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75)

小事?成亲对女子来说是终身大事,谁不想要一个盛大而隆重的婚礼。面对赵琴的善解人意,明月感到十分窝心,也暗暗发誓等一切尘埃落定,一定要给琴卿补一个婚礼,至少要带着她去见自己的母亲。

三拜九叩之后,赵琴被送入dòng房。听着前院热闹的人声,赵琴仔细打量着这间婚房。红色的柜子,红色的帐子,红色的被子,红色的褥子,窗户上贴着红红的喜字,桌子上点着红红的蜡烛……目之所及,全部都是红色。赵琴脱下凤冠,打散头发,洗了把脸,靠着软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赵琴觉得脸上暖暖的,痒痒的。她睁开亚宁,看见明月坐在她身边,手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,说:“你醒了?累坏了吧?”

赵琴摇摇头,坐起来,说:“不累,你还出去吗?”

明月说:“不出去了。”

“那你把衣裳换换吧!”赵琴站起上来帮明月脱去外袍,“你也洗把脸,好松快松快!”

“嗯!”明月应着,洗了脸和手。看了看那张红色的大chuáng,说:“早些睡吧!”

赵琴也看了看那张大chuáng,咽了一下口水说:“好。”忽然腰身一紧,明月将她抱了起来。赵琴赶紧搂住明月的脖子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,我重!”

明月把她向上掂了掂,赵琴吓得差点叫出声来,急忙捂住嘴。明月笑着看了她一眼,说:“不重,刚好!”他将赵琴抱到chuáng前才放下,蹲下身去,动作轻柔地替她把鞋袜褪去了。

赵琴的脸像火烧一样,虽然之前已经亲密接触过,不过那是在那样的情形下发生的,根本就没有这种温情的行为。而今天,是他们的dòng房之夜。

明月缓缓起身,坐在赵琴身边,伸手将赵琴鬓边带着的那朵红色的绒花摘了下来,然后轻轻地抽出了簪子,看着赵琴的头发向水一样倾泻下来。明月喃喃出声,“琴儿,你真美!”

琴儿?听着明月这温柔而亲昵的称呼,赵琴只觉得心里砰砰直跳,她紧张的抓住自己的领口。明月轻轻地吻了过来,吻在赵琴的鬓边,双手放在了赵琴的衣带上。

“我,我自己来。”赵琴红着脸说。

“不,”明月说,“我来。”说着,轻轻挑开这个jīng心打好的如意结。

赵琴的脸红得像火烧一样,眼睛却睁的大大的。

外衫脱去,露出了白色的里衣。

赵琴在明月的注视下,觉得有点不自在,“那个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赵琴指了一下桌上的红烛,说“蜡烛。”

明月回头看了一眼,说:“那是喜烛,不是chuī的。”

可是,屋里这么亮,这让人实在是太窘迫了。

明月一笑,伸出手来按住赵琴的肩膀,轻轻褪去她的里衣。他是指尖滑过赵琴的脸庞,穿过她的发丝,停在了她的后脑勺上。赵琴觉得明月的手在发抖,掌心又湿又热。

明月使力将赵琴的脸按向自己,唇贴了上去。

他的唇比掌心还要滚烫。

赵琴用手搂住明月的脖子,樱唇轻启,接受着明月气息。

明月的唇是烫的,气息是烫的,散发出淡淡的酒气,赵琴轻轻地合上眼,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,身体被拖向一个很深的漩涡。

大红的帐子晃动着,像是被风chuī动的水面。

“琴儿?琴儿,”明月反复唤着她的名字,赵琴闭着眼睛,泪水从眼角滑落。

窗外月明星移,院子里的花朵羞涩的闭合着,廊下系着的红绸随风舞动,异常美丽。

一夜无梦,赵琴醒来的时候,发现明月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。赵琴翻身趴在明月的身上,感受着两人肌肤相贴的温暖。明月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赵琴的秀发。

赵琴听了一会儿明月的心跳,突然想起一件事。她撑起身子,低头去看明月的胸口。

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赵琴轻轻抚摸着明月心口处的那道伤疤。

明月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以前受得伤,已经过去了!”

赵琴抬头看着明月,看着他一副不想说的样子,没有再追问。重新又趴了下去,伏在明月的胸口上,说:“过去了就过去了,你现在有我了!”

“嗯,”明月轻吻赵琴的头顶,说:“我现在有你了。”

赵琴拿起明月的一缕头发,说:“你忍着点啊!”说完,使劲儿拔下了几根发丝。然后又从自己的头上拔下几根发丝,一起打了两个发结。

“这是gān什么?”明月问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