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4)

四人继续爬山,终于到了灵岩寺。赵琴好笑地看着红袖去问姻缘,自己则跑去抽签。

哗啦啦,赵琴摇着签筒,摇了几下,掉出来一根签。赵琴捡起来一看,眉头紧皱,居然只是下下签,签文写着:“来路明兮复不明,不明莫要与他真;坭墙倾跌还城土,纵然神扶也难行”。这什么意思啊?重来一次。赵琴重新摇起签筒,没几下就掉出来一根签,赵琴一看还是这根签。真是邪门了啊!

“怎么了?”明月走过来问:“抽到什么签了?”

赵琴赶紧把那根下下签放回签筒,说:“不想抽了,我们走吧!”说着站起来,挽着明月的胳膊就往外走。

“琴儿,你这……”明月迟疑地看着她:“你这样会亵渎神灵的……”

“哎呀,求人不如求己,”赵琴说:“我只是不想求了,又没说什么,神灵不会怪罪的,走吧,走吧!”

明月无可奈何,只好被赵琴拉着走了出来。

等着红袖问完姻缘,四人就开始往山下走。又走到茶棚的位置,发现茶棚已关,老伯不知去处。

看着赵琴失望的脸庞,明月说:“以后我们还会再来的!”

“嗯,”赵琴点点头,拉着明月的手,向山下走去。

南宫俊和东方宇连夜赶到林城。进了城,两人开始无所适从。林城这么大,要找一个琴卿姑娘谈何容易。正在毫无头绪的时候,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跑了过来,递给他们一封信。

南宫俊接过来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“灵岩山”三个字。东方宇拉住小乞丐问了关于送信人的事情,小乞丐一无所知,什么也没问出来。

直到此刻,东方宇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,自己和南宫俊现在完全被人牵着鼻子走,找到了南宫灵,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呢?东方宇看向南宫俊,发现南宫俊也是若有所思。

“阿俊,”东方宇说:“我觉事情有点不对。”

南宫俊点点头,说:“我也觉得事有蹊跷。不过,我们已经走到这里了,不可能一无所获的回去。所以,别管那么多了,我们去灵岩山吧。”

东方宇拦住了他,说:“阿俊,别莽撞,我觉得灵岩山可能是个陷阱。这个人一步步把我们从泸州城带到林江城,现在又要我们去灵岩山。我觉得,我们不该去。”

“阿宇,”南宫俊说:“灵儿是我的妹妹,我必须得去。如果你有顾虑,我们就此别过吧!”说着,勒转马头,就要出城。

“阿俊,”东方宇拉住他的马缰,说:“我们俩是什么关系,你这么说不是打我的脸吗?罢了,你要去我就陪你去,总之,我是不会放着你一个人涉险的。”

“好兄弟!”南宫俊拱了拱手,说:“谢了!”

说完,两人又调转马头,向灵岩山奔去。

一路疾行到灵岩山脚下,发现路边拴着的马和马车。

“这马车……”南宫俊有个感觉,觉得这马车可能跟南宫灵有关。如果说琴卿上灵岩山了,她必定是乘着马车来到山脚下,然后步行上山。

于是,两人一起上了山。

一进山里,两人就有些傻眼,因为上山的路有三条,他们不知道南宫灵有可能走的哪一条。最后,他们各自挑了一条路上山,一路急奔,快速上到山顶。很不幸运,他们挑的路,正式明月一行没有选择的路。

来到灵岩寺,两人询问了寺里的僧人,得知确实刚刚有姑娘到寺里游玩,但是现在已经下山了。于是,两人又开始下山狂追。下到山脚,发现马车和马都没有了。于是他们又开始沿着车辙印狂追。

明月四人刚下到山脚,就看到一人一马等路边。

“北堂傲天?”赵琴惊诧地叫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明月走上前,说:“北堂兄,你来了!”

北堂傲天说:“你们倒是好兴致,居然游山玩水起来。”

明月笑笑说:“从这里到南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一路游山玩水,这样才不疲累啊!”

“北堂傲天,”赵琴说:“你跟着我们gān什么啊?你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吗?”

“你以为我想跟啊,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知不知道为了你们我损失了多少生意?不感激我就算了,还说着这风凉话。”

明月赶紧解释道,说:“北堂兄,琴儿不是这个意思,她是担心北堂兄为了我们耽搁了自己的事情。”

“哟!”北堂傲天酸溜溜地说:“这就护着啦,我又没说她什么。算了算了,本少爷肚子能撑船,不跟你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