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0)

“大哥,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啊?”

“发疯?南宫月,我看发疯的人是你吧,除夕夜跑得无影无踪,不在家里过节守岁,你才是发疯呢!现在,你马上起来跟我走。”

“gān嘛?”

“大年初一早上要gān嘛,你不知道吗?少废话,赶紧回去梳洗好,穿戴整齐一起去给爹娘拜年。你今天要是敢添晦气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“知道了……”

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,明月看见刚来的这名男子领着昨晚的那个明月走了出来,径直下楼了。过了片刻,他看见隔壁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细缝,露出了天雪的兄长天奇的玄色衣角。

明月恍然,原来,他那时就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。

过了一会儿,天雪的房间传来动静。天雪起chuáng了!明月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。

他看着天雪推开房门,走了出来。走到隔壁的房门前,一边敲门一边轻声叫道:“明月哥哥,明月哥哥,你起了吗?”等了一会儿,没有得到回应。天雪有些疑惑,她稍微大力地拍了拍门,“明月哥哥,明月哥哥!”还是没有回应。她试探着推开门,伸进脑袋看看。

看着天雪这做贼一样的模样,明月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。

天雪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,发现chuáng上的铺盖乱乱的,可是人却不见了。

“人呢?”天雪奇怪道,“怎么不见了?”

天雪想了想,急忙又去拍天奇的门,“哥哥,哥哥,明月哥哥不见了,你快起来啊!”

天奇把门打开,看见天雪焦急的模样,说:“妹妹莫急,你的明月哥哥一定是回自己家了。”

“回家了?”天雪担心地说:“他在金陵城有家吗?如果他有家,又怎么会在除夕之夜不回家呢?哥哥,他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?”

天雪……明月看着天雪担心着急地样子,心里异常感动。自己和她只相处了短短的一天,没想到她就这么为自己着想。天雪啊天雪,我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。

“放心吧!”天奇安慰天雪道:“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啊,昨晚和你的明月哥哥jiāo谈的时候,他的言行举止不凡,应该是世家子弟。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,他昨天晚上说不定是和家里赌气才出来的。今天是大年初一,应该去给父母长辈拜年,所以他就回家了啊!”

“这样啊,是应该回去。”天雪点点头,随后又摇摇头,说:“那他也不能不辞而别啊,应该给我们说一声嘛。”

天奇笑着说:“真是孩子气,你还在睡,人家怎么跟你告别啊!”

“可是,”天雪嘟囔着:“至少可以留张纸条嘛,房间里什么都没有,真是的!”

天雪,是我不对。明月看着天雪生气的样子喃喃道,我应该给你留张纸条的,对不起,对不起!

心中的愧意排山倒海地袭来,让明月的心一阵阵的抽痛。啊——他低叫出声,慢慢地滑坐到地上,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识。

“公子,公子,呜呜呜……”

耳边传来女人低泣的声音。

明月睁开眼睛,看见红袖正坐在他的chuáng边流眼泪。看见他醒了过来,惊喜地叫道:“公子,公子醒了!流云,公子醒了!”

坐在桌边的流云瞬间移动到了chuáng边,他看到明月睁开眼睛,惊喜地说:“公子,你终于醒了!”

明月看着两人定了定神,又看看了周边的环境,说:“扶我起来。”

红袖扶着明月坐起来,流云在他身后塞上软垫。

明月问:“这是在哪儿?”

流云说:“林江城的临江客栈里。你一直昏睡不醒,北堂少爷就让我们带着公子来到这里,找大夫给公子医治。”

明月问:“北堂兄呢?”

流云说:“出去了,也没说去哪儿。”

红袖端着一碗粥走了过来,说:“公子,睡了好几天,先喝点粥吧,要不肠胃该饿坏了。”

明月端过粥,吃了一口,问:“我睡了几天?”

“三天了,”红袖说:“您要是再不醒,我们都要急死了。”

明月说:“谢谢你们一直照顾我,辛苦了!”

“公子这是哪的话,”红袖说:“照顾您是我们应该做得啊。公子快喝粥吧,一会儿凉了。”

明月不再说话,听话地一口一口把粥喝完。

红袖看着他喝完粥,然后把粥碗递给自己,又靠坐回了chuáng头。

“公子,”红袖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公子,您要不要下chuáng出去坐坐。现在外面天气正好,暖暖的,太阳也不炙人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