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4)

“不离不弃?”北堂傲天嗤笑了一声,说:“琴卿姑娘,只要你是南宫灵,你和明月就没有可能,你出现在他面前一次,就是伤他一次。”

听到北堂傲天这么说,赵琴心中满是疑惑。南宫灵这个身份究竟和明月有什么渊源。

“为什么?”赵琴问:“你告诉我,为什么只要我是南宫灵,就不能和明月在一起。南宫灵和明月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?”

北堂傲天直视着她,片刻后说:“我不能告诉你,反正你就是不能和明月在一起。”

“好!”赵琴左右看看,看向北堂傲天的腰间,突然扑了过去。

“你gān什么?”北堂傲天猝不及防,被她从腰间抽出了佩剑。

赵琴把剑横在自己的颈边,说:“你要不是不让我见明月,我就死在你面前,就当是给明月谢罪了!”

“喂,你别冲动!”北堂傲天没想到赵琴会这么做,急道:“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横!”

赵琴威胁道:“你若是不让我见明月,我就是死路一条,你看着办吧!”

“你……”北堂傲天怒视着她,最后说:“好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问明月,如果他愿意见你,我就带你去见她。如果他不愿意见你,你就是死了也没用。”

“好,好,”赵琴说:“我在这里等着。”

北堂傲天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。

“等一下,”赵琴叫住他,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,递给他,说:“你帮我把这个带给她。”

北堂傲天看了眼荷包,接了过来,转身向客栈走去。

赵琴走到旁边的台阶上,坐了下来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。她想掏出手帕来擦眼泪,突然手指碰到一个东西。

她掏出来一看,是个锦囊。这个锦囊……好像是灵岩山上那个老伯给她的,她还一直没有打开看过呢。赵琴赶紧把锦囊打开,从里面掏出一张纸来。她把纸打开,发现上面写了四个字“死活来去”。

这是什么意思?赵琴百思不得其解。死去活来?是说我的处境会很悲催吗?会哭得死去活来的?赵琴摇摇头,应该不是这么浅显的意思吧。算了,想不出来就不想了。

赵琴又在锦囊里摸了一下,发现里面有颗珠子。她把珠子拿出来一看,颜色雪白,晶莹剔透。

“珍珠吗?”赵琴拿在手上对着太阳看,好像不是,看起来像是琉璃。这个有什么用呢?赵琴也不明白,只好把它重新放回了锦囊里,收到身上。

北堂傲天走进临江客栈,看见红袖和流云都站在走廊上。

“怎么了?”北堂傲天问道:“怎么不在里面照顾明月?”

“北堂少爷!”流云迎了上来,说:“公子醒了!”

“醒了?”北堂傲天说:“那太好了!”

“北堂少爷,”红袖走过来,说:“公子不让我们在里面伺候,说是想一个人安静地待着。北堂少爷,你帮我们劝劝公子吧!”

“好!”北堂傲天点点头,推开明月的房门,走了进去。

站在门口,北堂傲天看见明月两眼木然地看着前方,整个身上没有一丝生气。

他慢慢走了过去,在chuáng边坐下,“明月!”

明月转头看向他,笑了一下说:“北堂兄,你来了!”

北堂傲天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明月,看开点。这么多坎你都过去了,不在乎这一次。”

“北堂兄,”明月说:“谢谢你,这么尽心尽力的帮我。您的大恩大德,明月只有来世再报……”

“明月!”北堂傲天打断了他,说:“你说这些真是让为兄汗颜啊!当初,要不是我设计你们,你们也许不会走到这一步。说起来,我才是元凶,我应该向你请罪才是。”说着,站了起来,就要跪下。

“北堂兄,万万不可。”明月急忙直起身来,托住了北堂傲天的手臂,说:“你快起来,千万不要这样”。

北堂傲天单腿跪在地上,认真地看着他,说:“明月,你不怪我,也不要怪自己,可好?”

明月怔怔地看着他,半晌,说:“好!”

“那好,”北堂傲天站了起来,重新坐回到chuáng边的椅子上,说:“那我们兄弟俩就好好的说会儿话。”

明月看着北堂傲天,问:“北堂兄有事要跟我说?”

“呵呵,还是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北堂傲天挠了挠头,说:“那个,那个,琴卿姑娘想见你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