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62)

“谢谢北堂少爷!”赵琴笑眯眯地说。

明月皱着眉看着二人,想说什么又没说,拿过流云递过来的鱼竿,也抛了线。

几人安静地守着鱼竿,一时间有些无聊。赵琴对钓鱼没有耐心,捡起地上的苇叶,放在嘴里开始chuī曲。赵琴随意chuī了个简单的曲子,声音清越悠扬,像笛子的声音,在平旷的河滩上远远传了出去。

明月坐在那里静静聆听,远处,一只野鸟拍打着翅膀从水面上掠过。

“公子,鱼,鱼,”流云急切地叫道,跳到明月身边,忙不迭地拉起鱼竿,鱼跑了。

流云可惜地埋怨道:“公子,您在想什么呢,这鱼儿上钩了您都不知道。”

“我……”明月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说,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“流云,你不该怪你家公子,”北堂傲天插话道:“要怪就该怪这位琴卿姑娘,把你家公子的魂都勾跑了。”

“北堂兄,莫要胡说!”明月说道。

“怎么,我说的是实话啊!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是说琴卿姑娘chuī的曲太好听了,把你的魂给勾跑了!哈哈哈——”

赵琴听见北堂傲天说的,只是笑笑不说话,继续chuī着手中的苇叶。

钓鱼到了后来,还是钓上了十来条鱼。赵琴看着网里这尺把长的鱼,说:“我们来烤鱼吧,流云,你会烤鱼吗?”

“我当然……”流云刚想说会,就看见北堂傲天在给他使眼色,连忙改口说:“当然不会了。”

“这样啊!”赵琴有点失望,说:“还以为你们江湖人士什么都会呢!”

“谁说不会,明月就会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明月的烤鱼,那是一绝。今天,就让你见识见识。”

“我……”明月愕然,正想拒绝。赵琴赶紧说:“明月,拜托拜托,今天就烤条鱼让我饱饱口福吧,好不好?”

明月看着赵琴那张满含期待的脸,犹豫了半天,说:“好!”

耶!赵琴心里欢呼起来,得意地和北堂傲天对视了一眼。

明月拿出短刀,把鱼剖了收拾gān净,没有刮鳞,从流云那里拿出一包作料来抹在鱼身外面和鱼肚里面。流云捡来不少树枝,开始生火。明月把鱼穿在树枝上烤。赵琴笑嘻嘻地等着吃。不一会儿,渐渐浓郁的烤鱼香味就引诱的赵琴直咽口水。

“好香啊!”赵琴叫道。

明月看了赵琴一眼,说:“往后坐坐,别把衣裳烧到了。”

烤好的第一条鱼递给了赵琴,外焦里嫩,鱼肉入口即化。赵琴吃得láng吞虎咽,舌头都快吞下去了。

“慢点,别卡着刺!”明月温柔地提醒着。

北堂傲天在一旁了然地看着明月,高深莫测的笑着。

等到大家把鱼吃完,天已经黑了下来。天上的星星一颗颗亮起,风chuī芦苇沙沙作响。众人收拾完毕,就开始往回走。一路上听着蛙叫,虫鸣,看着草丛里星星点点的萤火虫。赵琴轻轻地哼起了那首歌:“黑黑的天空低垂,亮亮的繁星相随,虫儿飞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……”

听到这首歌,明月如遭雷击,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。流云跟在明月身后,也停了下来,向他看去。一看之下大惊失色,明月脸色苍白,嘴唇无色,好像突发重病一样浑身颤抖着。流云正要开口,被北堂傲天一把拉住,冲着他摇了摇头。

他们停下了脚步,可赵琴和红袖还毫无察觉地向前走着。

赵琴唱着唱着,回头想跟明月说话,一转身发现人不见了。

“咦!”赵琴吓了一跳,赶紧停下来往回走,拐过一个弯,终于看见人了。明月、北堂傲天和流云落在她身后十步远的地方,停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“明月,你们gān嘛不走啊?”赵琴大声叫着,向他们走了过去,红袖也跟在后面。

走到明月跟前,赵琴问:“明月,怎么了,你们怎么停下来了?”

明月定了下神,说:“走累了,歇了一下。现在,我们走吧!”说完,向前走去。

累?赵琴狐疑地看看北堂傲天,北堂傲天冲她做了个鬼脸。赵琴没有理他,快走几步,追上明月,说:“明月,我们明天早上去看日出吧。我从来没有看过,这次难得来山里,我想要看一看,行吗?”

明月点点头,说了一个“好”字。

赵琴有点意外,没想到明月这么慡快的答应了。心里暗自窃喜,看来自己离明月又近了一步。

回到别庄,分手时,明月特地叮嘱赵琴早点睡,第二天寅时来叫她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