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64)

“琴卿啊琴卿,你真是太可怕了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看你把明月给吓成什么样子了。你都把他给吓跑了!”

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!”赵琴说:“他还能跑到天边去?”

“呵呵呵”北堂傲天笑了起来,“你还真是个极品!”

“姑娘,”红袖问:“公子回去了,那我们怎么办啊?”

“继续避暑呗!”赵琴说:“说好了来夕顶山避暑,我不能才来这两天就回去吧!既然来了,肯定要玩够本才走啊!正好也让明月松一松,bī得太紧也要不得。”

“有道理!”北堂傲天对着赵琴竖起大拇指,“红袖,就听你们姑娘的,我们就这山上好好放松放松。你家公子有流云跟着,无须担心,由他去吧!”

红袖笑着应下,“好咧!”

夕顶山之行,虽然由于明月的临阵脱逃,导致赵琴的柔情攻势受挫,不过,她是什么人啊,现代“白骨jīng”,她是越挫越勇,还未下山,就开始计划下一轮攻势了。

“琴卿,”北堂傲天给她支招,“明月的生辰就要到了,我可以帮助你们下一剂猛药。”

“明月的生辰?”赵琴摸着下巴想了想,“那我们就给他来一剂猛药,争取把他拿下。”

第三十七章 生日快乐

赵琴发现,自夕顶山回来以后,几乎就没有见到过明月。有时就算是在路上碰见了,也只是看到一个匆匆的背影。看着明月这明显的回避,红袖急得不得了。可是反观赵琴,确实一点都不着急。

红袖埋怨道:“我说姑娘,公子一直躲着你,你就不着急吗?”

赵琴说:“不急啊,我急什么?”

“说得对!”北堂傲天摇着扇子走了进来,说:“不急就对了。”

“北堂少爷!”红袖问:“为什么啊?现如今姑娘连公子的面都见不着,以前做的那些不都前功尽弃了嘛!”

“怎么可能前功尽弃?”赵琴解释道:“明月躲着我,说明他心里有我。要是他还想以前那样平静地对我,我才该哭呢!”

“对”北堂傲天说:“小红袖,你家公子现在已经心乱如麻了。你就等着瞧好吧!”

“心乱如麻?”赵琴说:“你们就等着看我把它理清楚吧!”

下月初一就是明月的生辰,赵琴决定行动起来。

红袖一边帮赵琴磨墨,一边说:“姑娘,从我到明月楼,就没见公子过过生辰,都是冷冷清清地过。今年终于不一样了。”

“北堂傲天呢?”赵琴一边写着什么,一边问:“他不是明月的好兄弟吗?怎么不给他过生辰呢?”

“唉!”红袖叹了口气说:“北堂少爷是指望不上的,有时候不见人影,有时候来了就把公子拉出去喝酒,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回来,伤心又伤身!”

“红袖!”赵琴问:“你到明月楼多少时间了?”

红袖说:“我以前是跟着天雪小姐的。天雪小姐和公子在一起后,我就跟着一起过来了。”

听见红袖这么说,赵琴有点意外,她放下手中的笔,说:“红袖,你叫天雪小姐,天雪她……就是什么人啊?”

红袖说:“天雪小姐,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……”

“不是,”赵琴说:“我不是这么个意思,我是说……”

“我知道,”红袖说:“我知道你问的是天雪小姐的身份,但是,我真的不能告诉你。这所有的一切都应该由公子来告诉你。”说完,红袖看了赵琴一眼,补充道:“如果你愿意的话。”

赵琴说:“其实北堂傲天跟我说起过明月和天雪的事情,包括天雪的死因。但是,我一直觉得他在刻意隐瞒天雪的身份,还有明月的真实身份。”

“你在意吗?”红袖问道:“你在意天雪小姐的身份,在意公子的身份吗?”

赵琴摇摇头,说:“我爱明月,我关心他的安危,所以我想多了解他一点。所以,请你放心,我不会伤害她的。”

红袖笑笑,不再说话,继续低头磨墨。

赵琴也拿起笔,开始奋笔疾书起来。

红袖看着赵琴勾勾画画地写了好几张纸,好奇的问道:“姑娘,你这是在写什么啊?”

赵琴头也不抬的说:“生日party策划方案。”

“趴,趴什么?”红袖不明白,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