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)

夏荷说:“小姐,您平时一般是听戏,赏花,或者出门访友,踏青游玩。”

一般古代的官宦女子不是都gān些琴棋书画的事情吗?怎么这个南宫灵这么悠闲呢。“我不弹琴下棋,做做女红吗?”赵琴问道,。

冬梅说:“小姐,您一向不喜那些,所以……”

难道南宫老爷也不管?“我爹对我也没要求?”赵琴又问。

“小姐不喜欢的事,老爷一般是不会qiáng求您的。”夏荷回答。

赵琴听了夏荷的话,有些出神,没想到,南宫老爷还挺宠这个女儿的嘛!看来自己当这个富二代真是一点难度都没有!

“我决定了!”赵琴下定决心,“在没回去之前,我就是这个南宫灵了!”

第五章 未婚夫婿

“绿竹放怀chūn来暮,清和为气日初长。静坐不虚兰室趣,清游自带竹林风!”南宫灵站起身来,对着郁郁葱葱的竹林,饱含深情的吟了一首诗。吟完,觉得自己离古人又近了一步。

既然自己现在成了大小姐,能不能回现代也说不定。那接下来就是两件事了。第一,‘钱’。要想方设法多存点钱傍身。虽然现在可以拼爹拼家世,但这古代封建社会也说不清啊,特别是她还有个哥哥在朝廷当官。俗话说,伴君如伴虎啊!万一有个什么,也好做个准备。这第二,就是‘才’,抓紧时间学点琴棋书画,掌握点一技之长。古代的妇女地位可不高,成为才女,才能在以后的婚姻生活中有话语权啊!

打定主意,南宫灵让丫鬟为自己准备学习琴棋书画的用品用具,还让南宫俊为她请了个教琴的女师傅,每天来翠竹轩教她弹琴。

就这样,南宫灵每天琴棋书画,过得甚是惬意。南宫夫人经常来看她,对她嘘寒问暖。

对于自己的这个母亲,南宫灵很是亲近,虽然爱哭爱唠叨,有时还很八卦,但身为孤儿的她很是享受这份亲情。南宫俊有时也会到她院子里跟她聊天,她也会意向性地问问大环境的宏观形势,了解点国家时事动态。

对于南宫灵失忆后性情的大改,南宫钰和南宫俊也十分困惑,百思不得其解。好在现在的南宫灵比起以前来,真是好太多了,所以他也就欣然接受了,只是偶尔还是会担心她会不会恢复记忆,变回以前的南宫灵。于是,南宫钰终于把南宫灵的婚事提上了日程。

南宫灵走进南宫钰的书房,落座后问道,“爹!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是这样的,”南宫钰说:“听你娘说你身子已经大好了!你大哥也说你最近在修心养性,懂事了不少。所以,有件事情我想着应该跟你说说了。”

“嗯!”南宫灵点点头,心里在想:什么事情啊,这么神秘?

南宫钰说:“前几天收到小宇的信,说他过段时间就要到南方来视察店铺的生意,爹想,到时候就让他住在家里,这样也方便。”

“哦!”南宫灵想,住就住呗,你是老大你说了算。

“那个,灵儿!”南宫俊看南宫灵的反应就知道她没明白,赶紧提醒到:“爹说的是东方宇,你的……未婚夫。”

“哦!东方宇嘛!我未婚夫!”南宫灵应到一半,终于意识到不对,反应过来说:“未,未婚夫?什么未婚夫?我怎么会有一个未婚夫?”

看到南宫灵这么大的反应,南宫俊说:“灵儿,你先别激动。听大哥跟你说。你跟东方宇从小就指腹为婚,南宫世家上上下下都知道。”南宫俊说:“你是失去了记忆,所以才不知道。既然你现在身体没什么事了,这个事情当然应该让你知道。”

“是啊!灵儿”南宫钰说:“你年纪也不小了,小宇过了年也快三十了。俗话说,三十而立。所以,我打算……”

“爹!”南宫灵大叫一声,“爹,我,我还小,还不想成亲,这个事情就先缓缓吧!”

“不想成亲?”南宫钰说:“不想成亲你和那个段,段……”

“咳咳!”南宫俊大声咳嗽着,阻止了南宫钰即将说出口的话。

南宫钰反应过来,改口后:“断不会让你胡来的,你必须跟小宇成亲。”

“爹!我知道我以前不懂事,但是你看我现在不是改正了吗,我在学弹琴,下棋,写字,画画,我立志要成为一个才女,为咱们南宫世家增光。所以,现在真的不是成亲的时候。爹你就再缓两年吧!行吗?”南宫灵苦苦哀求道,使劲儿给南宫俊使眼色,让他帮忙说话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