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3)

“无妨,”明月说:“也不急在一时。何况,我们还要等一个人。”

“等人?”流云问:“谁啊?”

明月说:“北堂傲天。”

“北堂少爷?”流云问:“他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去南诏?”

“是,”明月点点头,说:“他放心不下我们,要跟着一起过去。所以,他先回去处理一些事情,然后赶来和我们汇合。”

“那他知道我们在灵岩山吗?”流云问。

明月说:“我跟他讲了在林城汇合,他到了自然回去找老周。”

流云说:“难怪你今天早上告诉老周我们要去灵岩山。”

“公子,”红袖趴在车窗上问道:“听说灵岩山上有个灵岩寺,甚是灵验,是吗?”

“是啊,”明月说:“问姻缘的,求子的,有求必应。红袖,你可不要错过了。”

“什么啊,”红袖红着脸说:“公子真讨厌,我又不是问这个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明月和流云同时笑出声来。

求子?赵琴想,我正好去求求看,我和明月以后会生几个孩子。

不一会儿,车子驶到了山脚下。赵琴和红袖下了马车,徒步上山。上山途中,风景秀丽如画,空气清新沁人。赵琴觉得没有污染的环境真是太美了。

走着走着,前面路口有一座茶棚,一个白发老伯正在烧水煮茶,腿脚似乎有些不灵便。

赵琴看着老伯可怜,就说:“我口渴了,我们去喝点茶吧。”明月点点头,于是四人便坐进了茶棚里。

见到有生意了,老伯很开心,赶紧端着茶碗和茶壶过来,给他们倒茶。

倒到明月面前的时候,老伯特意看了他一眼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叹息声低不可闻,但是被赵琴听到了。她抬眼向老伯看去,老伯也正在打量她。两目相对,老伯的眼里满是痛惜。赵琴心里一惊,并未表现出来。看着老伯倒完茶后,端到地上去拢柴火。

赵琴站起来,走过去轻轻地端在他身边,帮他拢着柴火。

明月静静地看着这一幕,心里有些感动,自己的女人心地如此善良。

“老伯,”赵琴轻声问:“您刚刚是什么意思?”

老伯答非所问:“姑娘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吧??”

赵琴吃了一惊,说:“您,您……知道?”

老伯说:“观天象可识天机,姑娘之命乃天命,自然可识。”

赵琴一把握住老伯的手,说:“老伯,你知道我在这里的命运吗?我刚刚看你看我和明月的眼神似乎dòng悉了什么,你能告诉我吗?”

“莫急,一切皆是天命。”老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锦囊,说:“姑娘自会得天庇佑。”

赵琴接过锦囊,眼底有些不解。

“琴儿,”明月走了过来。赵琴赶紧把锦囊放进衣服里,转身看着明月。

“我们该走了!”明月说:“老人家,谢谢你的茶,这是茶钱。”说着,从怀里掏出银子。

老伯收过茶钱,说:“上山路滑,公子姑娘小心些。”

明月四人出了茶棚,继续上山。

接下来一路上,赵琴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红袖一路叽叽喳喳地和流云说着沿途的美景,她都没有心思理会,脑子里全是老人方才的话。

“小心!”明月一把拉住她的胳膊。

赵琴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刚刚差点踩进地上的一个坑。

明月问:“在想什么?”

赵琴说:“没什么?”

明月捏住她的下巴,qiáng迫她抬头看着自己,说:“从茶棚出来你就心事重重的,怎么了?”

赵琴编了个理由,说: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那个老伯一把年纪了还要靠卖茶过活,有点可怜。”

明月温柔的看着她,说:“你倒是好心,等下我们下山的时候多给他一些银两,可好?”

“嗯!”赵琴点点头,依向明月的胸膛,搂住他的腰,说:“你真好!”

“咳咳咳,”红袖和流云在一边咳嗽着,“公子,我们还在旁边呢!”

“非礼勿视,你们不知道吗?”赵琴不满地说:“你们不知道回避,还打扰我们。”

“夫人!”红袖说:“我只是想提醒你们,照你们这个速度上山,估计天黑了都到不了灵岩山。”

赵琴脸一红,说:“到不了就到不了呗,要你管!”

明月捏捏赵琴的脸说:“快走吧!要不就真的要在山上过夜了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