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4)

北堂傲天说:“他们住在一片青翠的竹林里,用竹子搭起了几间屋子。竹屋虽然简陋,但是他们却取了一个很诗意的名字——雪庐。我找到他们以后,我时常去看他们,他们不要我的银子,说银子对他们而言毫无用处。于是,我给他们带些食物和生活用品,当然,还有酒。”

赵琴问:“明月和天雪,成亲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北堂傲天摇摇头:“天雪的兄长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。刚开始的时候,一直阻拦天雪去找明月。后来实在阻止不了,就不再管她了。但是,成亲的事情一直没有松口。天雪那么爱他的哥哥,哥哥不点头,她也不能嫁给明月,两个人就这么拖着。”

赵琴气愤地说:“天雪的哥哥太过分了。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天雪想得开,不成亲就不成亲,只要能和明月在一起,有没有这个名分都无所谓。”

赵琴感叹道,这个天雪确实活得真,活得洒脱,一点古人的迂腐劲儿都没有,思想跟现代人一样。要是现在还活着,自己一定能跟她成为好朋友。

北堂傲天接着说:“那年冬天,特别寒冷,明月的旧伤复发了,病得很重。我知道后来看了明月,发现他需要一味很稀有的药材。恰好我家里有,于是我就赶回家去取。没想到,等我回来的时候……”

北堂傲天脸色沉重,双眼泛红,想起了当年那场痛心的情景。

当北堂傲天取到药材,匆匆地往雪庐赶。刚走进竹林,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。他纵身几个起跳,就来了雪庐外面。看到雪庐里的情景时,北堂傲天目眦尽裂。

天雪浑身是血地堵在门口,一个男子正扬起手中的长剑刺向她的胸口。

“天雪!”北堂傲天急奔过去,一掌击在男子胸口。男子长剑落地,跌出去好几丈远。口吐鲜血,倒在地上昏了过去。

“天雪!”北堂傲天抱住天雪上半身,小心翼翼地查看着她身上的伤势。只见她身上好几处血窟窿,不停地向外冒着鲜血。

“傲,傲天哥哥!”天雪说:“快,帮我,拦住那个坏人,不要让他进去,进去伤害明月哥哥,快……”

“好,好,天雪”北堂傲天急忙说:“不要怕,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,他伤害不了你和明月,你放心,放心……”

天雪身上的血不停地流着,北堂傲天怎么止也止不住。

“傲天哥哥,”天雪气若游丝的说:“好多人欺负明月哥哥,你要替我保护好他照顾他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他是我什么人啊,哪里值得我去保护照顾。”北堂傲天流着眼泪说:“天雪,他是你的明月哥哥,你有责任去保护他照顾他,你休想偷懒,我是不会帮你这个忙的……”

“傲天哥哥,”天雪勉qiáng笑了一下,说:“我叫了你这么长时间的哥哥,就提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,你就答应我吧……要不然,要不然……我死不瞑目……”

“天雪!”听到天雪这么说,北堂傲天终于受不住了,他紧紧地抱住天雪逐渐冰冷的身子,说:“我答应你,我答应你,会一直保护他,照顾他,不叫任何人欺负他……我答应你了……”北堂傲天哽咽地说不下去。

“谢谢……”天雪微笑着说出两个,终于闭上了眼睛。

“天雪……呜呜……”北堂傲天痛哭失声。

赵琴听到这里,眼圈一红,眼泪流了下来。她一边抽泣一边问道:“北,北堂少爷,天雪这么好的一个姑娘,凶手为什么要杀害她?为什么啊……”

为什么?北堂傲天回想着当时的情景。

天雪断气后,北堂傲天哭了一会儿,就把天雪抱了起来,抱进屋子,放到了椅子上。然后,他走出了屋子,捡起地上的剑,来到那个被他一掌击晕的男子身旁。

北堂傲天挥剑刺向那个男子的大腿,“啊——”男子痛叫一声,苏醒了过来。

“说,你是什么人?”北堂傲天恶狠狠的问道。

“北,北堂少爷,我,我是天罡派清风堂堂主沈俊。”男子说。

北堂傲天说:“你认识我?”

沈俊说:“去年的武林大会,我也在。”

“你也在?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问你,你为什么如此狠毒,要对一个弱女子下杀手?”

“北堂少爷,难道你不知道缘由吗?”沈俊说:“去年的武林大会,有多少人丢了性命。天罡派的八大堂主,最后只回去了我一人……我恨啊!这一年来,我日日夜夜都想着要报仇,要为我那些过了命的兄弟们报仇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