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78)

听到台下的嘈杂,赵琴趁着歌曲的空隙,抬眼向下面看了一眼,正好和东方宇的视线撞个正着,心里咯噔一下,手下一顿,弹错了一个音。好在她经验丰富,恢复镇定,继续弹了下去,没有让人听出破绽。

“少主!”雨蝶轻轻拉了拉东方宇的衣袖,说:“咱们到边上去吧!这里人多眼杂的!”

东方宇回头看了看嚷嚷的那些人,深吸了一口气,又看了看台上的赵琴,走了出去。

红翎坊门口,冷刚坐在马车上等着他们。

“冷刚!”东方宇叫过冷刚,附耳说了几句话后,冷刚就走了。

“少主,冷刚他……”雨蝶问。

“我让他帮我办件事。”东方宇说:“走吧,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
当天晚上,东方宇安置好雨蝶后,就和冷刚一起潜进了明月楼。

两人躲在假山后面,屏息静气等着一队巡夜的侍卫走远。

“少主,”冷刚低声说道,“琴卿姑娘住的院子就在前面的围墙后面。”

“走!”东方宇身形一动,如同一片树叶般飘进了前面的院墙,冷刚也紧随其后。

抱月轩里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已睡下了。

冷刚指了指其中的一间房门,随后闪到了墙边的yīn影里。

东方宇悄无声息地推开房门,走了进去。

他径直走到chuáng边,隔着一层纱帐看着chuáng上躺着的那名女子。

究竟是不是她呢?东方宇猜测着,他伸出右手,轻轻地去掀那层纱帐。

纱帐刚一掀开,就见眼前寒光一闪,东方宇急忙后退。退开三步远后,定睛一看,chuáng上的人坐了起来,掀开纱帐下了chuáng,手里拿着一把冷冰冰、明晃晃的匕首。

“看来我今天找流云要把武器是要对了。”那人说道。

“你知道我晚上会来?”东方宇冷冷地问道。

那人走到桌边把蜡烛点燃,微huáng的烛光中露出赵琴的面庞。

“白天在红翎坊看到你,还在我面前站了这么久,”赵琴微笑着说:“用膝盖想都能想到你晚上肯定会来呀。”

“你真是越来越出乎的我意料了。”东方宇说。

“噗嗤——”赵琴笑出了声,“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?从来么见过你这么自大的人。”

“你——”东方宇刚想发作,赵琴挥挥手,坐在桌旁,说:“好了,说说你来找我的目的吧。”

东方宇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情绪,开口道:“你为何会在红翎坊……卖艺?”

“为了养活自己啊!”赵琴说:“不卖艺挣钱,我吃什么?”

“你的钱呢?”东方宇说:“你可不要告诉我,你是两手空空离开南宫世家的。还有,你的丫鬟呢?你不是带了一个丫鬟一起离开的吗?”

“唉,别提了,还丫鬟呢!”赵琴说:“差点没把命搭上。”

“怎么了?”东方宇问道:“出什么了事?你受伤了?”

“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”赵琴好笑的说:“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,你今天晚上来,究竟有什目的?”

东方宇有些尴尬,说:“我,我就是想确认一下……”

“确认什么?”赵琴说:“确认南宫灵是不是已经沦落风尘,沦为伶人,靠卖艺为生?所以说,你今天是来看我笑话的,对吗?好,你看吧,我现在混得是不好,你可以笑了……”

“灵儿!”东方宇打断了她,“我不是……”

“别,打住。”赵琴说:“请叫我琴卿,我已经不是南宫灵了。还有,我再qiáng调一下,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,别用这种恶心的语气叫我!”

赵琴把东方宇气得够呛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胸膛剧烈地起伏。

看着东方宇脸一阵红一阵白的,赵琴觉得心里真解气。谁叫你之前设计我,现在还上门来看我笑话,我就气死你!

东方宇正要说什么,突然神色一凛,上前一把捂住赵琴的嘴巴,把她推到墙角。

赵琴大吃一惊,抬腿就踢,被东方宇压下。

东方宇小声地在赵琴耳边说:“不想被人发现我在你房里,就别出声。”

有人在外面?赵琴想,不能被人发现东方宇在这里,要不然自己的身份就穿帮了。她合作的点点头,东方宇放开了手。两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黑暗里,离得很近,近到东方宇能感觉到赵琴喷出的气息洒在他的脖子上,痒痒的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