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71)

“我谢你?”赵琴气愤地说:“我用得着你来添乱吗?明月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,可是我要的是他的心,不是他的责任。”一想到,明月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对她负责任,赵琴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“好了,好了,”北堂傲天贴近赵琴的耳朵,小声说:“我告诉你,你想等着明月看清自己的心,那你有得等了。不如先用责任拴着他,慢慢用你的柔情融化他,不是更好?”

“这……”赵琴仔细想了下,觉得说得有道理,对付明月这样的死心眼,只能用温水煮青蛙的方法了。她抬头,正好看见北堂傲天那副贱兮兮地样子,忍不住又是一脚踢了过去。

“我去看看明月,”北堂傲天轻巧地躲开,说:“你先回房去梳洗一下吧,你现在这个样子,可真是……”北堂傲天做了个惨不忍睹的表情。

“去你的!”赵琴愤愤然叫出来,“这还不是你害的。”她看见北堂傲天进了明月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虽然很想去听听他们在谈什么,不过,她低头看看自己这个样子,跟疯婆子一样,还是先回房梳洗吧。而且她相信,红袖一定在抱月轩等她。

果不其然,一进抱月轩,就看见红袖迎了上来。

“姑娘,你回来了!”红袖说:“水已经准备好,姑娘赶紧回屋沐浴吧!”

赵琴死死地盯着她,一句话都不说。

“姑,姑娘,你盯着我gān什么呀,”红袖后退两步,说:“怪瘆人的。”

赵琴问道:“你是不是知道?”

“知,知道什么啊?”红袖说:“我不明白姑娘说什么?”

“红袖,你现在跟我装傻有意思吗?”赵琴说:“你不明白你准备水gān嘛啊?”

“那是北堂少爷叫我准备的!”红袖分辩道:“北堂少爷说,说……”

“他说什么?”赵琴问。

“北堂少爷说,姑娘你昨晚在明月阁过得夜,”红袖吞吞吐吐的说:“叫我把水准备好,说是给姑娘……解乏。”

“解个头!”赵琴气得骂出来。

“那个,姑娘,”红袖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昨天晚上,真的在明月阁,和公子他……是吗?”

赵琴斜睨了红袖一眼,说:“红袖,看不出来嘛,你还真是听那个北堂少爷的话,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昨天晚上怎么我弹琴弹着弹着,你们一个个人影儿都不见了?”

“那个,是北堂少爷叫我们走的,说是……”红袖说:“说是要留给你和公子单独过。”

红袖悄悄看了看赵琴的脸色,说:“琴卿姑娘,你就别生气了嘛,你说咱们折腾这么多事情,不就是为了给你和公子制造机会嘛!你看,现在这个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嘛,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啊!”

“高兴?”赵琴假笑一声,“你们是挺高兴的。我现在,想哭。”

“啊?”红袖吃惊道:“为什么啊?”

“你不是给我准备水了吗?”赵琴说:“那伺候本姑娘沐浴吧!”说完,把手一伸。

“是!”红袖应着,赶紧扶着赵琴的胳膊向房间走去。

红袖帮着赵琴脱下衣裳,看着她身上这青青紫紫的痕迹,不禁咋舌,“这,这……姑娘,这都是公子昨天晚上……”

赵琴跨进木桶,把全身浸在水里,呻吟了一声,真是太舒服了!

“红袖,本姑娘昨天晚上可是受罪了。”赵琴说:“你们实在是太坏了!”

“噗嗤”红袖笑出声来,说:“姑娘这可怪不着别人,又不是别人qiáng迫姑娘的。”

“嘿,红袖,你还真是幸灾乐祸”赵琴气道:“你怎么就知道不是别人qiáng迫的,我告诉你,我还就是被qiáng迫的,那个北堂少爷给明月下了‘chūn风醉’。”

“什么?”红袖吃了一惊,“chūn风醉?你说北堂少爷给公子下了药?”

“废话!”赵琴说:“要不然我能跑到明月的chuáng上去,就算我愿意,明月也不愿意啊!枉费你跟了明月这么多年,难道还不了解他吗?”

“我……”红袖说:“昨天那个情况,我以为公子被打动了。所以……说真的,姑娘,我要是个男人,你昨天那样对我,我肯定被你打动了,从此为你死去活来的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