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7)

明月接过酒壶,倒在坟前,站了起来。转过身面对着黑衣男子,说:“可以了!”

听到明月说出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赵琴还在困惑,就看见黑衣男子动了。

他动了,他一脚踢向明月的胸口,明月应声倒地。他开始对明月拳打脚踢,下手之狠,似乎又无尽的恨意要发泄。明月没有一丝地抵抗,任由他拳脚相加。

“明月,明月,”赵琴急了,想要去拦住黑衣男子,但是她发现自己只能飘在空中,根本没法降落到地面。

鲜血从明月的口中涌出,越来越多,红得刺目,黑衣男子终于停下来手。赵琴刚松了一口气,又看见黑衣男子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来。

“明,明月”赵琴吓坏了,这不会是要杀了明月吧,我该怎么办啊。赵琴记得在半空中转来转去,就是想不出好的办法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衣男子拿着匕首,走到了明月的面前。

黑衣男子用脚把半昏迷的明月踢得翻过身来,手持匕首慢慢地隔开他左胸的衣襟,然后开始划着胸口的肌肤。鲜血马上染红了胸口的衣襟,赵琴看得是心如刀绞。明月也在昏迷中醒了过来,但他却没有反抗,任由黑衣男子在他左胸动作着。

等到黑衣男子终于停下的时候,明月已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,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。

“明月,吃了它。”黑衣男子从身上摸出一粒丹药,递给明月。

毒药!赵琴紧张地大叫:“明月,不要吃,千万不要吃。”

可惜明月既听不到她,也看不见她。明月接过丹药,并没有马上塞进嘴里,而是说:“能不能给我一个痛快的,已经五年了,我实在是……”明月满面痛苦地看着他。

“痛快?那不是给你的。”黑衣男子说:“因为你,我的妹妹惨死。我要让你的一生都为她赎罪。把药吃了,滚吧!”

明月把药塞进嘴里,qiáng撑着身体走到天雪的坟前,跪下磕了三个头,站起来,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松树林。

赵琴在半空中,看着这发生的一切。她想要看清那个黑衣男子的面容,可是无论她怎么看,眼前都是一片模糊,而且越来越模糊,越来越黯淡。

“姑娘!”一个又高又尖的声音传来,赵琴一下子从半空中直摔下来。

“啊——”赵琴尖叫出声,醒了过来。她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地板上,原来她从chuáng上摔了下来。

我是做了一个……梦?赵琴站起来,拍了拍自己的头,想让自己清醒一下。

“姑娘!”红袖推门进来,一阵风一样刮到赵琴身边,抓住她的手臂,说:“听说你昨天对公子表明心意了?”

“呃,你怎么知道的?”赵琴问。

“哎呀,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你告诉我,公子答应了吗?”红袖急匆匆地问。

“没有。”赵琴叹了口气,“公子装傻,没理我。”

“这样啊!”红袖失望地放开赵琴的手臂,坐在了椅子上。

“哎,你也不用这样吧。”赵琴说:“我不是不会放弃的,我还会再接再厉。”

“嗯!”红袖点点头,说:“姑娘,我一定会支持你的。”

赵琴问:“那你先告诉我,你是怎么知道昨晚的事情的?”

红袖说:“听北堂少爷说的,他说你昨晚在水波亭为公子唱了一曲‘越人歌’”。

赵琴问:“你也知道‘越人歌’?”

“那当然,”红袖说:“公子以前给天雪姑娘写情诗的时候,就写过越人歌……呃,那个,姑娘……”。

“没关系,”赵琴说:“昨天北堂傲天已经把天雪的事情跟我说了,我都知道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红袖瞪大了眼睛,说:“北堂少爷告诉你天雪姑娘的事情了?”

“是的!”赵琴点头,说:“所以,你就不用瞒着我了。红袖,我觉得追求你家公子,你一定要帮我,好吗?”

“好!”红袖拍拍胸口,说:“红袖一定鼎力相助。”

“好!”赵琴紧紧握住红袖的手,神情坚定,就像是地下党找到了自己的同志。

从这天起,赵琴开始了疯狂的追夫模式。

写情诗,唱情歌,送礼物,无所不用其极。面对赵琴的狂轰滥炸,明月是哭笑不得。红袖、流云,甚至是北堂傲天都会时不时地插上一脚,明月觉得真的是有点招架不住了。明月心里清楚,赵琴爱慕他,但是如此的疯狂行为,北堂傲天应该是始作俑者。他决定找北堂傲天好好地谈一谈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