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79)

过了一会儿,东方宇慢慢地从yīn影中走了出来,走到桌边坐了下来。

赵琴问:“人走了?”

东方宇说:“走了!”

赵琴说:“那你也赶紧走吧,免得叫人发现了。”

“你呢?”东方宇问: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“我为什么要走?”赵琴反问道:“我在这里好好的,为什么要走?”

“好好的?”东方宇说:“当一个伶人弹琴卖唱,这叫好好的?你不要自己的脸面,难道你没有为你的爹娘想一想吗?”

“我靠我自己的本事挣钱养活自己,这有什么丢脸吗?”赵琴说:“而且,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,只要你多嘴,以后也没人知道。”

“你太天真了!”东方宇冷笑一声,“你以为换个名字,蒙个面纱就没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吗?纸是包不住火的,你这是自欺欺人。”

“我……”赵琴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东方宇接着说:“我知道,你出走,我应该也要负一些责任,要不是我退婚……”

赵琴说:“你别自作多情,我离家出走,跟你没关系。”

“你……”东方宇说:“好,不管和我有没有关系,红翎坊你是不能再待下去了。我送你回南宫世家吧。”

“什么?你送我回南宫世家?”赵琴吃了一惊,“我才不会回南宫世家呢,好不容易走到这里。我的事你别管了,该gān嘛gān嘛去,回你的东方世家去。”

“你别不知好歹。”东方宇说,“我送你回去,既可保全你的名声,又可维护南宫世家的面子。”

“好好好,你想得是周到,可是跟我没关系。”赵琴说:“你又不是我什么人,没必要为我做这些。你以前不是挺讨厌我的吗?我倒霉你应该开心才对。所以,东方少爷,请你赶紧回家偷着乐吧,本姑娘是死是活,你都无需费心。”

“你……”东方宇气得快要炸了,“好,我说你不听,那就找个你听的人来跟你说!”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。赵琴赶忙走到门边向外望去,只隐约见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围墙方向。“哇!轻功啊!”赵琴不禁感叹道。

她重新关好门,上了chuáng,睡在被子里却毫无睡意。这个东方宇是脑子有病吗?好端端地开管她gān什么?赵琴拍拍自己的头,遇上这么个脑残的,真是头疼啊!

东方宇从明月楼出来,一路向西,一直走到凌云山脚下。

冷刚从树林里钻了出来,说:“少主!您的诸葛妙计果然奏效,那人一直跟着我出了泸州城。看来明月楼,也不过如此。”

“冷刚,不要掉以轻心。”东方宇说:“明月楼的明月,我虽然没有见过,也知道此人不简单。你现在马上去一趟金陵城。”

“金陵城?”冷刚问:“少主请吩咐!”

东方宇说:“你去找南宫俊,给他带个话,就说南宫灵找到了,在泸州城。”

“泸州城?”冷刚问:“你是说南宫大小姐在泸州城,在哪里啊?”

东方宇不答反问:“冷刚,你知道琴卿吗?”

“琴卿姑娘,这谁不知道啊,”冷刚说:“红翎坊的摇钱树啊!”

东方宇说:“这棵摇钱树,就是南宫灵!”

“什么?”冷刚大惊失色,说:“你是说南宫大小姐在红翎坊,这也太,太……”

“好了,别废话了。”东方宇说:“快去给南宫俊送信吧!只说南宫灵在泸州城,先不要说她在红翎坊。”

“知道了!”冷刚说:“我这就去!”

第二天,明月刚回来,流云就来找他。

流云说:“公子,属下昨夜发现有外人潜进抱月轩。”

“什么人?”明月吃惊地问:“抓到了吗?”

流云说:“属下怕打扫惊蛇,只是跟着,并未抓人。”

明月问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流云说:“那人一直躲在夫人房门外,并未采取什么行动。”

明月问:“他没有进房间吗?”

“没有,”流云说:“他一直在门口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,或者是发现属下了,就施展轻功从房顶上逃了。他的轻功很高,属下使劲全力才能勉qiáng跟上。”

明月问:“他是哪个方向去的?”

流云说:“他出了泸州城,往凌云山的方向去了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