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3)

“傲天哥哥,你错了。”天雪说:“这是明月哥哥,不是我的哥哥。”

“哦,在下失礼了!”北堂傲天看着这个所谓‘明月哥哥’的脸有点眼熟,脑子里转了一圈,猛然想起他的身份,脱口而出道:“你,你不是那个……”

“在下明月,”男子打断了北堂傲天的话,说:“听天雪唤你‘傲天哥哥’,想必阁下是北堂世家的大少爷北堂傲天吧?能与北堂兄相jiāo,真是明月的荣幸。”

北堂傲天笑笑说:“幸会幸会,明月公子也是身世不凡,能与公子相jiāo也是在下的荣幸。”

“傲天哥哥,明月哥哥,”天雪说:“你们就别荣幸来荣幸去的了,既然大家气味相投,不如去喝一杯,怎么样?”

“好!”北堂傲天和明月异口同声地说了个好,然后相视一笑,友情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在两人之间生了根。

三人来到一个酒楼,痛快喝酒,畅谈人生。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,三人一直喝到了后半夜,喝得天雪都趴在坐在睡着了。

北堂傲天看着明月将外衫脱了下来,轻轻地盖在天雪的身上。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,轻声问道:“明月,你为什么要瞒着你的真实身份。”

明月笑笑说:“北堂兄,身份不过是禁锢自由的枷锁,我又不是家里的长子,也没有雄心壮志,何苦被一个身份所累呢。”

“说得好,”北堂傲天说:“真羡慕你活得这么洒脱。那你和天雪……”

明月说:“天雪很单纯,在她的眼里从来没有坏人。你知道的,这在江湖中,很危险。我既然是她的明月哥哥,我就会尽我最大的力量来保护她,保护她一辈子。”

听见明月这么说,北堂傲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说:“听天雪说,她还有一个哥哥,是吗?”

“是的,”明月说:“他哥哥护她护得紧,要不是这两天不在云澜城,我是绝无可能带她出来喝酒的。”

“是吗?看得这么严!”北堂傲天笑了起来:“这要是被她的兄长发现了,估计咱俩都没好果子吃。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咱们就回去了吧,免得天雪睡着凉了。”

“好,北堂兄,我们改天再聚。”明月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的天雪,说:“天雪,天雪,醒醒,我们回家了。”

“唔——嗯?”天雪揉了揉眼睛,醒了过来,说:“明月哥哥,傲天哥哥,你们喝完了?”

“喝完了,”北堂傲天说:“快跟着你的明月哥哥回家睡觉吧。”

“那傲天哥哥再见!”天雪看着明月说:“明月哥哥,我走不动了。”

“行,我背你!”明月无奈地蹲下身子,对天雪说:“来吧!”

“明月哥哥真好!”天雪高兴地趴到了明月背上。

明月背着天雪,向北堂傲天打过招呼后,就一摇一晃地向外走去。

“哎——明月哥哥,背稳点,别晃啊,看把我摔下来。”

“背你要求还话那么多,再这样就自己下来走。”

“不要嘛,明月哥哥,你对天雪最好了!”

“就会拍马屁,这话你对天奇也说过吧。”

“哪里嘛,我才不是那种人呢,我……”

北堂傲天听着明月和天雪你一句我一句地走远了,他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,长舒了一口气。今天jiāo了一个好朋友,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女子,这顿酒,真是喝得畅快啊!

北堂傲天停顿了下来,似乎还在回味着距今遥远的那顿酒。

赵琴等了一会儿,实在按耐不住了,问道:“那个明月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啊?听起来好像很有来头的样子。”

北堂傲天看了他一眼说:“明月是一个世家公子,当时在武林中很有威望。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赵琴追问着。

“没什么,”北堂傲天说:“只不过后来没落了,不值得再提了。”

“哦!”赵琴点点头,又问:“那天雪姑娘,又是怎么死的呢?”

怎么死的?一想到那个可爱的女孩死去时的情景,北堂傲天就觉得心里像刀割一样,生疼生疼的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疼痛从未减轻过一分一毫。

武林大会后,明月失去了踪影,天雪也下落不明。北堂傲天傲天担心他们的安危,一直在找他们。花了一年多的时间,终于找到了。为了避开那些麻烦,他们隐姓埋名住在一个小山村,过着耕田织布的田园生活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