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出游记(20)

苏云修好脾气的哄她,“这荒郊野外的哪有什么雪泥糖rǔ,就算他们会做也没食材和功夫,你先吃点这个,这个糕点也是好吃的。”

“我不要!”萧千辞一巴掌把糕点拍回去,细碎的糖渣落在桌面上,飞溅了周围人一身。卫一道和苏云修习惯了,只有无奈叹气。倒是有坐在她对面的贺长离,伸手掸了掸,鼻子里冷哼一声。

萧千辞听见了,蛾眉倒竖,“你哼什么!”

这是他们这几天来说的第一句话。

那天唐突一吻,萧千辞恼羞成怒,以为他轻薄自己,故意不给他好脸色看。加上暗卫到来,她公主脾气发作,稍有不如意就大吵大闹,苏云修却无条件纵容她。贺长离就算再傻,也看出了两人之间的亲昵关系。

萧千辞说过,她的父亲给她定了一门亲事,她不满意才跑出来。想来,那位如意郎君就是这苏公子了。可惜他看不出萧千辞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苏云修包容宠溺她,她也是真的依赖苏云修,依赖得理所当然,毫不见外,一看就是自小青梅竹马的情分。

贺长离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,继续掸掉粘在身上的碎屑,也不看她,径直说道:“也没见你以前这么金贵,饭能吃,粥也能喝。现在家里人过来了就叫嚷不休,怎么,特意做给我看?”

“你!”萧千辞被他一番话堵着气结,张口反击,“本……本小姐自小就是这么金贵,只不过在月氏的时候,粗茶淡饭不得不屈就。现在云修哥哥过来了,我自然不必再过那样卑贱的生活!”

贺长离点点头,“好啊,那您就继续吧。”他起身,头也不回的出了门。

苏云修忙在身后喊:“贺兄!”

贺长离丝毫未理,苏云修回过头,瞧见萧千辞一张怒气冲冲的脸,满腹劝诫之言飞快咽了下去。萧千辞气呼呼,甩手往屋里走,“哼,我不吃了!”

苏云修眼看又闹了个不欢而散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卫一道走出门,对暗香身边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说,“小武,恭喜你得救了。”

此人也是暗卫一员,年纪轻,武功一般,但做得一手好菜。小武能成为金灵公主的暗卫之一,与金灵公主是个吃货不无关系。

小武欣喜若狂,“真的假的?我刚刚还在想,做不成雪泥糖rǔ我就去写遗言了!”

他箭一般窜出去,奔走相告各个兄弟自己死里逃生。

暗香立在廊下,看着小武撒欢,微微一笑。眼神不经意瞟到刚出小庭院的那人,侧头对卫一道说,“卫大人,你觉不觉得,这个月氏王子和公主之间有点不大对劲?”

卫一道之前觉得此人和萧千辞过于亲密,可苏云修一来,此人立刻受了冷落,他觉得这很正常。

萧千辞从小到大只喜欢跟苏云修玩,金陵城的适龄世家公子里,唯有苏云修得她高看一眼。纵然在月氏认识了新朋友,也不见得比得了他们自小的情分。

暗香却摇摇头,从她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,公主固然不成熟,但是也到了知□□的年纪。苏云修是陛下内定的驸马人选,如果公主真的喜欢他的话,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反而这个月氏王子,或讽或讥,稍微一两句话就能让公主气的跳脚。争吵过后,公主又恹恹不快,过不了一会儿就要去重新寻衅找茬。

少男少女的爱恋不像那种举案齐眉的多年夫妻,患得患失或喜或忧才是正常的状态。

卫一道作为一个毫无情爱经历的冷血指挥使,他不懂。暗香鄙夷地想:这个老妈子当得实在太不称职了。

贺长离回屋出神了好一阵,他明明不想那样说话的。可是他忍不住,他看到萧千辞跟苏云修撒娇就觉得烦,看到她嚣张跋扈就想呵斥。

他不是不能接受萧千辞的任性,他只是不能接受,大宗师那个调皮的女弟子,已然变成大梁贵女。

他可以和千辞姑娘玩闹,但不能在人家这么多奴仆面前不知礼数。

原来他自始至终厌弃的,都是他们之间的身份。

贺长离心烦,捧了一捧冷水浇到自己脸上,凉意扑面袭来,终于在乱如麻的情绪中找回了一些理智。

一行人来到乌孙王庭。

乌孙国与匈奴一样,都是游牧民族建立的王国。说是王庭,其实就是一处依山傍水,以王帐为主环绕而建的大帐。

月氏的蓝城好歹还有蓝墙白瓦的房子,乌孙的王庭可以说彻底的简陋了。萧千辞有点不开心,当她听说曾经打过她的月氏大公主就是现在乌孙国的王后以后,她更不开心了。

苏云修脸色yīn沉,怒问卫一道到底怎么回事。

卫一道真是叫苦不迭,当日他刚赶到的时候,萧千辞已经昏迷过去,脸上一个明显的巴掌印。他能怎么办?那月氏大公主被他的暗器打伤了腿,也算是给了教训。

萧千辞咬着小武不知从哪儿搜罗来的甜浆果,果汁溅的满手腥红。苏云修拿帕子给她擦拭,她便不拘一格的坐在桌上,晃悠着小脚。

“原来传的神乎其神的神仙显灵,是你们在捣鬼!”

那日意图伤害她的人都不轻不重的受了伤,大宗师却语焉不详,原来是来人了,在暗处保护着她呢。

“你们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来见我,还害我被歹人绑走,你们当时去哪儿了!”萧千辞反应过来了。她的暗卫都是寸步不离的,那为什么她被匈奴人拐走他们也不知。

卫一道讪讪摸了摸鼻子,“这个,这个属下不能说。”

大梁暗卫分两种,一种是护卫主子随侍左右,一种是刀口舔血,探幽寻秘。卫一道此次带来的暗卫,这两种都有。

当日萧千辞跟随崔滁离开月氏是临时举动,卫一道并不知情,他以为萧千辞留在大宗师身边还算安全,于是带人办事去了。而大宗师以为暗卫跟在左右,又有崔滁在,所以也没担心。

都以为万无一失,偏偏都漏算了。

萧千辞一摆手,“罢了,到时候不要告诉父皇,反正没出什么事。”她顿了一顿,忽然想到那夜的凶险,自己没出什么事,却是因为有人替她受了疼。

这么一想,忽觉这些天以来的任性和跋扈的举动,简直忘恩负义不知好歹。她突然觉得如鲠在喉,把浆果丢到了一边。

还不待说话,眼前一亮,有人掀帘走进来。

贺长离一进来就看到苏云修和萧千辞jiāo握的手,眼神一下子沉了下来。

☆、剖白

贺长离进来以后,也不看她,直接对苏云修道:“乌孙王要见你们。”

他刚从乌孙王帐回来,乌孙王跟他说了什么,苏云修自然不好多问。不论是苏云修还是卫一道,都身负圣命,做什么,也决计不会向贺长离透露。

苏云修道:“好,我这便去,卫……”

卫一道打断他,“苏公子放心,暗香和小武都在,姑娘决计不会再出差池。”

卫一道在此前,离开公主出外办事,想必也被授了什么特殊任务。暗卫指挥使要做的事,苏云修无权gān预。

但今时不同往日,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域,苏云修不免要打起十二分的jīng神,“可是千辞……”

萧千辞说,“你要是不放心,我跟你一起就是了。”

说完她跳下桌,那案桌有点高,她跳下来时趔趄了下,胳膊被人轻轻一抓,见她没事瞬间又收了回去。

她抬眼,对上一双漠然的蓝色眼睛。

没来由的,心突然酸涩了下。

苏云修仍在犹豫,萧千辞与乌孙王后有隙,他不想让她bào露身份徒生变异。那边请命的乌孙仆人已经到了。

贺长离声音平平:“你们去吧,我在。”

暗香侧头瞥他一眼,意味深长。那边苏云修和卫一道倒是毫无察觉,见萧千辞没有反对,心下稍安,再三叮嘱几句以后便离开了。

萧千辞眼神落在猩红的浆果上,不知在想什么,贺长离自顾坐那儿喝茶。帐内的气氛便显得有点诡异,暗香何尝不知道她们公主的小女儿心思,赶紧拉着不明所以的小武出帐。

上一篇:贵婿下一篇:许卿情如许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