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76)

赵琴从枕头底下摸出两个荷包,把这两个发结放进了荷包里,拿起其中一个递给明月,说:“一寸同心缕,千年长命花。”

明月握住这个荷包,激动的说:“我一定随身戴着。”

“嗯!”赵琴点点头,说:“我也戴着,不离不弃。”

“公子,夫人,”红袖在外面叫道:“时辰不早了,要起身吗?”

夫人?赵琴听到这个称呼,不由得笑出来,“没想到,我还升级了啊!”

“那是自然,”明月点了点赵琴的鼻尖,说:“嫁给我,你可不再是什么姑娘了!”

赵琴笑着说:“好了,快起来吧。红袖,我们这就起了。”

和赵琴成亲之后,明月开始着手处理明月楼的生意。花了两个月的时间,明月把钱庄、当铺、酒楼、客栈统统转让给了信得过的人。现在,明月手上就只剩下了一个红翎坊。

面对明月楼如此大的动静,青雀找上了门,质问道:“明月,你要做什么?”

明月说:“我成亲了!”

“成亲?”青雀大吃一惊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两个月前,我是主婚人。”北堂傲天走了进来,说:“怎么,没请你喝喜酒,你来闹事了?”

“闹事?”青雀怒极反笑:“还需要我来闹事吗?你他妈的不要命了吗?”

“青雀!”北堂傲天大声吼道:“明月是成亲,不是作jian犯科,他凭什么就要没命。”

“小天!”青雀把北堂傲天按到墙上,说:“我就说明月这么理智的一个人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。看样子,始作俑者是你啊!你是脑子糊涂了,撺掇着他成亲?啊?”

“你放开!”北堂傲天挣扎着,“我跟你说,明月是我兄弟,他成亲我高兴,就是死我也要帮他成亲,帮他过正常的日子!”

“你……”青雀加大力气按住他,说:“你想他死吗?你是不是想他死……”

明月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较劲儿,突然笑出声来,“哈哈哈……”

听见明月的笑声,僵持的两个人停了下来,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明月。

“北堂兄,青总管,你们别打了。”明月说:“无论结局如何,这都是明月自己的选择,与他人无关!”

听到明月这么说,青雀放开了北堂傲天,问道:“明月,你不是坐以待毙的人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明月说:“我打算走,离开这里。”

“走?”青雀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去哪里也不告诉你,”北堂傲天插话道:“你想去通风报信?”

“小天!”青雀说:“你就这么不相信我?我们认识这么久了,你难道不知道我的为人吗?”

“我知道,”北堂傲天说:“就是因为我太了解你,所以我知道,你一定不会背叛他。青雀,如果你还念着我们这么多年的jiāo情,就当不知道这件事,好吗?”

“我……”青雀说:“对不起,我做不到!”

“我就说你这个人不可靠,”北堂傲天勃然大怒,“让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就这么难吗?好,那你去通风报信,去告诉那个人,让他把我们全杀了!”

“小天,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。”青雀说:“我的意思是,我不能看着我的兄弟陷入危险而坐视不理,我不能当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“那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北堂傲天迟疑地问。

青雀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帮你们!”

“好!”北堂傲天一拍大腿说,“我就知道,你青雀还是够朋友的!”

看着北堂傲天这变脸的功夫,青雀哭笑不得,他暂时不想理北堂傲天,径直走到明月的面前,问:“明月,你把你的具体计划告诉我,我看看该怎么帮你。”

第四十章 被发现了

关于成亲后的生活安排,明月跟赵琴细细谈过。虽然赵琴不太了解明月的想法,不明白为什么明月看起来像是一副要退隐江湖的样子。可是,看到明月极力掩饰又极力解释的样子,赵琴有些于心不忍。她很gān脆地拍着明月的肩膀说:“嫁jī随jī嫁狗随狗,明月,既然我嫁给了你,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。我就听从你的安排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明月还想说什么。

赵琴打断了他,说了一句富含哲理的话,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