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6)

北堂傲天静静地站在一边,静静地看着他嚎啕大哭。

也不知过了过久,明月终于平静下来,他抬头看着北堂傲天,问道:“告诉我,凶手是谁?在哪里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凶手是天罡派清风堂堂主沈俊,我已经把他杀了,尸体就埋在竹林西北角。”

明月接着问:“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你不省人事的时候,沈俊找到这里,他要为武林大会上丧生的几位堂主报仇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我的天雪就做了我的替死鬼,是吗?”明月看着北堂傲天说:“其实,真正的凶手,应该是我。”

第三十五章 追夫狂想

“明月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赵琴抹了抹眼泪说:“他也是受害者,怎么能把别人的错都担在自己身上。就算天雪的死和他有关,那也是天雪心甘情愿地为爱人牺牲。明月不应该这样为难自己。”

“你说得轻巧,”北堂傲天说:“天雪为了保护明月,付出了生命,而明月在昏睡中一无所知。任谁遭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陷入深深的自责里,不能释怀。”

赵琴点了点头,说:“这件事对明月的打击很大吧。”

“是啊,要不是我拦着,他可能已经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明月以前是一个多么桀骜嚣张的人,你看看今天的他,可还看得到一点影子吗?他,始终活在过去的yīn影里,活在自己背负的罪孽里……”

赵琴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,问道:“北堂少爷,你为什么要把天雪的事情告诉我呢?”

北堂傲天看了她一会儿,说:“要不是看明月对你还有那么点意思,我才懒得làng费这么多时间跟你在这里耗费口舌。”

“你是说明月他……”赵琴说:“他喜欢我?不会吧,我今天借曲表白都被拒绝了。”

“你还真是蠢!”北堂傲天摇摇头,“既然这样,那就算我几天多嘴了,你该gān嘛gān嘛去吧!”说着,起身要走。

“北堂少爷!”赵琴叫住他,“你明知道明月心里放不下天雪,为什么还要……”

“因为我想让他活得像个人!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答应了天雪,要让得活得好好的。可这几年,他一点都不好……”

“北堂少爷!”赵琴说:“我答应你,我会让他变好的。”

北堂傲天听到这句话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赵琴看着北堂傲天的背影,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没有那么恶劣,至少对明月,还是真心的好。

今天晚上北堂傲天讲了那么多,她总觉得其实他还有很多事实真相没有讲出来,比如说明月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,天雪的身份又是什么……不过,她也觉得无所谓,只要知道了明月的心结所在,接下来就好办了。

赵琴想,俗话说,女追男,隔层纱。既然连北堂傲天都认为明月心里有她,那她追求明月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打定了主意,赵琴松了一口气,顿时觉得睡意上涌,她赶紧收拾收拾,就上chuáng睡觉了。

睡意朦胧的时候,赵琴觉得自己身体轻飘飘地,好像升到了半空中,无着无落。飘啊飘,赵琴只听见耳边传来呼呼地风声,眼睛却是怎么睁也睁不开。

“你来了!”赵琴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是一个男子的声音。

紧接着,又想起了一个声音,“我来看天雪。”赵琴一下子就听出来,这是明月的声音。明月这是在和谁说话呢?赵琴努力想睁开眼睛,可是觉得眼皮沉重地像是一座大山,怎么掀也掀不开。

“哗啦”一声,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。赵琴心里一惊,拼命睁眼,最后终于睁了开来。

“啊呀!”赵琴吓了一跳,她发现自己居然像一片落叶一样,漂浮在一片松树林的半空中。她的下方站着一黑一白两个男人。黑的不认识,白的是明月。

赵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生怕明月两人发现她,动也不敢动。隔了一会儿,才发现,明月两人根本看不见她。

赵琴看了看地上,有着一地碎裂的瓷片,一股浓烈的酒味。看样子是一坛子酒被砸碎了。

明月说:“我只是想祭奠一下天雪,跟她说说话。”赵琴这才发现,自己的下方还有一座坟,天雪的坟。

黑衣男子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明月走到天雪坟前,跪了下来。拿出香蜡纸钱,烧了起来。直到最后一张纸钱放进火堆,黑衣男子走上前去,递给明月一壶酒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