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7)

于是,流云和红袖把明月如何支开他们的事情说了出来。最后,流云把那张明月留言的纸条拿给北堂傲天,说:“这是公子留下的。”

北堂傲天拿过那张纸,看着“保重勿念”四个字,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,后背不禁冒出汗来。他能预感到明月会做出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来,得尽快找到他。可是,他究竟去了哪里呢?

北堂傲天想了很长的时间,各种可能性都想了一遍,还是没有理出任何头绪。他看向红袖和流云,说:“你们觉得明月会去哪里呢?”

红袖想了想,说:“公子会不会回明月楼?”

北堂傲天直接否定了,“不会。明月是个不走回头路的人。明月楼,他是不会回去的。”

流云说:“那南诏呢?公子之前一直想和夫人去南诏的,他会不会……”

“会你个头!”北堂傲天说:“他现在夫人都没有了,怎么可能还去南诏……夫人?夫……”北堂傲天突然想起,在客栈外一直等着的赵琴。他看看天色,已经黑了下来。

北堂傲天站起身来,说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说完,不能流云和红袖反应,就径直走了出去。

“北,北堂少爷……”流云和红袖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走了。

北堂傲天走到客栈对面的街角,发现赵琴还守在那里。他走了过去,赵琴抬头看着他。

北堂傲天说:“你不用等了,他走了!”

赵琴没有反应过来,问:“谁走了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明月一个人走了,你不用再这里空等了,该gān什么gān什么去吧。”

“走了?”赵琴站起来问:“他去哪里了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不知道,他是不告而别,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?”

“那他有没有留下字条?”赵琴急切地问。

“有,”北堂傲天说:“只有四个字,保重勿念。”

“保重勿念,保重勿念,”赵琴说:“字条给我,我要看。”

北堂傲天看着她,说:“字条在客栈,我带去。”

北堂傲天带着赵琴正想过街,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。

那是……南宫俊和东方宇。

北堂傲天心想,是来找琴卿的吧。

他没有告诉赵琴,而是一把搂住赵琴的腰,拔地而起,施展轻功,轻飘飘地落到了临江客栈的内院。

“呼——”赵琴吐出一口气,说:“你有病啊,就一两步路为什么要用轻功啊!”

北堂傲天没有回答她,把她带到楼上明月的房间。

“夫人?”红袖和流云看见赵琴都很吃惊。

“你们好!”赵琴冲着红袖和流云打了声招呼,说:“明月的字条呢,给我看看!”

流云拿着字条,迟疑地看了一眼北堂傲天。

北堂傲天说:“给她吧,兴许她能想到明月去哪儿了。”

流云把字条递给赵琴,赵琴一把接过,仔细地看着字条上的字。果然只有“保重勿念”四个字。

赵琴把那张字条翻来覆去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所以然来。

赵琴对红袖说:“红袖,这几天明月的起居都是你在照顾吗?”

红袖点点头。

赵琴问:“那明月又没有说过什么话?”

红袖说:“公子前几天一直都在昏睡,今天才醒过来,也没说什么话。”

“昏睡?”赵琴问:“那天明月是伤得很重吗?”

“身上的伤不重,”北堂傲天接话道:“心上的伤,很重。”

赵琴咬了咬唇,继续问:“那他在昏睡的时候,有没有说什么?”

红袖想了想,说:“没说什么,只是,只是……”

赵琴问:“只是什么?”

红袖说:“只是叫了……天雪小姐的名字。”

天雪?赵琴想,这么说,明月做梦梦见了天雪。那么……

赵琴说:“我知道明月去哪儿了。”

第四十五章 我是你哥

林江城,临江客栈。

“我知道明月去哪儿了。”赵琴说。

“哪儿?”其余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出来。

赵琴斩钉截铁地说:“凌云山。”

“凌云山?”北堂傲天问:“你是说,明月去短松冈了?”

“是的,”赵琴说:“明月一定是去看天雪了。”

“天雪小姐?”红袖说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这么说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