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7)

就在这难得的惬意中,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。

第七章 你的段郎

南宫灵和夏荷正在惬意地用餐,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。

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雅间的门被推开了,一个年轻的男子急切地冲了进来,来到了南宫灵的面前。

“你是何人?怎么能随意乱闯?”夏荷喝道。

“灵儿,我可算见到你了!”男子热切的眼神直盯着南宫灵,一副老熟人的样子。

“这……”南宫灵有点懵“你……我认识你吗?”

男子说:“灵儿,我是你的段郎啊,你忘了我吗?”

“段,段郎?”南宫灵浑身起了jī皮疙瘩,难道你是段誉吗?

“是啊!”男子说:“灵儿,上次咱们分手之后,你就再也没有出府,我见不到你,都快相思成疾了!如果,如果我再见不到你,我,我就……呜呜呜”

南宫灵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大男人在她面前抹眼泪,顿时觉得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在胃里翻腾。没想到,古代也有娘pào啊,这也太膈应人了!

“我说,夏荷”南宫灵悄悄移动到夏荷身边,问道:“你认识他吗?”

其实,从这个男子一出现,夏荷就猜到他就是南宫灵在府外那个情人。虽然每次都是chūn香陪着南宫灵出府,但夏荷和冬梅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,只是没有说破罢了。

夏荷看了南宫灵一眼,说:“这个人,奴婢不认识。不过,看情形,他似乎是认识小姐您的。”

“废话!我也看出来他认识我,”南宫灵说:“可是,我失忆了,我不记得了。”

“呜呜呜,灵儿!”男子边哭边说:“你这么久不来见我,难道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?”

“那个……”南宫灵说:“不好意思哈,我不小心失去记忆了,现在确实不认得你,你能做个自我介绍吗?”

“灵儿,我知道上次跟你提私奔的事情太冒失了,我知道错了,你不要不理我啊!呜呜呜”男子哭着说。

“私奔?”南宫灵觉得这个信息有点惊人,难道这个男人是以前那个南宫灵的……相好?这下麻烦了,南宫灵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。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

“那个,段公子,”南宫灵说:“我家里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说完,南宫灵拉着夏荷就往门口冲。

那名男子瞬间收了哭声,动作极快地拦在了她们面前。

男子说:“灵儿,难得我们见一次面,你怎么能那么绝情,说走就走呢!”

“你……”南宫灵看到男子的举动,顿时心中升起来一种不妙的感觉,这个男人感觉不简单啊!

“快让开!”夏荷大声说道:“莫要挡住我们的去路!”

双方正在僵持中,门被推开了,店小二走了进来。

“客官!”店小二说:“饭菜可用好了?还有什么别的需要吗?”

借着这个机会,南宫灵赶紧说:“吃好了!我们这就跟着你下去结账。”

南宫灵和夏荷跟着店小二走出了雅间,下楼去了。

那名姓段的男子没有再纠缠他们,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她们下楼。

南宫灵结完账,没有了继续游玩的心情,跟着夏荷原路返回。

姓段的男子站在二楼,看着匆匆远去的南宫灵,又看了看对面,嘴角微微一动,脸上浮现了一个浅浅的笑容。

对面是同福客栈的二楼,雅间窗户斜对着的是天字一号房,房间半掩的窗户里,站着一个人,他似乎把刚刚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。

第八章 意料之外

同福客栈,天字一号房。

东方宇的面前站着一个着黑衣的人。

“……南宫小姐跌进了自家的荷塘,性命无碍,只是失忆了……”

“失忆?什么意思?”

“听南宫世家的下人说,南宫小姐什么都不记得了,连爹娘都不认得了。”

“深夜跌进荷塘?可知道是什么原因?”

“属下还没有查到,不过第二天她的贴身丫鬟chūn香被逐出府卖到了西山做苦役……”

“你去查清楚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南宫灵,你是真的失忆,还是在玩什么花样呢?”东方宇把玩着手中的酒杯,喃喃自语道。

南宫灵和夏荷赶在晚饭前回了府,这趟出门神不知鬼不觉无人知晓。

吃完晚饭,南宫灵一个人在房中,想着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姓段的男子,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。难得出一趟门,居然遇到这一档子破事。不知道这个大小姐留下了什么烂摊子,要让自己来背锅。从这个姓段的男子说的话来看,自己的前身跟他应该是情侣关系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