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)

这种私定终身的事,在古代可是很难被容忍的,尤其她还有个未婚夫。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哥和父亲知不知道这件事。

怎么办呢?南宫灵躺在chuáng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她想起自己刚醒来的时候,南宫俊似乎和他提起过一个人的名字,好像叫段什么。

如此说来,南宫俊一定知道南宫灵和这个姓段的男子的事情。也不知道南宫老爷知不知道这件事。

唉!南宫灵叹了一口气,管他的,只能等以后见招拆招了。

服侍南宫灵睡下后,夏荷去了大少爷的院子,把今天出门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南宫俊。

南宫俊思索了一会儿,说道:“你回去吧,此事不要声张,就当没有出过府。记住,在灵儿面前不许提起姓段的。”

“是,大少爷!”夏荷答应着。

“还有这段时间,小姐就不要出府了,有什么事情随时报给我。”南宫俊吩咐道。

“是!”,夏荷退了下去。

自己怎么会把这个姓段的给忘了。南宫俊暗自懊恼,应该早点解决他的。好在现在也不晚,只要在东方宇来之前解决掉,就行了。

当夜,金陵城郊,段天舒正在仓皇逃命,身后黑衣人步步紧bī,刀锋凛冽。

来得好快啊!段天舒有点láng狈,他料到南宫世家必定会对自己出手,但是没料到来得这么快。

段天舒脚下一绊,扑倒在地,回头看时,刺眼的刀光已经bī到了眼前。

“啊——”段天舒惨叫出声,鲜血从肩上的伤口喷溅而出,染红了身下的草地。

就在段天舒即将身首异处的瞬间,凌冽的刀锋被阻挡了。

“少主!”

“进来!”

“段天舒已经被属下救下安置到了城郊的院子里。”

“好,三天后放他回金陵城。我要一切都在他们的意料之外。”

“是。”

黑衣人快步走出了房间,一名美丽的女子随即进了房。

“怎么起来了?头还晕吗?”房中的东方宇上前来,拉女子入怀,把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。

“没事了。”女子柔顺地靠在他的怀里。

“那,我们一起用饭吧!”东方宇温柔的问道。

“好。”女子点点头。

第九章 他在演戏

南宫灵收心养性,开始乖乖的呆在家里学习琴棋书画。南宫俊看她安分下来,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没过几天,东方宇就上门了。

南宫灵听到消息,偷偷的跑到大门口,藏在柱子后面观望这个东方宇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南宫俊一直等在大门口,看见东方宇从马车上下来,快步走上前去,一把抱住。拍了拍他的肩膀说:“阿宇,你可算是来了。爹都等你半天了。快随我进去见他。”

东方宇也拍了拍南宫俊的肩膀,说:“不好意思,路上有事耽搁了几天。走吧,带我去见南宫伯伯。”

南宫俊领着东方宇向大厅走去。

南宫灵看着东方宇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这个东方宇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。身高180以上,五官端正,至少在颜值方面没有一点问题。那个姓段的娘pào和他根本就没有可比性,也不知道以前的南宫灵看上了他哪点,反正不是现在自己的菜。这个东方宇不知道性格怎么样?古代的男人一般都是大男子主义,把女人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,这点南宫灵是忍受不了的。如果东方宇也是这种人,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和他结婚的。

正在胡思乱想着,夏荷走到她的身边轻轻唤道:“小姐,老爷叫您到大厅去。”

唉!这就要见面了。南宫灵叹了一口气,跟着夏荷去了大厅。

一进去就听见南宫钰说:“小宇,这次来就多留些时日,正好可以与灵儿好好相处相处。伯伯想等翻过年就把你和灵儿的婚事办了。”

东方宇说:“全凭南宫伯伯做主。”

“好!”南宫钰高兴的点着头。

“爹!”南宫灵说:“女儿来了。”

“灵儿,过来”南宫钰说:“这是小宇。”

“哈罗……呃,你好!”南宫灵冲着东方宇打了个招呼,就随便找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“灵儿妹妹,好久不见。”东方宇笑着说,“我此次路过海城,寻到了一块红珊瑚,甚是美丽。我找人把它做成了一支发钗。”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,递给南宫灵。

“呃,谢谢!”南宫灵没有想到东方宇居然还给她带了礼物,有点尴尬的接过来。

“小宇,前段时间灵儿生了一场病,忘记了一些事情,还要劳烦你你多担待些。”南宫钰说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