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59)

“悼念他的妻子?”明月说:“你再念一遍,好吗?”

赵琴坐下,把琴放在膝盖上,一边抚琴,一边念道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自难忘,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……”

明月专注地听着,听到最后,两行泪流了下来。明月用手擦了擦眼泪,说: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“北堂少爷带我来的,”赵琴说:“我自己也想来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明月问:“你为什么想来?”

赵琴说:“每年的五月初六,你都会来这里,因为这一天是天雪姑娘的忌日,对吗?”

“你都知道?”明月说:“北堂傲天告诉你的?”

“是他告诉我的,因为他担心你,我也担心你。所以我来了,我来看看这个让你伤上加伤的地方。”赵琴说:“以后,让我陪着你来看她,好吗?”

明月“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红袖撑着腮帮子,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赵琴,问道。

“然后我们就骑马回来了呗。”赵琴说:“哎呀,你都不知道,为了追上明月,北堂少爷带着我骑得飞快,颠得我啊,差点没把头天晚上的饭都吐出来。”

“呵呵,”红袖笑了出来。

“你还笑,”赵琴不依,捏着红袖的脸说:“不许笑,不许笑。”

“哎哟,哎哟”红袖连忙讨饶,“姑娘,我不笑了,饶了我吧。我还不是为姑娘高兴嘛!”

“高兴什么呀,”赵琴说:“明月又没有答应我。”

“公子虽然没有明确答应你,”红袖说:“可是他让你和他骑一匹马啊。姑娘,公子可从来不会带其他的女子一同骑马的。”

赵琴说:“这算什么呀,北堂傲天把我丢在短松冈就走了。只有一匹马,我们不一起骑,难道要其中一个人走路吗?”

红袖说:“反正我觉得你公子眼中是特别的。真的!”

赵琴说:“好,借你吉言!”

日子一天天的过着,赵琴每天除了去红翎坊弹琴唱曲,剩下的时间都拿来捉摸明月的心思,研究她的追夫计策。

炎热的夏天终于来了,这里没有空调,没有风扇,赵琴觉得日子实在是难熬。红翎坊的生意也一天天清淡下去,这么热,没有人愿意扎堆作乐,都纷纷出门避暑了。

“热啊,热啊!”赵琴瘫在凉亭的栏杆处,焉焉地叫着,“红袖,我好热啊!”

“心静自然凉!”红袖说:“况且这个地方四面透风,又有树荫罩着,我觉得很是凉慡。”

“唉!你那是没有享受过空调啊。”赵琴喃喃地说着,“红袖,咱们这里有没有什么避暑的地方啊?”

“有啊!”红袖说:“西边有个夕顶山,十分凉慡。每年夏天都有不少达官贵人去那里避暑。”

“真的吗?”赵琴说,“我们可不可以去啊?”

“可不可以去?”红袖说:“肯定不可以呀,红翎坊又不歇业。”

“为什么不歇业啊,这么热,每天来的客人又不多,我唱曲都没心情。”赵琴说。

“这个……你去问公子吧。”红袖脱口而出说,“公子说行就行。”

赵琴想了想,说:“这倒是个好机会!好,我这就去问明月。”

面对赵琴提出的夕顶山避暑的要求,明月考虑了一下,居然答应了。

不仅赵琴意外,就连北堂傲天都十分意外,于是死活都要跟着一起来夕顶山。

“好凉快啊!”触目所及,全是绿色,赵琴伸开双臂,深吸了口山里的空气,感慨道,“早知道有这么凉快的地方,应该早点来避暑啊!”

“这段时间明月楼的事情多,是我疏忽了!”明月带着歉意的说。

看着明月这礼貌又疏远的样子,赵琴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她也假假地说:“公子您太客气了,您能带琴卿来避暑,已经是给了琴卿莫大的恩典了,琴卿在这里谢过公子了。”说完,赵琴闷闷不乐的走到前面去了。

北堂傲天在后面看着,摇了摇头,快走几步,走到了赵琴的身边。

“喂,你怎么了,不高兴?”北堂傲天问。

赵琴斜睨了他一眼,说:“没有,老板带我来避暑,我哪敢不高兴啊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