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7)

“明月!”听见明月这么说,赵琴如遭雷击,她大声说:“明月,你不要我了吗?你忘了我们已经成亲了,我现在是你的妻子!”

成亲?南宫俊问道:“你们真得已经成亲了?”

明月点点头,说:“是的,我们成亲了,这是我这辈子,犯得最大的错误。”

“没有媒妁之言,没有父母之命,你们居然就这么草率的成了亲?你……”南宫俊想了想,说:“好吧,是灵儿隐瞒身份在先,也怪不得你。你既然和灵儿成了亲,那就跟我一起回南宫世家,听候父亲发落。”

“不,我不回去!”赵琴叫道:“明月,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去那个有花有水的地方。”

有花有水的地方?明月想着头天晚上还跟赵琴憧憬着南诏的日子,没想到今天居然是这么一个局面。他闭了闭眼,对着马车说:“流云,拿笔墨来!”

“是!”流云从马车上拿来笔墨递给明月,然后俯下身子。

明月展开一张白纸,伏在流云的背上,拿起毛笔写了几行字。北堂傲天一直沉默地看着明月的行为,直至看到他写出几个字,脸色一变。赵琴也一直看着明月,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明月把墨迹chuīgān,将纸递给赵琴,说:“南宫灵,我生平最恨受人愚弄。你欺骗在先,隐瞒在后。让明月像个傻子一样被你愚弄了一年多。如此狡诈之人,明月岂会与她共渡一生?在此写下休书,好聚好散吧!”

赵琴听完,已经泪流满面。她哆嗦着手接过休书,看着上面的字迹,哀哀开口道:“明月,我错了,你能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吗?我保证,保证以后绝不会再骗你,请你看在我爱你的情分上,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?”

明月满目怆然,说:“南宫灵,我们之间不配说爱!”说完,没有骑马,转身走去。流云驾着马车,跟在后面。

“明月!”赵琴哭着跌坐在地上。

“明月公子留步!”一直冷眼旁观的南宫俊冷冷地开口道:“你当我南宫世家是什么?南宫世家的小姐是你想要就要,想休就休的吗?跟我回南宫世家!”

明月没有理会,径直向前走去,脚步略显踉跄。

南宫俊见状,想要上前拦住。北堂傲天闪身拦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北堂少爷!”南宫俊说,“这是在下的家事,请你不要管!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呸!明月是我兄弟,他的事就是我的事!”

“那,得罪了!”说着,南宫俊拔出剑,攻向北堂傲天。

东方宇看了看坐下地上哭泣的赵琴,也拨出剑,助南宫俊一臂之力。

“卑鄙!”北堂傲天骂出一句,以一挡二,jiāo起手来。

南宫俊见东方宇来帮忙,借机脱出战圈,施展轻功向明月追去。追到前面,一剑刺出。

南宫俊以为明月必将闪避,所以招式用得较老。没想到明月像是没有反应一样,不闪不躲,正被一剑刺中胁下。

“公子!”流云飞身相救,已是来不及。

北堂傲天看见明月受伤,猛攻出一招,向明月奔来。

北堂傲天点中明月胸前几处大xué,止住血流。查看了明月的伤势后,看向南宫俊,大怒:“南宫俊,你居然敢伤他,你知不知道他是……”明月一把握住北堂傲天的手臂,阻止了他要说出的话。

南宫俊对于明月受伤也是出乎意料,他说:“抱歉,明月公子,我并不想伤你。只是……”

“没关系,”明月说:“这是我欠你们南宫世家的。现在我可以走了吗?”

南宫俊说:“你走吧!灵儿我带走了。”

听南宫俊说完,明月转身继续向前走去。

南宫俊回过头走了回来,看见东方宇正钳住赵琴的手臂,阻止她追向明月。

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赵琴拼命挣扎,“我要去看看明月伤得怎么样?放开……”

南宫俊走进赵琴,一掌击在她的颈后,将她击晕过去。

南宫俊抱起赵琴,对东方宇说:“走吧!”两人上马,带着赵琴,向金陵城方向骑去。

听着身后的马蹄声愈行愈远,明月终于支持不住了,身子一软倒了下去。

“公子”

“明月”

北堂傲天接住明月,把他抱上马车。

“北堂少爷,我们去哪儿?”流云问。

北堂傲天想了一下,说:“去林江城!”

流云驾着马车往林江城驶去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