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出游记(11)

霍律伊瞧出里头剑拔弩张的气氛,嫌事儿不够大,也往萧千辞身边一挤,生生卡在萧千辞和崔滁中间,挤眉弄眼:“千辞,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将军呗!”

萧千辞:“……”

崔滁不知道这两人莫名其妙哪来的敌意,他本是接到信奉命接大宗师回去,到了月氏才知道王宫当晚发生的事,又气又怒。

得知他率众前来,月氏王对大宗师又是致歉又是安抚,姿态放的极低。

崔滁这才知道,通知他来,不是大宗师真的要走,而是要给月氏来个震慑。

大宗师不走自然有他的道理,但上次没带走的小丫头千辞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,一个丫头老在外乡不说,这回更是得罪了月氏王室。不跟他回去,还要待到什么时候?

崔滁见萧千辞不答,出于礼貌,自己报了身份姓名。

“呀,是崔将军啊,久闻大名。”霍律伊像见到了老熟人般喜出望外,尽管人家并不认识他,“崔将军大名在西域一带如雷贯耳,素有‘草上飞’‘小李广’之称,我神往已久,恨身不能至,来来来,咱俩聊聊。”

他不由分说的揽着崔滁的肩往外走。

崔滁年纪轻轻,曾立下赫赫军功,在西域一带确实有名,只是不知这位连自个儿大名都没报的胡子拉碴的糙汉又是哪位,被这过分的热情弄的一愣一愣的。好歹他还没忘了来意,回头对萧千辞道,“千辞姑娘,别忘了我叮嘱你的……事儿。”

后面一句话传来的时候,已经被霍律伊qiáng行拖走了。

少了叽叽喳喳的霍律伊,屋里只剩贺长离和萧千辞两个人,气氛顿时有点压抑。

贺长离眼睛平平,声音平平,“我来送药的,走了。”

他嘴里说走,身体可没动弹半分。等了半晌萧千辞还不开口挽留,顿时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,立刻站起身来。

刚跨了一步,手被人牵住,萧千辞托腮,眨巴眨巴的眼睛,眼神狡黠,“真要走啊?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?”

贺长离脸一烫,立刻从她手里抽了出来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才不喜欢你。”

“我没说你喜欢我呀!”萧千辞很是无辜,她就是觉得贺长离不开心,可能不太希望看到崔滁跟她在一块儿。

就像她不喜欢柏音跟其他小姑娘一起玩那样。

贺长离一脸无语,他都口不择言说了些什么。

“不过长松倒是说过,他说你老来找我,可能是喜欢我。”萧千辞拍拍胸脯向他保证,“长松就是脑子有毛病,你放心,我决计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贺长离:“……”

他不要这保证行不行?

贺长离好容易调整了脸部表情,转过头来一本正经的向她保证,“你也放心,我也决计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萧千辞笑容僵住,定定的看着他,“为什么?”

为什么?还带这么问的?这难道不就是随口一说嘛。可瞧她的样子还挺认真,贺长离搜肠刮肚,好半天才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回答,“你都保证不喜欢我了,我还喜欢你gān什么。”

“那你要是喜欢我,我就喜欢你。”

“你先喜欢我,我再喜欢你。”

“不,你先!”

贺长离被绕的头晕脑胀,觉得两人对话大有往智障方向发展的潜质,赶紧掐断了话头,“什么你先我先的,我们是朋友!”

他看了看天色,也不知崔滁被霍律伊拐到了哪里,拍拍萧千辞脑袋,“好了,我该走了。”

萧千辞欲言又止,终是没再开口,她从堆成小山堆的药材中找到了两包上等的,递给贺长离,“你把这个带给韵姐姐。”

贺长离皱眉,“我见无忧公主一面不是那么容易的,再说了,她宫里不缺这些好药材。”

萧千辞硬给塞到了他手里,“你拿着吧,这是崔大哥的心意。”

贺长离只好接下,同她道了别。

萧千辞目送他出门,看那劲瘦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,蓦地失落,“傻子,我不会喜欢你的,因为我要回家了。”

贺长离拎着两包普通药材来,拎着两包上等药材走,怎么看都是赚了。可刚刚一番话,激得他心cháo难平,陡然生出一股名叫患得患失的情绪来,连霍律伊和崔滁去了哪里都忘了问。

他走在回宫的路上,回想起刚才的话,仿佛细碎的羽毛,磨得心痒,又生出无限怅惘。

这种情绪折磨得他警惕性大减,直到快到宫门前,才察觉除了一丝不对劲。

有人在跟踪他。

这种跟踪术已然出神入化,就连贺长离这样身手不弱的,都难以察觉。

他警惕的想要把对方找出来,但对方似乎身法高超得很,移动的速度,竟比他察觉得还要快。

何方高手?

与当日解救千辞的是一路人吗?贺长离不得其解,他进了王宫,只见宫墙上人影一闪,那种被跟踪的感觉消失了。

那人走了。

不想伤害他?究竟是何人?

驿馆内,大宗师盘膝而坐,是典型道家打坐的姿态。

他面前是一青衣男子,竹斗笠遮住了大半张面孔,看不清长相。

廊下一声轻响,“指挥,他察觉到了,但没发现属下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青衣男子声音平平。

“卫指挥。”大宗师睁眼。

青衣男子颔首,恭声道:“宗师有何吩咐?”

吩咐是不敢的,眼前这人的官衔,若真论起来,可比刘延还高几阶。

“敢问卫指挥,这次是怎么找到公主的?”

青衣男子闻言,脸上青筋不受控的直蹦。若非公主顽皮,瞒过所有人跟和亲队伍出走,若非大宗师隐瞒不报,还‘助纣为nüè’说公主去了东南,他们何至于辛苦这一个多月,翻遍了大梁的每一片土地?

又何至于,惹得陛下勃然大怒,一人赏了二十板子?

他卫一道是大梁最出色的暗卫,年轻有为,哪怕被派到金灵公主身边做护卫,但这么多年了,还没受过这样的屈rǔ。

同门师兄弟们笑话说:哟,卫师兄,兄弟们替陛下做事偶有不幸也就罢了,你若因保护公主不力丢了脑袋,这可真是委屈死了!

这谁能忍,谁能忍?

不过卫一道没有明说,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出来,这馊主意肯定是公主下令的,公主犯了什么错,到梁帝面前还不是一句话的事,再怨也没用。

卫一道笑道,“没什么,只是随便搜了下,就循迹找来了。”

他想了想,又问,“那月氏九王子是怎么回事,怎么公主跟他很熟的样子?”

卫一道刚出关就被指派去保护年幼的萧千辞,这么多年下来,冷血暗卫磨掉了一身锐气,操心成了个老妈子。

他不否认,自己对贺长离有种天然的敌意。

大宗师阖眸,幽幽叹道,“那个青年,是块璞玉,却身陷泥沼。”

卫一道不太清楚这里的弯弯绕绕,他只觉得苦日子要到头了,“苏公子已在来的路上,我们不日将带公主回金陵了。”

贺长离回到宫中,先去沐浴更衣,然后派了个小丫鬟去请示萧韵。

开玩笑,他再不得志,也是个王子,王子不得传擅自见阏氏娘娘,怕是嫌死得不够快。

桌上有个小小的中原女子的雕塑,乍一看眉目有点像萧千辞。贺长离定睛瞧了瞧,眼含笑意地收了起来。

这肯定是都鲁送来的,他就爱捣鼓这些雕像。

那天夜宴,想必都鲁看见他救萧千辞了,所以雕了个小雕塑来取笑他。

这个弟弟啊,虽然不爱说话,可心里门儿清着呢。用中原人的话说,叫大智若愚。

贺长离沐浴完毕,正好中宫的小丫鬟来传话,说阏氏让他过去,他忙换了一身gān净衣裳,捎上萧千辞托他带回的两包药材。

夜宴闹剧后,月氏王为了讨大梁人心安,更为了大宗师手里的‘仙丹’,直接把虞支明月赶回了乌孙,又关了大王子几天的禁闭,对这位无忧公主,倒是恩宠不减。

上一篇:贵婿下一篇:许卿情如许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