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1)

明月打断了她,说:“我不想出去。”

“那……”红袖又说:“公子,我给你把窗户打开吧,咱们窗外是一个很大的洋槐,满树的绿色,还有成串的洋槐花,您看看,心情都会好很多……”

“红袖,”明月又打断了她,说:“你和流云都出去吧,我想静一静。”

流云走过来,冲红袖摇摇头,拉着她的手臂,走出了房间。

关门的那一刹那,红袖看见明月毫无生气地靠坐在chuáng头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红袖!”流云劝她,“给公子多一点时间吧!”

“嗯!”红袖点点头,哽咽地说:“我就是不忍心看到他这个样子,我……”

赵琴迷迷糊糊的醒来,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里。

“红袖!”赵琴叫道,没有回应。突然反应过来,自己乘坐的马车已经跟明月一起的那辆马车,应该是她的大哥南宫俊准备的马车。

赵琴推了推车窗,发现推不动。她又去推了推门,发现也被锁死了。她拍着车壁大叫:“大哥,停车!”

不一会儿,她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,看见车门打开,南宫俊的脸出现在门口。

南宫俊皱着眉,问:“什么事?”

赵琴说:“大哥,我饿了。”

南宫俊指了指车壁上突出的一个抽屉说,“那里有点心,你先垫垫,等到了镇上,我们再吃饭。”

镇上?赵琴赶紧问:“大哥,我们要去哪里啊?”

南宫俊说:“还能去哪儿?回金陵。”

赵琴一听就急了,说:“大哥,我不回去。我已经成亲了,我要去找我的丈夫,我要去找明月。”

“丈夫?”南宫俊冷笑一声,说:“你莫不是忘了,明月公子给你写的休书了吧。”

赵琴说:“那是他一时冲动所为,我去找他,跟他解释清楚,他会原谅我的,那封休书不作数的。”

“灵儿!”南宫俊说:“你醒醒吧!离家出走,私定终生,你为什么总是做出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?”

东方宇插话道:“南宫灵,之前是段天舒,现在又是明月公子,你倒真是好手段!”

“东方宇!”赵琴怒极,说:“我再说一遍,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我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来过问,我现在非常非常讨厌你,请你哪凉快哪待着去,不要再来招惹我。”

听见赵琴这么说,东方宇看了南宫俊一眼,发现他已经脸色铁青,于是不怒反笑,说:“你放心,你的事情我一点兴趣也没有,只是看在和阿俊的情义上,才送你回到金陵。既然你现如今这么说,那我走便是!”

“阿宇!”南宫俊拉住东方宇的手臂,说:“你不要和灵儿一般见识。我跟她谈。”

东方宇点点头,走下马车,找了个树荫,坐下乘凉。

南宫俊看着赵琴说:“灵儿,有一件事我想应该告诉你了。”

赵琴抬头看着南宫俊,发现他一脸严肃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南宫俊说:“段天舒已经死了!”

段天舒?赵琴听到这个名字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这个人不就是前南宫灵的情郎吗?他,他怎么死了呢?

赵琴看着南宫俊。问:“他是怎么死的?”

南宫俊说:“我杀的。”

什么?赵琴瞪大了眼睛,“你杀了他?”

“是,”南宫俊说:“我杀了他,因为他和你私相授受,败坏了南宫世家的门风。所以,如果你还坚持和明月公子在一起,我也可以让他成为第二个段天舒。”

“嘶——”赵琴倒抽了一口冷气,她没有想到南宫俊会威胁她。看来南宫灵这个妹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,远远比不过南宫世家的名声。如果是这样,自己更不能回金陵城了。如果她回去了,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显而易见。

南宫俊看赵琴闷不吭声,似乎是被吓着了。他说:“灵儿,你是我的妹妹,我是不会伤害你的。只要你能知错就改,回去好好跟爹娘认个错,大哥会为你求情的。”

“大哥,”赵琴低着头说:“可是,我已经怀了明月的孩子了!”

“什么?”南宫俊皱了皱眉,问:“灵儿,你莫不是以为说出有孕,我就会放你和你的情郎在一起”。

“真的,”赵琴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盯着南宫俊,说:“要不然我也不会一心一意的想着明月。大哥,你说我该怎么办?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啊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