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2)

南宫俊挣脱开东方宇的手臂,说:“你gān嘛拦着我,我还没问清楚呢。”

“问什么问啊,”东方宇说:“你还看不出来嘛,那老狐狸没有一句真话。等天黑了,我们直接进去找。”

于是,天黑之后,东方宇带着南宫俊潜进了明月楼抱月轩。可是,抱月轩里一片漆黑,一点住人的气息都没有。

“不可能啊,”东方宇说:“前几天还在这里,怎么突然人就不见了?”

南宫俊说:“阿宇,你确定这琴卿姑娘就是灵儿?”

“当然,”东方宇说:“这么严重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弄错。算了,我们先回客栈,好好商量一下。”

南宫俊没有其他的办法,说:“好吧!”

两人回到客栈,皱着眉商量着对策,突然窗外黑影一闪。

“什么人?”东方宇一跃而起,跳出窗外。发现窗外什么人都没有,但是窗棂上放着一封信。他把信拿进房间。

南宫俊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东方宇一边拆信,一边说:“有人送信,这是……”看着信的内容,东方宇脸色变了变。

南宫俊说:“信上说什么?”

东方宇说:“信上说,琴卿在林城。”说着把信递给了南宫俊。

南宫俊接过来一看,上面写着“琴卿在林城”五个字,没有具名。

“林城?”南宫俊说:“她在林城。”

“那我们就去林城。”东方宇说:“不过,这报信的人是谁?他又怎么知道我们在找琴卿呢?”

“不管了。”南宫俊说:“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灵儿吧。阿宇,你来找灵儿的事情有没有告诉南宫伯伯?”

“没有,”南宫俊说:“灵儿离家出走的事情对南宫世家影响很大,为了不成为江湖上茶余饭后的谈资,我们对外已经放出灵儿回家的消息。所以,我爹已经撤回了所有找灵儿的人,他已经放弃灵儿了……”

“唉!”东方宇叹了一口气,说:“其实灵儿离家出走的事情我也有责任,如果我不退婚,也许不会……”

“这怎么能怪到你头上,”南宫俊说:“现在别想这么多了,找到灵儿要紧。我们今晚别睡了,去林城吧!”

东方宇说:“好,我们连夜去林城。”

于是,两人两马,连夜向林城骑去。

第二天一早,“琴儿,醒醒,我们该起了!”明月轻轻唤着赵琴。

“唔……”赵琴呻吟着醒了过来,没睡醒,哀哀道:“明月,我们能不能今天不赶路,休息一天啊?”

“累了?”明月问。

“嗯,”赵琴使劲儿点头。

“好,”明月笑着答应她:“我们今天歇一天。”

“耶!明月万岁!”赵琴高兴地举双手双脚赞成。

看着赵琴这开心的样子,明月心里也暖洋洋的。

明月说:“林城有个灵岩山,风景甚是优美,人少清净。我先带你去吃早饭,吃完我们就去那里逛逛吧。”

“好啊!”赵琴欣然同意。

吃早饭的地上是林城有名的周记馄饨,就在街边,搭着几张桌椅。

看着明月和自己坐在街边吃早饭,赵琴有些好奇。

“不好好吃饭,看我gān什么?”明月问。

赵琴说:“明月,我从来没想到你会在街边小摊上吃东西,这太有损你翩翩佳公子的形象了。”

“说什么呢。”明月笑着那筷子敲了一下赵琴的手背,说:“老周的馄饨可是一绝。”

“公子谬赞了。”摊主是个面色红润的老头,看起来头发胡子都白了,但是手脚很利索。

“你们认识?”赵琴问。

明月说:“老周曾经是我明月楼的人,后来退隐江湖在林城开了这个馄饨摊,味道是相当不错。”

“哦,”赵琴说:“这样啊,那我要多吃两碗。”

吃完饭,流云要付银子。老周连连摆手,说:“不用,不用,我哪能收公子的钱。”

“拿着吧!”流云把银子抛在老周的怀里,老周只好接了过去。

明月说:“老周,我们要去灵岩山,就先走了,改日再叙。”

老周一拱手:“公子慢走!”

于是,明月一行四人就踏上了去灵岩山游玩的路途。

看着赵琴和红袖一脸兴奋的坐在马车里,叽叽喳喳的。流云不禁有点担忧,他骑着马走到明月身旁,说:“公子,我们为什么不赶紧赶路,这万一被追上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