看着北堂傲天的睡脸,感觉自己又想叹气了。唉,自己真命苦啊,深更半夜地露宿山头,chuī风受冻的,究竟是为哪般啊,这笔账一定要算到明月头上。

看着北堂傲天和青雀离开,赵琴才松了口气。她跌坐在椅子上,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都用完了,四肢发软。她歇了一会儿,稍微缓过劲来,慢慢地站起来,挪动着脚步走到隔壁明月的房间。轻轻地推开房门,站在门口,看着chuáng上的明月安静地睡着,看着那张在皎洁的月光下晶莹剔透的脸,赵琴突然觉得今晚所遭遇的一切都算不上什么,只要明月安好,一切都可以忍受。她想,这应该就是爱情吧。

赵琴慢慢走到明月的chuáng前,抚摸着明月的手指,轻声说:“明月,我想,我是爱上你了!”说完,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,转身离开了。明月的手指动了动,慢慢地缩回到了被子里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