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69)

赵琴猝不及防被明月捉住双手一拉,站立不稳趴到了明月的身上。她明显的感觉到明月身体的变化。

我去!赵琴暗暗低骂了一句,她这才明白过来刚刚北堂傲天所说话中的意思,就说刚刚听到北堂傲天说什么“chūn风醉”,总觉得这个名字怪怪的,这个北堂傲天是疯了吗?居然给明月下药,还说让自己看什么明月的真性情,是要看他发情的样子吗?

解药?刚刚北堂傲天好像说了屋子里有解药。赵琴赶紧起身想找解药。可是明月抓住她的手就是不放,脸也跟着蹭了过来。

呃,看着明月这难得妩媚粘人的样子,赵琴还真有点把持不住。她赶紧使劲儿挣脱开明月的钳制,在屋里找起来。

解药,解药,赵琴一阵翻箱倒柜,什么也没找到。

她静下心来,仔细想想刚刚北堂傲天是怎么说,他说是在屋里的……西北角。对,西北角。赵琴赶紧走到西北角,那里立着一个柜子。她把柜子打开,发现里面是空的,什么也没有。她蹲下身,又仔细地看了好几遍,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听见chuáng上的明月呻吟声越来越大,赵琴心慌意乱的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她猛地站起来,正对着柜子上放着的一面铜镜,铜镜里映出了她的脸庞。

这……赵琴终于明白过来,北堂傲天所说的解药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赵琴郁闷地坐在椅子上,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,喝了下去。

怎么办,怎么办?赵琴的心里矛盾极了。

虽然自己对明月一往情深,可是连恋爱都没谈就直接进行到最后一步,这也太陡了吧!就算是自己有个现代人的灵魂,也做不出来啊!

赵琴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中,正在胡思乱想,突然听到屋顶上传来一个北堂傲天的声音,“我说姑娘,你还等什么呢!你是想让你的明月公子‘毒发身亡’吗?”

北堂傲天没走?居然还在屋顶上等着听现场?赵琴气得不行,正想发作,突然听见chuáng边传来“哐当”一声,明月从chuáng上翻到了地上。

“明月!”赵琴赶紧跑过去扶起他。

明月的头撞到了chuáng脚,疼痛让他的神智暂时清明了起来。他看着扶着她的赵琴,努力压抑住想要把她扑到的冲动。明月反手从头上拔下发簪,伸出左手,朝着虎口扎了下去,鲜红的血顿时流了出来。

“明月!”赵琴吃惊地叫道:“你gān什么?”说着,从身上摸出手巾去捂明月手上的伤口。

明月借着这痛感捡回片刻理性,抬起头看着扶着她的赵琴,用尽全力,把赵琴推开,说:“琴,琴卿姑娘,你快走,快离开这里,去叫流云来。”

“我也想走,”赵琴说:“可是他们把门锁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明月身上借由刚刚刺痛而带来的清明又开始让位给极度叫嚣的热cháo,他拿起发簪,又要扎下。

“明月!”赵琴扑过来拦住他的手,说:“不要伤害自己,不要!”

“你,快走,快走,”明月不是圣人,他努力不去看赵琴那张美丽的脸,不去想那柔软婀娜的身体。他用力按下自己虎口的伤处,挣扎着向chuáng上缩去,尽量离赵琴远远的。

赵琴站在chuáng下看着chuáng上的明月,看着他一个人在药性下苦苦挣扎,看着他一次一次按下受伤的伤口,借着疼痛努力让自己的保持清醒,嘴里喃喃道:“琴卿,快走。琴卿,快走。”

看着此时此刻的明月,赵琴心如刀绞,她没想到明月会在这种情况下,还会想着保护她,不伤害她。

赵琴摸了摸自己的脸,湿湿的,有泪也有汗。为了爱情,自己究竟可以做到哪一步呢?赵琴笑笑,答案就在今夜揭晓。她一步步向chuáng上的明月走去。

chuáng帐一开始轻轻颤动着,后来渐渐剧烈起来,帐穗结带摇摇晃晃,像是风làng中摇摆的小船。过了许久,终于渐渐静止,沉淀了下来。

屋外,院子里,北堂傲天借着月光,将一壶酒都灌进了嘴里,听着屋子里的动静,脸上露出了笑容第二天清早,赵琴万分痛苦的醒了过来。“哎哟!”她低声呻吟着,就像是被几个大汉群殴了一样,浑身酸痛。她转头看去,枕边是折腾了他一宿的人,此刻正安睡着。看着那张天使般的睡脸,赵琴气就不打一处来。心想,这人真是看不出来,平时那么一个谦谦君子,没想到昨天晚上跟饿láng似的,虽然有可能是chūn风醉的关系,但是还好是她,提前有个心理准备,要是别的女人,估计就玩完了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