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74)

“你,你们……”赵琴脸红了,指着这两个人说:“你们居然偷听!”

“是北堂少爷叫我们来的,”流云说:“他说有好消息听。没想到,果然听到了好消息。”

“流云!”赵琴跺脚,“没想到,你也变坏了!”

红袖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,“姑娘,你撒娇的样子红袖还是真不习惯,看着太别扭了!”

“死红袖,说什么呢!”赵琴恼羞成怒,说:“居然敢取笑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一边说一边向红袖跑去,红袖赶紧往边上躲,赵琴步步紧bī,不依不饶。其余人都哈哈大笑。

“公子!”流云走到明月的身边,说:“恭喜公子终于能放下心结,重新开始。”

“流云,”明月眼睛一刻也未离开赵琴笑闹的身影,轻声地说:“你说我真得能重新开始吗?”

“可以的,公子”流云认真地说:“一定可以!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明月说:“在黑暗中待久的人,特别渴望阳光。琴卿姑娘,就是那缕阳光。抓住了,我就永远也不会放手。”

情书、赏花、逛街、看戏……每天,赵琴都换着花样和明月约会。红袖和流云看得目不暇接,原来这就是恋爱啊!

每月十五的集市热闹非常,这样的好机会赵琴是不愿错过的,她约着明月一起出去逛街。

赵琴好奇地掀起窗帘向外张望,“咦!”赵琴说:“明月,你看那个人,打扮好奇怪!”

“那是胡商”明月看了看,让车停下。和赵琴下车步行逛着街边的小摊。

逛到一个胡商的摊子前,赵琴看到了一个八音盒,这个八音盒觉得很眼熟,仔细想了想,想起它居然和之前在金陵城跟东方宇逛街时买的那个一模一样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明月见赵琴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盒子,问道。

“这个叫八音盒。”赵琴说,“上紧发条,就可以发出好听的声音。”

“姑娘好见识!”卖东西的小贩马上拍起了马屁,说:“这八音盒整个泸州城仅此一个,很多人见都没有见过,姑娘居然能知道,真是了不起。”

“呵呵!”赵琴笑笑,说:“这有什么好了不起的。只不过是以前在别的地方见过罢了。”

以前?明月看了赵琴一眼,说:“你在哪里见过的?”

“就是……”刚说出两个赵琴就感到有些不对,赶紧打住,说:“想不起来,就是有个感觉,看起来很眼熟。”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别想了。”明月说:“我们到那边看看。”

“嗯,”赵琴跟着明月走着,心里忐忑不安,用眼角的余光去扫明月的脸,发现他的脸很平静,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唉!赵琴在心中叹口气,撒了一个谎,就要用无数的谎去圆,这也太累了。要不要向明月坦白了啊。毕竟自己都要和他成亲了啊!

赵琴一直低头想着,连路上有个坑都没有看见,一脚踩进去,身子一歪,差点摔跤,幸好被明月扶住。明月皱着眉看着她,说:“怎么了,心不在焉的。在想刚刚的事情?”

赵琴点点头。

明月说:“想不起来就不要硬想了,顺其自然吧!即使想不起也没有关系,有我呢!”

看着明月这样说,赵琴心里感动莫名,她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,在大街上抱住明月,说:“明月,我们成亲吧!”

“怎么?”明月笑着说:“不是要谈恋爱吗?”

赵琴将头埋在明月的肩膀上,闷闷地说:“不谈了,我等不及了。”

这算是古代的闪婚吗?赵琴想,从那激情一夜到自己的dòng房花烛,不过两个月的时间。

选日子,做嫁衣,采买物品……这么多复杂又琐碎的事情,有条不紊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全部搞定了,赵琴终于在古代成亲了,今天就是她的dòng房花烛夜。

为了安全起见,明月并未对外宣扬,就在明月楼里低调的办了,参加婚礼的人都是明月楼里的主事,主婚人是北堂傲天。由于赵琴失忆的关系,娘家人是一个都没有,于是红袖就暂时充当娘家人,扶着赵琴从抱月轩上轿,抬到了明月阁。

对于婚礼的简陋,明月有些愧疚,赵琴却不以为然,她本来就不耐烦那些繁文缛节,一切从简正中下怀。赵琴对明月说:“明月,能和你成亲我很开心,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就不要在意了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