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8)

第三十三章 试探表白

天刚蒙蒙亮,北堂傲天就醒了过来,他睁开眼睛看见地是灰蒙蒙的天空,又转头看了看四周,是郁郁葱葱的树林,身下硬硬的,肯定不是chuáng。他倏地一下坐起,身上盖着的衣服滑到了腿上。我这是在哪儿啊。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,发现自己在夕顶山山脚下,身边坐着青雀,自己刚刚就是枕着他的大腿。

北堂傲天用手刨了刨自己的乱发,把衣服扔到了青雀的身上,站起来向大路走去。青雀迷迷糊糊地醒来,看见的就是北堂傲天头也不回的背影。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,捡起来把它穿在身上。

明月阁,明月醒来,看见流云笔直地跪在他的chuáng头。

明月诧异地问道:“流云,你这是gān什么?”

流云低着头说:“流云昨晚护主不力,请公子责罚!”

“责罚?”明月说:“北堂傲天胡闹起来连青总管都无可奈何,你哪里是他的对手。昨晚你是着了他的暗算了吧?”

“不是北堂少爷,”流云说:“是青总管。”

“哦?”明月笑了笑,“连青总管都跟着胡闹,那你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了。起来吧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流云站了起来,仔细看了看明月的脸色,说:“公子今天的气色不错,看来内力是恢复了。”

明月说:“青藤散的功效你我是知道的,我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。流云,琴卿姑娘呢?”

流云回答:“在抱月轩。”

明月问道:“流云,昨晚琴卿姑娘在这里,她……发生了什么事,你知道吗?”

流云有些羞愧的说:“昨晚我被青总管放倒了,什么也不知道。今天一早我去抱月轩,琴卿姑娘还未起身。”

明月还想说什么,突然听见屋外红袖说话,“北堂少爷,你怎么来的这么早,公子还没起身呢。哎,北堂少爷,北堂少爷……”

北堂傲天一把推开明月的房门,大踏步走了进来。

看着他来势汹汹的样子,流云一下子紧张起来,护在明月身前。

“北堂兄,”明月看着北堂傲天那张臭臭的脸,说:“来得这么早,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

北堂傲天盯着明月,说:“明月,我是来找你讨个公道的。”

明月笑了,“北堂兄,这是个什么情况?是明月哪里做得不如兄长的意吗?”

“明月,你现在装傻还有意思吗?”北堂傲天一拍桌子说:“琴卿,秦青,你们耍得我团团转,是看我好欺负吗?”

明月看着北堂傲天说:“北堂兄,这次确实是我对不起你,琴卿姑娘是落难才来到明月楼的,为了她的安全,我隐瞒了她的身份,确实是不得已,请北堂兄见谅!

北堂傲天说:“见谅?好啊,我见谅,不过,你就这么三言两语地把我打发了,不合适吧?”

明月说:“那你说吧,怎么才叫合适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总得有点补偿吧!”

明月说:“想要我怎么补偿你?只要明月有的,一定做到。”

“好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也不要别的,我要琴卿来伺候我!”

听到北堂傲天这么说,明月心里有些慌,他qiáng自镇定下来,说:“北堂兄,琴卿姑娘不是明月楼的人,只是暂时在红翎坊落脚。所以,北堂兄这个要求,明月还真是做不到。”

“明月,你别怎么激动嘛,你以为我要gān嘛,我只是要她给我弹琴唱曲而已。”北堂傲天慢悠悠地说:“一个月,我要琴卿姑娘单独给我唱一个月,怎么样?”

明月想了想说:“这……要问过琴卿姑娘才行,明月不能马上给你答复。”

北堂傲天说:“行啊,你去问吧,现在就问,我就在这里等着。”

明月一看北堂傲天今天确实是杠上他了,他只好对着流云说:“流云,去请琴卿姑娘过来。”

赵琴昨天晚上很晚才睡,这会儿睡得正香,被流云的敲门声吵醒的时候,恨不得扔一把刀过去。

“流云!”赵琴怒叫道:“大清早地,敲什么敲啊!”

流云说:“琴卿姑娘,公子请你到明月阁去。”

赵琴问:“gān什么啊?”

流云说:“那个,北堂少爷来了。”

“那个变态又来gān什么?”赵琴说:“他是有病吧,昨天晚上还没闹够吗?”

“变,变态?”流云愕然,说:“姑娘是说北堂少爷?变态是什么意思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