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88)

当马车和马从这块土地上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时候,一个青色的身影飘然而至。

他轻飘飘地落到明月被剑刺中的地方,蹲下身,用手去摸了摸地上的血迹,脸上若有所思。

北堂傲天把明月安置在林江城的临江客栈里,让流云去请了大夫来给明月看诊。

明月伤得不重,但病得很重。额头滚烫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。

北堂傲天知道他的病不在伤,而来自心。他受了很沉重的打击,这打击让他溃不成军。昏睡也许对他来说是件好事。唉!北堂傲天不停地叹气,没想到琴卿居然会是南宫灵,而这个南宫灵居然嫁给了明月。这是老天开得一个玩笑吗?这玩笑可开大了。

“北堂少爷!”红袖眼泪汪汪地给明月擦着额头上的虚汗,问:“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

北堂傲天想了想,问:“流云,你去请个大夫给明月看看。”

“是!”流云答应了,走出了客栈。

馄饨摊的老周正在卖馄饨,突然看见流云从街头走了过来。他心中一喜,正要打着招呼。没想到流云好像没看见他,急匆匆地就要从他摊子前走过。

“流云!”老周赶忙叫道。

流云闻声一看,“老周!”

老周说:“你这么匆忙去哪里啊?公子和夫人呢?”

流云焦急地说:“公子病了,我去请大夫。对了,老周,你知道林江城哪个大夫的医术高明?”

“公子病了?”老周诧异道:“宝芝堂的huáng大夫很不错,就在隔壁街口,你快去吧!”

“好!”流云说着就要走。

“等一下,”老周拉住他,说:“你们住哪里?我去看看公子啊。”

“不用了,公子就是受了风寒,不碍事。”流云看了看四周,凑到老周耳边小声说:“老周,你帮忙留心那边的人,如果看到了,就到临江客栈找我们。”

“好,好”老周点头,说:“我记下了,你快去宝芝堂吧!”

流云从宝芝堂请来huáng大夫给明月看病,huáng大夫诊完脉,说明月伤势无碍,发烧是因为郁结在心导致的。只要解开心结,就可不药而愈。说完,连药都没开就走了。

北堂傲天看着chuáng上的明月,叹了口气,叮嘱红袖好好照料着,就出去了。

明月躺在chuáng上,一直昏昏沉沉的,“好冷啊”,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身着单衣走在冬天的街道上。天上下着雪,街上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,但是家家门口都亮着灯笼,把整条街照得亮堂堂的。

明月一个人走着,听见门里传来热闹的声音,而自己,只有孤独的影子陪着。明月停了下来,原地转了一圈,看看四周,心想,我这是在哪儿啊?

“汪汪汪”前面传来狗叫,隐隐还有人的惊呼声。

明月循声而去,看到一棵硕大的梅树上趴着一个人,被树下的huáng狗bī得下不来。

这……这个场景为什么那么熟悉?

“哈哈哈”旁边传来一阵笑声。明月看过去,发现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在放声大笑。

这个男子……明月也觉得眼熟,那张脸,分明和自己以前的脸长得一模一样。

“喂,你谁啊?有什么可笑的,”树上那人气不过叫了出来。

明月这才看到,原来树上被困的那人居然是个娇俏的女子,由于光线黯淡,一时看不清容貌。

树下的男子说:“现如今真是世风日下,居然有人在除夕夜出来做贼!”

“喂,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啊,谁是贼啊?”树上的女子气愤地叫道。

“哦,不是贼,怎么会在别人家的院子里,怎么会被别人家的看门狗追得上了树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看,说不出来了吧!你好好求求我,我看见过节的份上,就不报官了。”

“你,”女子刚想一动作,树下的狗就狂吠,吓得她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“哈哈哈”男子又乐得不行。

“那个,这位公子,你能不能帮我把这条狗赶走啊,”女子没办法,开始向男子求情,“我真得不是贼,我只是想摘一枝梅花而已。公子,你就行行好,帮帮我吧!”

看着这个女子可怜兮兮的样子,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,纵身一跃瞬间将名女子从树上带了下来。

“啊——”女子惊叫一声,闭着眼睛死死地抱住男子的腰,直到落到地上,还不放手。

女子落到地上,灯光照在她的脸上。这名女子面莹如玉,清丽可人。细长的睫毛因为害怕微微颤抖着,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