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98)

“我不知道,”赵琴说:“直觉,女人的直觉。北堂,你信我吗?”

北堂傲天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走吧,去凌云山。”

“北堂少爷!”流云说:“这,会不会太草率了点,万一公子不在那里……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死马当活马医吧,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

红袖和流云都不说话。

“这样吧,”赵琴说:“我和北堂去凌云山,流云和红袖留在追查明月出走的线索,就从这里开始查。明月这一个大活人离开,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。”

北堂傲天赞同赵琴是说法,说:“好,就按琴卿说的办!”

说完,四人各自出了门。

“看,南宫灵!”门口的东方宇看见赵琴和北堂傲天从临江客栈门口走了出来。

“确实是灵儿,”南宫俊说:“不过,她怎么是和北堂傲天在一起,明月呢?”

“不知道,”东方宇说:“快,他们上马了!”

南宫俊和东方宇飞快地跟了过去,可是北堂傲天和赵琴已经骑上了马,奔了出去。

“灵儿!”南宫俊大喊。

赵琴回头一看,赶紧拍着北堂傲天的肩膀说:“快,快,他们追上我了!不能让他们把我抓回去!”

“放心吧!”北堂傲天说:“有我在,他们追不上我的。我们骑得可是天下第一的宝马!”

宝马?赵琴撇了撇嘴,你知道宝马是什么样吗?那可不是骑的,是开的。

“抱紧了,驾!”北堂傲天一夹马肚子,整匹马像离弦的箭一样she了出去。

南宫俊和东方宇正紧追不舍,突然感到背后she来一道冷风。两人条件反she地侧身躲了过去,发现流云手持飞镖,注视着他们。

“流云!”南宫俊说:“背后暗算算什么,明月楼的人就这么上不得台面吗?。”

“上不上得了台面,这并不重要”明月说:“只要能拦下你们就行!”

“拦下我们?就凭你?”东方宇说。

“那试试看吧!”流云说着,又发出了几枚飞镖。

南宫俊和东方宇挥剑将飞镖打飞,东方宇说:“阿俊,我应付他,你去追!”

“好!”南宫俊纵马飞奔,追了过去。东方宇和流云战在了一起。

两人过了百八十招,不分上下。

“我说,”东方宇说:“我俩在这打还有意思吗?你拦住我一个人,一点意义也没有。”

流云想了一下,收了招,转身离去。

东方宇看着他的背影,笑了笑,上马追南宫俊去了。

南宫俊策马狂奔,也没看见北堂傲天和赵琴骑得马匹,只能顺着马蹄印向前追去。

明月出了客栈,骑着一匹快马,往凌云山的方向奔去。

现在的他已经心灰意冷,生无可恋。他急于想见到天雪,想见到在他的生命中给他美好的那个女子,哪怕只是刻着她名字的墓碑。

不眠不休奔驰了一天一夜之后,他终于看到了那片熟悉松树林。

明月下了马,跌跌撞撞地在树林里穿梭,最后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。

“天雪!”明月跪了下去,抚着冰冷的墓碑,心中的悲恸终于宣泄而出。

他在天雪的墓碑前放声大哭。

北堂傲天和赵琴赶了一天的路,到了晚上,北堂傲天看赵琴实在是支持不住了,于是停下来,在路边的树林里露宿。两人简单吃了几口gān粮,喝了几口泉水后,就各自安歇了。

许是累得很了,尽管头枕着硬邦邦的树根,赵琴也很快的睡了过去。

北堂傲天拨弄着火堆,不让火熄灭。火光照在赵琴的脸上,照出她不安稳的睡颜。

夜越来越深,“阿嚏”赵琴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,惊醒了浅眠的北堂傲天。

他抬眼看向赵琴,见她在睡梦中抱紧自己的双臂,明显是感觉到冷了。

北堂傲天脱下外衫,走了过去,听见她口齿不清地叫着“明月”。

北堂傲天轻轻地把外衫盖在了她的身上,在她身边坐了下来。

赵琴觉得很冷,很黑。她努力睁大眼睛,发现自己置身在黑dòngdòng的山林里,四周都是树,风chuī树响,发出怪shòu一般的声音。赵琴觉得恐怖极了,她哆哆嗦嗦地喊着:“有,有人吗?有人吗?”

忽然,像是回应她似的,她听见了人的声音。赵琴侧耳细听,确实是人的声音,是人哭得声音。

赵琴循着哭声找了过去,看见在一座墓碑前,有个人在伤心痛哭。那个人的背影非常的熟悉,他是……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