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68)

“……里面有水果,别掉出来了……”

“……快拿碟子来盛……”

“……还有谁没拿到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明月阁里热闹非常。每个人都端着一块蛋糕,高兴地吃着。

北堂傲天吃完手中的蛋糕,说:“红袖,上酒,我们来好好的敬你家公子一杯!”

红袖端来一坛酒,给在场的每个人都斟上,大家一饮而尽。

“明月!”北堂傲天来到明月面前,说:“哥哥祝你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!”

“多谢!”明月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“来来来,”北堂傲天把明月拉到赵琴的面前,说:“今天多亏了琴卿姑娘,明月你得敬琴卿姑娘一杯!”说着,亲自从桌子上拿过一壶酒,给明月和赵琴的酒杯斟满。

“我……”明月看着赵琴,说:“今天有劳姑娘了,谢谢!”说完,一饮而尽。

“生日快乐!”红袖也一饮而尽。

“好!”北堂傲天说:“既然今天大家兴致那么高,就请琴卿姑娘为大家弹一曲吧!”

“没问题,”赵琴痛快地走到石桌旁坐了下来,流云拿出准备好的琴摆到了赵琴的面前。

赵琴轻拨琴弦,一曲“明月代表我的心”低唱了出来。

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,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,月亮代表我的心,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,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,月亮代表我的心……”

一曲终了,明月发现院子里只剩下了他和赵琴,刚刚还热闹非凡的院子一下子陷入了安静。

“琴卿姑娘,我……”明月有点慌乱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“那个,天色不早了,姑娘请回吧!”说着就向房间走去。

“明月!”赵琴扑过来拦在他面前,“今天我不允许你逃避了,你必须要给我已给说法!”

“我……”明月正想说,突然感觉身体里涌出一股热cháo,让他瞬间像被火烧一样。“啊——”明月痛苦地叫出声来,捂着小腹弯下身来。

赵琴被吓了一跳,连忙扶住他,关切地问道:“明月,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吗?”

明月咬着牙,话都说不出来。

看着明月痛苦地样子,赵琴赶紧把扶进房间,自己准备出去叫人。

没想到赵琴刚把明月扶进房间,就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有人在外面把房门锁住了。

第三十八章 chūn风一醉

“怎么回事儿?”赵琴扑到门上一边拍打,一边大叫:“是谁?是谁在外面?快把门打开,明月病了,需要请大夫。”

“呵呵呵”门外传来北堂傲天的笑声,他说:“琴卿姑娘,稍安勿躁,你的明月没有病,只是药性发作而已。”

“药?什么药?你给他吃了什么药?”赵琴急得大叫:“北堂傲天,你这个混蛋,你把门打开啊!”

“琴卿姑娘,稍安勿躁嘛!”北堂傲天风轻云淡地说:“你的明月公子不会有事的,他吃的可是好东西,我花了好多银子从合欢子那里买来的。这个药呢,名字叫做‘chūn风醉’,它的功能是帮助你了解你的明月公子的真性情!”

明月满头大汗,在chuáng上翻滚着,压抑着的呻吟声传来,赵琴心急如焚,大声叫道:“你在说什么啊!什么真性情?明月现在很难受,你快点开门!”

北堂傲天说:“解药就在屋里,给她吃了就没事了。”

“在屋里?”赵琴问:“屋里哪个地方啊?”

“西北墙角,你走过去就看到了!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记住,解药是一定要吃的。好了,明月就jiāo给你了,明天早上我再给你们开门!”说完,北堂傲天扬长而去。

赵琴拼命的拍着门,可是门外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了。

“啊——”明月发出痛苦的声音,赵琴赶紧走到chuáng边查看,只见明月满脸通红,额头上全是冷汗,身体一伸一缩扭动着。

“明月!”赵琴拍着明月的脸,“你哪里不舒服,告诉我。”

明月觉得体内有一股奇怪的热cháo在乱窜,迅速升温,经流胸膛,从丹田处急剧而下。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一股前所未有的急迫让他喘着气,流着汗。这时,他感到有一双手在拍打他的脸,那冰冰凉的感觉舒服极了,他一把抓住那双手,想多接触一会儿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