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0)

“凌云山?”明月心里一惊,说:“他难道是……”

流云说:“属下也怀疑,所以属下没有再跟下去。”

“流云,”明月说:“看来我们要快一点了。红翎坊不管了,就jiāo给金总管去处理吧。我们,三天后走。”

流云说:“是,公子!”

三天后,一切安排妥当,明月带着赵琴、红袖和流云坐上马车,一路向西。

坐在马车里,赵琴问道: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明月说:“你知道南诏吗?”

“南诏?”赵琴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。”

明月说:“那是天启朝西南边的一个小国,那里四季如chūn,户户有水,家家有花,是一个如诗如画的地方。我们就去那里。”

南诏?听明月描绘的地方像是云南。赵琴最喜欢的城市就是丽江,她以前的梦想就是在丽江开一家客栈,可惜……也许,在古代,可以实现她的梦想。

赵琴兴奋地说:“好啊,我们就去南诏。到了那里,我们开一家客栈吧。”

明月说:“好啊,都听你的!”

“明月——”赵琴感动的依偎了过去,靠在明月的怀里问道:“那我们的客栈要叫什么名字呢?”

“嗯?”明月说:“我们的客栈,你取名字吧。”

“那我要叫……”赵琴想了想说:“抱琴来!”

“抱琴来?”明月笑了笑说:“‘我醉欲眠君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来’,你这取得可不像是一家客栈的名字。”

“不像吗?”赵琴歪着头问:“不像就不像吧,反正我喜欢。”

“嗯,”明月说:“你喜欢就好,那我们的客栈就叫‘抱琴来’了。”

“耶!”赵琴欢呼一声,扑到明月身上,吻住了他的唇。

赶了一天的路,他们到了林江城,找了一个客栈住下。

明月坐在chuáng上拥着赵琴低声说着话,赵琴趴在明月的怀里昏昏欲睡。

“琴儿,”明月问:“我不在的那天晚上,你是不是没有在明月阁睡?”

“嗯?是啊!”赵琴迷迷糊糊地说:“我回抱月轩了,你不在,我一个人不习惯。”

明月一边抚摸着赵琴的长发,一边说:“那你那天晚上有没有看到什么,或者听到什么?”

“嗯?看到什么?”赵琴重复着明月的话,突然心里一激灵,清醒了过来,明月说的该不是那天晚上把?

“怎么不说话?睏了?”明月问。

“嗯,”赵琴不敢开口,低声哼着,假装自己快要睡着了。

明月轻拍着她的背说:“睡吧!不说话了!”

赵琴感受着明月一下一下的轻拍,心里生出一丝自责,她直到自己的身份不该一直瞒着他,可是,她不敢说,不敢说自己没有失忆,一直是在欺骗他。

明月听着赵琴的急促的呼吸声,知道她没有睡着,猜测她是不是在那晚听到了什么或者看到了什么。可是,他不敢再问了,他怕赵琴反问他是怎么回事,那么他苦心经营的这一切就有可能前功尽弃。

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,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。

明月他们离开的第二天,南宫俊就来到了泸州城。

“阿宇,”南宫俊推开东方宇的房门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冷刚说你找到灵儿了,灵儿在哪里?”

“阿俊,你先不要急”东方宇说:“先坐下来,听我说。”

“好,”南宫俊坐到椅子上,说:“你说吧!”

东方宇给南宫俊倒了杯茶,说:“阿俊,你知道泸州城有个红翎坊吧?”

“红翎坊,知道啊。”南宫俊说:“有名的风月场所,你是不是去过了?去过就去过呗,你就别在我这儿炫耀了,快告诉灵儿的下落。”

“炫耀?”东方宇说:“我是这样的人吗?我就是要跟谈灵儿的事情。”

南宫俊问:“那你是说,灵儿跟这红翎坊有关系?”

“是的,”东方宇说:“灵儿现在就在这红翎坊里。”

“什么?”南宫俊一下子站了起来,说:“灵儿在红翎坊?她怎么可能在那个地方,你莫不是搞错了?”

“阿俊,稍安勿躁,听我说。”东方宇说:“红翎坊的生意一直很好,特别是这一两年里来了一位琴卿姑娘,琴艺jīng湛,唱曲也是一绝,所以生意更加火爆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