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5)

“那你也不能滥杀无辜啊!”北堂傲天愤怒地叫着。

“无辜?哈哈哈——”沈俊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,大笑起来,“北堂少爷,你是在讲笑话吗?你说这竹屋里住着的两个人无辜?我找了他们一年多,今天终于找到他们,你跟我说他们无辜,这真是太可笑了!哈哈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沈俊!”北堂傲天把剑直指他的眉心,“天雪跟那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,她只是一个弱女子,你一个天罡派的堂主,如何下得了手?”

沈俊yīn狠地说:“我没想要她的性命,是她堵住那扇门,不让我进去。里面的那个人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。所以,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,怪不得我……啊”

北堂傲天右手一挥,长剑刺入眉心。沈俊发出短促的声音后,气绝身亡。

“北堂,北堂……”赵琴伸出右手在北堂傲天的面前晃了晃,说:“你别发呆呀,你还没有回答我,那个人为什么杀天雪啊?”

“因为仇杀,”北堂傲天说:“那个人跟明月和天雪有仇,所以趁着明月旧伤复发,就来寻仇。没想到……”

“趁人之危,真是太可恶了。”赵琴愤愤然,“可惜了天雪。那,明月如果知道了天雪的事情,一定悲痛欲绝吧!”

“可不是嘛!”北堂傲天叹了口气,继续说着当时的情形。

杀了沈俊,北堂傲天转身走进雪庐,径直走到明月的房间。明月依然昏睡着,呼吸急促,双颊火红,额头滚烫,伤势凶猛,情况十分危急。

北堂傲天为明月把了把脉,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,倒出一颗丸药喂进明月嘴里,片刻之后,明月的呼吸稍微平稳了一点。北堂傲天走进厨房,找到煎药的罐子,把自己带来的那味药材放进罐子里,开始煎药。不一会儿,药煎好了,他倒入碗中晾了一下,喂明月服下。药效立竿见影,明月的伤势平缓下来。

北堂傲天看明月已经脱离了危险,就开始善后。

他把沈俊的尸身拖到竹林里的僻静地埋了起来,把一片láng藉的院子收拾gān净。然后,把天雪脸上手上的血迹擦洗gān净,衣服整理整齐,抱到明月房中的软塌上,为她细心盖上被子。做完这一切,他就坐在明月的chuáng头,静静地等他醒来。

第二天天明时分,明月终于醒了过来。他睁开眼睛,意外地发现北堂傲天坐在自己的chuáng前。

“北堂兄,你怎么来了?”明月撑着身体坐起来,说:“天雪呢?天雪!”他大声叫着天雪,可是没有回应。

北堂傲天一眼不发地看着他。明月觉得有些异样,他嗫嗫地开口:“北堂兄,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

“明月!”北堂傲天一开口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,他哑着嗓子说:“天雪出事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明月吃了一惊,问道:“天雪怎么了?出事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明月这一连串的问题,让北堂傲天难以启齿。

“北堂兄,”明月问:“天雪是不是被她哥哥带走了?”

北堂傲天深吸了几口气,说:“天雪死了!”

“你,你说什么?”明月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出问题了,他似乎听见了存在的声音,“北堂兄,你刚才说什么,我,我的耳朵好像有点不对劲儿,我没有听清楚。”

“明月,”北堂傲天咬了咬牙说:“天雪死了!”

“死了?你说谁死了?我,我没有听清楚。”明月哆哆嗦嗦地问道。

“明月,”北堂傲天走上前握住明月的肩膀说:“我带你去见她,你去看看她。”说着,他半扶半拖地把明月拉到了房间外。

明月一眼就看到躺在软榻上的天雪,面色清白,一脸血色都没有,看起来……看起来就像是……死了一样。

“天雪,”明月小声地叫着,“你怎么了?生病了吗?”

明月走到软榻旁,蹲了下去,用手去摸天雪的脸,触手僵冷,“天雪,这么冷,你怎么睡这这里?看你都着凉了,脸这么凉……”

“明月!”北堂傲天看不下去了,走过去拖起明月,bī着他直面自己,说:“你清醒一点,天雪已经死了。如果你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,就冷静一点坐在那里听我说。”

眼泪顺着明月的脸颊流了下来,他拨开北堂傲天钳住他的手,蹲了下去,颤抖着手指去探天雪的鼻息,去把天雪的腕脉。良久,他终于一屁股坐到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