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65)

“不是趴,是party!”赵琴教红袖,“就是派对的意思,就是聚会的意思。我要为明月策划一个盛大的生日聚会,好好热闹热闹!”

“哦,”红袖似懂非懂的应着。

赵琴一边写一边喃喃念着:“彩带、鲜花、灯笼,这些都要有,不能光布置明月阁,还有水波亭。还要有烟花,哎,红袖,现在不是过年,能买到烟花吗?”

红袖说:“烟花啊,这个时间段可没有。”

“没有?”赵琴想了想,说:“这个难题就jiāo给北堂傲天去解决。”

红袖点头,说:“对啊,北堂少爷肯定有办法!”

赵琴想了想,继续念道:“还要有生日蛋糕和生日蜡烛。这个……只能我自己做了。还有……”

花了一下午的时间,赵琴终于写完了她的策划案,看看外面,天都黑了下来。赵琴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,对红袖说:“红袖,明天你叫北堂傲天和流云来我这里一趟,我要分配任务了。”

第二天一早,赵琴召集北堂傲天、红袖和流云在抱月轩,准备开个小会。

“我说琴卿姑娘,”北堂傲天摇着扇子说:“大清早的叫我来,有什么事啊?”

“北堂少爷,稍安勿躁,”赵琴说:“今天召集大家来,是为了商讨给明月过生辰的事情,这是我写的策划方案,现在就由我读给大家听一下。”

策划方案?还真是新鲜的名词,北堂傲天头一回听,他啪地一下合上扇子,说:“说吧,我们都洗耳恭听着呢!”

于是,赵琴就把她写的方案吧啦吧啦读完了。

北堂傲天皱着眉听完,说:“姑娘能给解释一下吗,你这个趴,趴什么究竟是要做什么?”

赵琴有点无语,说:“不是趴,是party,好,你们有个概念就行了,接下来我就分配任务了。流云,物品采购的活就jiāo给你了,我等下会给你一个采购清单。

流云说:“是,姑娘!”

“红袖,”赵琴继续说:“布置的事情就jiāo给你了,我等下会把布置图纸jiāo给你,你找人按着要求来做,看不懂的地方来问我。”

红袖点点头,说:“好!”

赵琴看向北堂傲天,说:“北堂少爷!”

“哟,我也有活啊!”北堂傲天摇摇扇子说:“琴卿姑娘,你胆子还不小嘛,我你也敢差遣?”

“废话,不差遣你叫你来gān嘛?”赵琴翻了个白眼,说:“给你兄弟过生辰,至于唧唧歪歪的吗?”

“你……”北堂傲天说不过她,“好好好,你吩咐!”

赵琴说:“烟花,我需要烟花,但是这个时段市面上没有,所以,这个艰巨的任务就只有jiāo给无所不能的北堂少爷了。”

这顶大帽子扣得,北堂傲天笑了出来,“我说琴卿,你倒是挺会捧人的。不就是烟花嘛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“行,那任务就这么定了!”赵琴一拍大腿,说:“那就各自行动起来吧,明月今天的生辰就看各位的了!”

就这样,大家都行动了起来。赵琴除了练曲和去红翎坊唱曲,其余的时间也在神神秘秘地忙碌着。幸好这段时间明月也忙,一半真忙一半多人,对赵琴等人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。

等到了明月生辰的前一天,赵琴让红袖把北堂傲天找来。

“什么事啊,我现在忙着呢,”北堂傲天一进门就抱怨着,“那烟花我都已经jiāo给流云了,还找我gān嘛?”

“别急嘛,”赵琴把北堂傲天拉过来按到椅子上,说:“北堂少爷辛苦了,小女子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需要北堂少爷成全。”

北堂傲天看着赵琴那副谄媚的笑脸,说:“行吧,快说!爷是真的有事。”

赵琴说:“明天就是明月的生辰了,我需要一个人把他支出去一整天,好给我们留下布置的时间和空间。”

“这好办,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把他拉出去就行。这事儿jiāo给我。”

“不行,”赵琴说:“你不能无缘无故地拉他出去,他会起疑的。你必须找一个真实发生的缘由才行,自然而然的。”

“嗯,这也好办!”北堂傲天一拍巴掌,说:“jiāo给我就行了,我保证给你把事办圆满。行了吧,我可以走了吧,我真的有事,约了人呢!”

“好好好,你走吧!”赵琴看着北堂傲天这磨皮擦痒的样子,只好放人了,看他往外走,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句,“北堂少爷,一定要做到自然而然,千万不能被明月看出破绽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