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0)

这几天为了应付北堂傲天,赵琴都没有时间去找明月。自从上次赵琴明了了自己对明月的心意后,仔细思考了几天,决定想办法去探探明月的心意。如果明月对自己有一点点意思,她就决定变暗恋为明恋。

一转眼,明月和流云已经走到了近处,准备拐到回明月阁的小路上。

赵琴赶紧叫住明月:“明月,请留步!”

明月停下脚步,说:“琴卿姑娘,有事?”

赵琴说:“我为公子弹一曲,可好?”

明月笑着说:“多谢姑娘,明月还有事,改天再听!”说着,拱拱手就要离开。

“明月!”赵琴大声说,“就耽搁你一会儿,我这首新曲,是专门为你所做。”

“这……”听到赵琴这么说,明月不好再推辞,他慢慢走到亭中,坐了下来,“那明月就洗耳恭听了。”

赵琴深情的看了明月一眼,开始拨动琴弦。

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。今日何日兮,得与王子同舟。蒙羞被好兮,不訾诟耻,心几烦而不绝兮,得知王子。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……”

鄂君子皙泛舟河中,打桨的越女爱慕他,用越语唱了一首歌,鄂君请人用楚语译出,就是这一首美丽的情诗。鄂君子皙在听懂了这首歌,明白越女的心之后,就微笑着走过去拥抱她,把她带回去了。

明月听到赵琴唱这首歌,无比震惊,心跳得如擂鼓。

一曲完毕,明月微笑着说:“姑娘的琴艺高超,歌声美妙,明月今晚真是享了耳福。明月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”说完,站起身走了出去。

“哎!”赵琴想要叫住明月,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远了。

一直站在一旁的流云深深的看了赵琴一看,跟着明月去了。

唉!赵琴叹了口气,看样子明月根本对自己不来电嘛,情歌都唱了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他是没听懂呢,还是装作没听懂呢?

赵琴郁闷地趴在石桌上,一动也不动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赵琴觉得全身冰凉,心想,算了,还是回房吧,冻病了划不来。

刚直起身来,眼角瞟到角落上站着一个人,吓得一哆嗦。定睛一看,是刚刚走人的北堂傲天。

赵琴气得差点骂出来,“北堂傲天,你有病吧,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”

北堂傲天看着赵琴,一言不发。

“你看着我gān什么啊?”赵琴被盯着有些发毛,“那个,我刚刚不该说你有病啊,我跟你道歉,可以吧。你能不能别在看着我了。”

北堂傲天开口道:“我刚刚听见你对着明月唱情歌。”

“呃——”赵琴没想到北堂傲天说这个,一时间有点尴尬。不过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。既然北堂傲天都听出来她唱得是情歌了,那明月他……这么说来,明月刚刚是装作没听懂,委婉地拒绝她了。

唉!赵琴又叹了口气,说:“是啊,我向他表白了。不过……”

赵琴耸耸肩,说:“被拒绝了。好了,现在你可以看我笑话了。”

“琴卿,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想再听你唱一遍。”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赵琴诧异地问道。

北堂傲天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说,我想听你再唱一遍‘越人歌’。”

“凭什么啊,”赵琴不gān:“我又不喜欢你。”

“嗤——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可别喜欢我,我受用不起。我就想听听你刚刚唱得歌。别忘了你现在还欠着我的债。”

“行,我这就伺候着。”赵琴无奈地说。

说完,拨动琴弦,又唱起了越人歌。

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。今日何日兮,得与王子同舟。蒙羞被好兮,不訾诟耻,心几烦而不绝兮,得知王子。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……”

再唱一遍,身边坐着的是酷似杨毅的北堂傲天,赵琴仿佛回到了现代。

《夜宴》放映的那一年,赵琴是和杨毅一起去看的。这首歌令赵琴着迷,回到家,她一遍一遍地听着这首歌,哼着这首歌,把杨毅烦得要死。后来,杨毅抱着她,用吻封住她的唇,说: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我们两情相悦,你唱这首歌不吉利……”确实不吉利啊,自己和杨毅最终走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。

一曲终了,赵琴自己都沉浸在《越人歌》的音韵当中,难以自拔。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赵琴隔了良久,才回过神来,发现北堂傲天也在发呆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