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2)

南宫俊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重量级的消息,一时间还真不好笑话。他喃喃道:“让我想想”,然后跳下了马车,心烦意乱地在马车外走来走去。

“怎么了?”东方宇看出不对劲儿,走过来问道。

“灵儿说,她已经怀有明月公子的骨肉。”南宫俊说。

“什么?”东方宇也大大吃了一惊,“这么说他们已经……”

“废话!”南宫俊恨恨地说:“他们不是已经成亲了嘛。”

想到南宫灵和别的男人有了肌肤相亲,还有了孩子,东方宇只觉得心里发堵。

南宫俊奇怪的看来他一眼,说:“阿宇,你莫不是对灵儿……”

“阿俊,你别误会。”东方宇说:“我只是在想,南宫灵是真的有孕了吗?如果她有孕,明月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就写下休书?这丫头鬼的很,咱们别被她骗了。”

“也是,”南宫俊想了想,说:“这样吧,我们到前面镇子上找一个大夫给她看看,看了之后再做打算。”

“好,”东方宇点点头,片刻之后又问:“阿俊,如果她真得怀有孩子,你打算怎么办?还接她回去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南宫俊摇摇头,说:“我没想好,心里乱的很。算了,等确定了再说吧。”

两人商量完,继续赶着马车上路了。赵琴被锁在马车里,心里异常烦闷,但是脑子却很清楚,她要想办法脱身,去找明月。

马车驶进了杏花镇,这个镇子正好在林江城和泸州城的中间。南宫俊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,简单吃了饭之后,让东方宇去请大夫为赵琴诊脉。

赵琴心里清楚,如果大夫来了肯定就要穿帮,所以,她一定要在大夫来之前溜走。

等到东方宇出门后,赵琴看了看南宫俊,开始演戏。

“哎哟,哎哟,”赵琴叫道。

“怎么了?”南宫俊问:“灵儿,可是有哪里不舒服?”

赵琴痛苦地捧着肚子说:“肚子痛,要去茅厕。”

南宫俊尴尬道:“那,快去吧!”

赵琴赶紧弯着腰一边假装肚子痛,一边迅速地向茅厕方向移动。

赵琴走到后院,偷偷回头看南宫俊不注意,偷偷地拉住路过的一个小姑娘,问道:“小妹妹,你们这儿客栈的后门在哪里?”

小姑娘一指西北角,说:“那里。”

“谢谢!”赵琴赶紧猫着腰低着头悄悄地走了过去,推开后门,撒腿就跑,一气跑出去一条街。

赵琴扶着墙壁喘着粗气,看着周围的情形,心里盘算着自己应该去哪里找明月。

明月会去哪儿呢?回泸州城?应该不会吧。明月已经把那里的生意都处理了,一心一意的想着和她去南诏,可是没想到……去南诏?应该也不会了吧。那……赵琴想了半天,最后决定去林江城。因为她认为,遇到这么大的变故,自己尚且头脑混乱,对明月来说更是混乱吧。所以,明月应该一时也不知道去哪儿,返回最近的林江城的可能性最大。

好,就去林江城。赵琴打定主意,就去打听驿站在哪儿。

赵琴来到驿站,正好有几个商人第二天一早要去林江城,赵琴赶紧和他们jiāo涉,出钱搭他们的车去林江城。

南宫俊独自一人坐着喝茶,等到一壶茶喝下去,赵琴还没有回来。他就感觉到不对了。正想起身去后院找找,就看见东方宇领着一个大夫走了进来。

“阿俊!”东方宇说:“大夫来了,南宫灵呢?”

“灵儿肚子不舒服,去茅厕了。”南宫俊说:“不过,也有一段时间了,我去看看。”说完,来到后面茅厕处,叫来一个小丫头帮他进去看看。

小丫头进去看了出来跟他说里面没有人,南宫俊这才知晓自己被骗了。

这个南宫灵!南宫俊咬牙切齿,急匆匆地走回大厅,对东方宇说:“灵儿逃了!”

什么?东方宇很是意外,说:“在你眼皮子底下也能逃?”

“是我疏忽了。”南宫俊说:“走,去找她。”

东方宇说:“你打算去哪里找?”

南宫俊说:“她逃走无非是去找那个明月,我们就去守株待兔。”

“守株待兔?”东方宇说:“去哪里守?你知道那个明月公子在哪儿?”

南宫俊说:“他在林江城。”

东方宇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南宫俊说:“他受了我一剑,尽管伤势不重,也需尽快医治。所以,他们一定不会继续赶路,而是到离得最近的林江城医治。而且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