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3)

东方宇问:“而且什么?”

而且他受了那么大的打击,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所欺骗,他一定会心乱如麻,是去是留一时难以决断,只能在原地徘徊。想到这里,南宫俊的心里莫名地为明月感到一丝难过。

南宫俊说:“走吧,我们去林江城。”

东方宇只好送走大夫,骑着马跟着南宫俊往林江城赶。

两人骑着快马,半天功夫不到,就来到了林江城。南宫俊招来南宫世家安置在林江城的人马,仔细描述了明月一行的特征,让他们去打听。不一会儿,就有人把明月一行的下落打听清楚了。

南宫世家的探子说:“明月公子一行四人在临江客栈。”

“四人?”东方宇说:“看样子南宫灵还没找过来。”

南宫俊说:“她哪里有我们快。所以我说,我们是守株待兔。”

“是,”东方宇笑笑,说:“就等着你妹妹这只傻兔子撞树了。”

赵琴搭乘几个商人的马车,一路摇摇晃晃,天刚黑的时候也来到了林江城。

赵琴站在城门口,看着人来人往,有点茫然。明月,会在哪儿呢?偌大的林江城该如何找起呢?

赵琴有点郁闷地找了个台阶坐下,冥思苦想着。想到肚子饿了,都没有想出办法。

算了,赵琴站起来,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吧。

“馄饨!吃馄饨啰!”

街边的叫卖声让赵琴灵光一闪,对啊,去找老周,老周肯定知道。

赵琴凭着记忆,找到了周记馄饨摊的位置。一眼就看见老周正在摊位上忙活着。

太好了,找到了。赵琴雀跃地跑到老周的摊子前。

“客官,要吃馄饨吗……”老周边问边抬头,“啊,夫人?”

“老周!”赵琴高兴地说:“你知道明月在哪儿吗?”

“公子?”老周说:“夫人你不是和公子在一起吗?”

“呃……”赵琴说:“那个,我不是,我现在……”

老周看着赵琴这吞吞吐吐地样子,笑着说“夫人是迷路了?还是和公子走散了?”

迷路?对,赵琴赶紧说:“我那个,自己出来逛,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”

老周说:“夫人,且等等我,等着摊位上的客人吃完,我就送夫人回临江客栈。”

临江客栈?这么说明月他们在临江客栈。得到了想要的信息,赵琴连忙说,“啊,老周,我想起来怎么回去了。我不用你送了,你生意这么好,别耽误了挣钱。我走了!”

“哎,夫人,夫人!”老周连忙叫着,但是赵琴已经跑远了,“唉,这夫人怎么这么莽撞!”老周摇摇头。

临江客栈,临江客栈,明月我来了!

赵琴向路人打听到临江客栈的位置,一路问着找了过来。当看到街对面临江客栈的招牌时,赵琴高兴地差点跳起来。她正想想对面走去,突然从背后伸出来一双手,一把捂住她的嘴巴,将她拖到了角落。

第四十四章 保重勿念

赵琴心里惊叫一声,用力对着捂住嘴的手掌咬了下去。

“哎呦!”身后传来一声痛叫,钳制放松了。

赵琴顾不得回头看,拔腿就跑。没跑两步,又被人抓住了双臂。

赵琴拼命挣扎,嘴咬,脚踢,手抓。

“是我,是我!”北堂傲天郁闷地低吼:“你能不能看清楚了再打啊。”

赵琴惊魂未定地喘着气,好不容易缓了过来,说:“你是不是有病啊,你想吓死人吗?”

“嘿嘿,”北堂傲天笑着说:“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?怎么,这就受不了了?”

“我懒得跟你说,”赵琴问道:“明月呢?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你脸皮还真厚啊!”北堂傲天揶揄地说:“事到如今,你还有脸问明月。他对你怎么样,你不知道吗?你把他骗得团团转,你还指望他现在好吗?”

“我……”赵琴愧疚道:“对不起,是我的错。你让我见见他,我跟他解释清楚。”

“不可能!”北堂傲天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是不会让你见他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“为什么?”赵琴叫道:“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,千辛万苦地找到这里,你为什么不让我见他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为什么?你已经伤了他一次,我不可能再让你伤他第二次。”

“北堂!”赵琴说:“我承认我有错,可是我现在想弥补。而且我们成了亲,是夫妻,我们发过誓要不离不弃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