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)

“这是说哪的话,灵儿病了,心疼还来不及,怎么舍得怪她。灵儿,现在身体可好了?”东方宇温柔的说。

呃,南宫灵觉得jī皮疙瘩都起来了,这口气似乎有些不对啊。

南宫俊看南宫灵没有回答,赶紧说:“身体是好了,就是脑子还有点不是太清楚,有时还会犯糊涂。”

你脑子才有不清楚呢。南宫灵撇撇嘴,在心里默默吐槽。

“老爷,晚膳已经准备好了。”芳云走进来说道。

“走,一起去用晚膳吧!”南宫钰扶着夫人,向餐厅走去。

大家在餐厅就座,南宫灵的座位正好挨着东方宇。东方宇不停的给南宫灵夹菜添汤,照顾的无微不至。其他人看在眼里,露出了一副甚是欣慰的样子。南宫灵只觉得一顿饭吃得自己浑身不自在,好不容易吃完了,赶紧找了个理由回了房间。

这个东方宇在搞什么鬼呢?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是南宫灵就是觉得这个东方宇并不喜欢自己,刚刚只是在演戏给大家看,假装自己对南宫灵一往情深的。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呢?

第十章 心怀忐忑

东方宇住进了翠竹轩隔壁的听雨轩。一餐毕后,东方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那名美丽女子又迎了上来,“少主晚膳可用好了?”

“雨蝶,你知道的,那种宴席我怎么可能吃的好?”东方宇说:“叫人给我下碗面吧。”

“还是我给你做吧!少主稍等一下”雨蝶说着就要从东方宇的怀中站起身来。

东方宇拉住她的手说:“让别人去做,你陪我说说话。”

“是!”雨蝶看东方宇的脸色不好,吩咐下人去做面,自己倒了杯茶端到东方宇的面前。

东方宇一口把茶喝掉:“我见到她了。”

“哦?”雨蝶问:“南宫小姐……还和以前一样吗?”

“哼!”东方宇低哼了一声:“一样?现在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“不一样了?”雨蝶问:“是变好了还是变……”

“你觉得她可能变好吗?从小就是被捧着长大的,那么得嚣张跋扈,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就变好呢?”东方宇说:“他们跟我说,她生病失去了记忆。呵呵,我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吗?”

“少主!”雨蝶依偎了过来,安慰着他:“不管她再怎么伪装,我们都知道她的本质,也就不会再被愚弄了。”

“小蝶”东方宇喃喃道:“你再等等,我一定会解除这个可笑的婚约的。”

“少主!”雨蝶轻声说:“只要能跟在您的身边,我不在乎名分的。”

“我在乎!”东方宇说完,吻住了雨蝶的唇……

自从东方宇来了之后,南宫灵每天晚上都被叫到主屋,大家一起吃晚饭。

“小宇”南宫钰说:“这几天看你早出晚归的,是遇到棘手的事情了吗?”

“没有,南宫伯伯。”东方宇说:“就是刚到金陵城,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要料理一下。忙过这几天,就不忙了。”

“哦,既然已经忙完了,那让灵儿陪你去城里逛逛吧!”南宫钰说:“你们年轻人脾气相投,一起玩也有意思些。”

“爹!”南宫灵叫道:“女儿不想出门。”

“灵儿,你东方哥哥难得来,你是该尽尽地主之谊的。”南宫夫人劝道。

东方,哥哥?南宫灵只觉得jī皮疙瘩掉了一地儿,她还从来没这么叫过别人。

“其实,应该是我陪灵儿出去散散心才是。”东方宇说:“灵儿深居简出的,平时也很少出去玩。既然我来了,理当多陪陪灵儿。”

“好,好!”南宫钰高兴地直捋胡子,“灵儿有你陪着,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爹!”南宫灵还想说什么,被南宫钰一个锐利的眼神给阻止了,貌似在说“再胡言乱语就要你好看。”南宫灵只好作罢。

“灵儿,那我明天辰时,在你院子外等你。”东方宇微笑着的说。

“等什么等啊,”南宫夫人说:“明天你就去灵儿那里用早膳,一起吃完,一起出门。”

“是!”东方宇高兴地答应了。

看着东方宇那张笑脸,南宫灵一直觉得他笑得很假。心里忐忑不安,这个男人,不晓得在打什么算盘。

第十一章 礼尚往来

南宫灵一早被两个丫鬟从chuáng上拖起来,又是梳洗,又是换衣,捯饬了整整半个时辰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