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6)

赵琴一把握住明月的手,吞吞吐吐地说:“明月,我,我要跟你坦白,我,我没有失忆。”

明月笑了,一边帮她揉着手臂,一边说:“没关系,我早就说过,你想起来了,愿意告诉我了,就跟我说,我等着。”

赵琴嗫嗫嚅嚅说:“我认识外面的两个人,他们是,是……”

北堂傲天跳下马来,冲着南宫俊和东方宇破口大骂,“你们他妈的想gān什么?想找茬打架,我奉陪!”

“我们不想gān什么?”南宫俊铁青着脸大喊一声:“南宫灵,下车!”

南宫灵?北堂傲天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。

南宫灵?明月听见这个名字,心中大震,他的脸色瞬间苍白,嘴唇的血色褪得gāngān净净。

明月看着赵琴,颤抖着嘴唇问:“你是南宫灵?南宫世家的大小姐?”

赵琴点点头,愧疚地说:“明月,对不起,我一直瞒着你。不过,我不是故意的,我想告诉你,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,我……”

“别说了!”明月打断了他,低声说:“别说了,下车吧!”说着,率先走出了马车,扶都没有扶赵琴一下,也再没有朝他看一眼。

明月生气了!赵琴心里涌出了这样一个念头。她从来没有看过明月生气,所以也从未见过明月如此冷淡漠然的态度。

马车外,流云扶着红袖站在一旁,北堂傲天和东方宇剑拔弩张地对峙着。

明月看见红袖的袖子上有血迹,走过去问:“红袖,伤得厉害吗?”

红袖摇摇头,说:“没关系,只是皮肉伤。”

明月说:“流云,你先带红袖上马车里去包扎一下。”

“明月公子!”南宫俊见明月走下马车,说:“请让你车上的这位女子下车,她是我的妹妹南宫灵。”

听见南宫俊这么说,北堂傲天恍然大悟,就是南宫灵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,原来是南宫俊的妹妹,南宫世家的大小姐。哎,不对,这么说……北堂傲天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这么说这个琴卿也是明月的……天哪!这玩笑开大了。

赵琴磨磨蹭蹭的下了车。

“灵儿,过来!”南宫俊严肃地看着她。

赵琴摇摇头,说:“我不过去,我已经跟南宫世家没关系了。”

“没关系?”南宫俊气道:“母亲怀胎十月生你出来,父亲养育了你十多年,你居然说你跟南宫世家没关系?南宫灵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”

“我……”赵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她想说以前的那个南宫灵已经不在了,自己只是从千年以后来的一缕魂魄而已,跟着偌大的南宫世家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赵琴想了想说:“南宫俊,我已经成亲了,出嫁从夫,所以,我现在跟南宫世家没有关系。”

“成亲?”东方宇笑道:“谁知道你们是真的成亲,还是临时编造的托词。”

看到东方宇,赵琴就气不打一处来,都是这个东方宇吃饱了撑的,搞出这么多事情。

“东方宇,”赵琴说:“你是不是有病啊,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我吗,怎么这次要巴巴的跟着我,啊?”

“南宫灵,”南宫俊怒道:“你太不像话了。你知不知道你的离家出走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,对南宫世家的恶劣影响先不提,气坏父亲,急病母亲,这难道是为人子女该做的事情吗?这段时间,我一直在暗中寻你,这次是阿宇遇到了你,这才通知我来寻你。没想到,你居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……”

听着南宫俊连珠pào似的指责,赵琴满肚子的委屈却说不出来。她抬眼向明月看去,发现明月整个人都摇摇欲坠,像是突发疾病似的。吓得赵琴赶紧扑过去扶住他,一迭声地叫着:“明月,明月,你怎么了?”北堂傲天也发现了明月的不对劲,也过来扶住他。

南宫俊疑惑地看着明月,说:“明月公子怎么了,可是身体不适?”

明月qiáng撑着站直身体,推开赵琴扶着的手,说:“南宫少爷,关于令妹的事情,明月并不知情。当时遇到她时,她说她失去了记忆……”

失忆?东方宇嗤笑了一声,说:“南宫灵,你玩失忆玩上瘾了是吗?总是这一招。”

“我……”赵琴想反驳但又不知如何反驳,只好保持沉默。

明月看了赵琴一眼,接着说:“由于她自称失忆,明月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才收留了她,让她在红翎坊卖艺。如今,既然你也寻到了她,就把她接回去吧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