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63)

寅时,赵琴睡得正香,就被红菱摇醒,“姑娘,起来了!”

赵琴打着哈欠坐起来,穿着昨晚准备的一身胡装。胡装简单gān练,非常适合爬山。红袖拧了一条浸过凉水的帕子给赵琴擦脸,赵琴一下子被冰得清醒了过来。

赵琴走到门口,看到明月和北堂傲天已经收拾妥当,等在大门外了。明月打量了一下赵琴,对红袖说:“红袖,把那件背心给琴卿姑娘穿上。”

“哦!”红袖上前把手中的背心给赵琴套上,心里嘀咕着,我说让我带件背心gān嘛,原来是给琴卿姑娘预备着的啊。

穿过小树林,就来到了上山的路。这路果然难走,不再是垒出来的石板路,都是原始的林间小道,有些陡峭的地方只有前人挖出来垫脚的坑窝。赵琴和红袖累得哼哧哼哧地。明月和北堂傲天倒是走得异常轻松。明月回头看了看赵琴,放慢了脚步等着赵琴赶上来,说:“累吧!要不歇下再走?”

“不能歇,歇了时间就赶不上了!”赵琴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能行!”

明月点点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

我说你倒是拉我一把啊!赵琴郁闷地看着明月的背影。

“怎么,走不动了?”北堂傲天蹭了过来,说:“要不要我拉你啊?”

“不要!”赵琴很gān脆的拒绝了,但是北堂傲天硬把她的手拉了过去。

“喂,你gān什么?”赵琴想挣开。

“别动,”北堂傲天说,“我这是为你好!”说着,右手紧紧握住赵琴的左手,大声地说:“好,我们一起上去。”

赵琴忽然明白了北堂傲天的用意,不再反对,老老实实地被他拉着走。

有了助力,果然省力多了,不一会儿,赵琴就和明月的速度持平了。

明月看着赵琴和北堂傲天jiāo握的手,有点晃神,不过他也没说什么,闷头向山上爬去。

爬山实在是太累了,赵琴的心砰砰直跳,气喘得越来越急,她也顾不上去想别的了。

“到了!”明月说。

他们终于爬到了山顶,正赶上日出。

赵琴以前看过不少描写日出的文字,还有照片。可是亲眼看见还是另外一回事。日出的那一刻,天地间豁然开朗,整个山峰都亮了起来,霞光万道,光芒万丈。赵琴兴奋地大叫,大跳。

明月看着她沐浴在阳光中的笑脸,心里暖洋洋的。这个阳光一样的姑娘,就像是……天雪。

明月愣愣地看着赵琴,看着赵琴走到他的面前,一把抱住他。

明月感觉到赵琴的心跳得很快,声音很响,气也喘得很急,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他的脖子上,痒痒的。他听见赵琴在她的耳边,轻轻地说:“明月,我喜欢你!我爱你!”

明月的心里掀起惊涛骇làng,汹涌的情绪快要泛滥了。明月握紧了双拳,指甲刺到掌心,丝丝的疼痛让他的神智清明了一点,他伸出双手,将赵琴推离身体一尺的距离,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,就转身走了开去。

赵琴懊恼的向四周看去,看到北堂傲天幸灾乐祸的脸,看到红袖和流云错愕的表情,她一屁股坐到地上,又失败了!

流云回过神来,赶紧向明月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北堂傲天蹲下身来,什么也没说,坐到赵琴的身边,陪着她。

过了一会儿,北堂傲天问:“放弃吗?”

赵琴郁郁地说:“我是打不死的‘小qiáng’,不会放弃的。”

“小qiáng?”北堂傲天问:“小qiáng是谁?”

“小qiáng就是我呗!赵琴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土说:“走吧!”

北堂傲天问:“去哪儿?”

赵琴说:“人都走了,我还在这里gān嘛?追明月呗!”

北堂傲天笑笑,“好,我也帮你‘追明月’去。”

明月走得很快,或者不应该说是走,而是逃,他逃得很快。

赵琴不止一次的表白让他有点招架不住,特别是刚刚,在那一刻,他差点就被打动了。

幸好,我坚守住了。明月庆幸地想着,同时又很担忧,如果以后再发生,自己是不是还能坚守住。所以,还是逃吧,能逃多远,逃多远。

明月飞快地走下山,连浣花居都没回,找了匹马,就往泸州城的方向奔去。

流云晚了几步下山,回到浣花居发现明月压根就没回来,想着他肯定是回泸州城,于是赶紧骑马追了过去,走时叫人给红袖捎了个话。

等到赵琴、北堂傲天和红袖几人回来,才知道自己居然被明月给放鸽子了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