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66)

“放心吧!”北堂傲天一边说一边脚步不停,很快地就看不见人影了。

赵琴和红袖面面相觑,赵琴说:“唉!怎么感觉心里没底。”

“放心吧,姑娘!”红袖说:“北堂少爷这人虽然不靠谱,看做起事情来还算是靠谱,答应了的事情都能做得到。你看,烟花不是按时送过来了吗?”

赵琴说:“我就是有点不放心,总觉得他会出点状况。算了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就不应该对他有成见,还是应该相信他的。那,红袖,你早点回去休息吧,明天可有得忙的。”

红袖说:“好,那我回去了,姑娘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赵琴看着红袖出了院子,自己仍然坐在院子里没有动。她看看天上的月牙,静静地发着呆。

从明月楼出来,北堂傲天就施展轻功,想城外奔去。远远地看见路边的亭子里有一个人影,他赶紧大声招呼着:“合欢子!我来了!”

那人看见北堂傲天,也激动地大叫着:“快点啊,时间不等人,你再不来我就走了。”

北堂傲天几个跃起来到合欢子的面前,说:“快,东西给我,你要走就走。”

“我去你的,”合欢子一脚踹过去,说:“我还以为你惦记我,巴巴地在这里等你,没想到你是惦记着我的东西。”

北堂傲天轻轻松松地躲开,陪笑道:“失礼失礼,是我不对,说错话了,好哥哥,我不是看你急着要走嘛,你把东西给了我好上路啊!”

“呸呸呸,会不会说话,什么上路,我那是赶路。”合欢子气呼呼地说。

“是是是,赶路赶路,”北堂傲天说:“哥哥,我的东西?”

“给你!”合欢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,说:“这药效可霸道,你一次可别多吃,最多一两滴。”说完,急匆匆地上马走了。

“谢了!”北堂傲天大声冲着合欢子的背影喊道:“下次兄弟请哥哥喝酒!”

北堂傲天高兴地把瓶子收到了回来,慢慢地往城里走。边走边想明天怎么把明月支出去,想着想着,想到了一个人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明月收到了一封信,神色严肃地一个人出了门,谁也没带。

明月一走,赵琴就赶紧号召全楼的人都动了起来,在水波亭里搭台子,在抱月轩里张灯结彩,还在把明月的住处也装点一新。赵琴吃了午饭就在厨房忙活着,她要做一个生日蛋糕。打jī蛋,把蛋清和蛋huáng分离出来,搅拌蛋清,最终形成固体的奶油状。筛面粉,倒牛rǔ,白糖,搅拌成了面糊。当锅子烧热后,赵琴在锅里摊了一张又一张圆圆的面饼,面饼摊好后,赵琴又切了一些芒果的小丁,每层面饼上都放上芒果丁和奶油,一直放了九层。赵琴整好形状,又用一些颜色鲜艳的水果在蛋糕表面摆成花朵。

“哇!好美啊!”红袖一直在旁边帮赵琴打下手,看到蛋糕完成了,不禁感叹道。

“还差点什么?”赵琴想了想,“红袖,有红色的蜡烛吗?”

“红色的蜡烛?”红袖说:“那就只有喜烛了”。

“喜烛也行,拿来吧!”赵琴说。

“这……”红袖说:“这个楼里还没有,只有出去买。”

“那去买吧,买个……”赵琴说:“明月今天多少岁?”

“公子今年有二十八岁了。”红袖说。

“二十八啊!”赵琴觉得还不太好办,二十八根蜡烛插在蛋糕上,蛋糕肯定就不能吃了。不如……赵琴灵机一动,对红袖说:“红袖,你叫人去买红烛,买个十根八根就行。”

“哦!”红袖不明就里,只能乖乖照办。

不一会儿,红烛就买回来了。赵琴拿过一支锋利的刻刀,在红烛上雕刻起来。她打算把圆柱形的蜡烛,雕成两个数字蜡烛,一个“二”和一个“八”。在几经失败之后,赵琴终于雕成了这两个数字。

“完成啦!”赵琴高兴地放下刻刀,满意地看着这两根蜡烛。

“姑娘!没想到你的手这么巧!”红袖夸赞道,“不过,这两个字是什么字啊?我怎么从来没见过”。

“这是阿拉伯数字,二和八的意思。”赵琴说,“明月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“姑娘放心,我跟流云说了,只要公子办完事,他就给我们来个信。”红袖说。

“这就好,我们一定要给明月一个惊喜!”赵琴说,“走,我们去看看舞台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