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出游记(22)

好在没让她沮丧多久,首座一大堆人簇拥着主人到场,仆人高呼:“大王到——”

苏云修贺长离等自然起身相迎,萧千辞却愣是落在原座不肯动。

暗香咳了一声示意她起来,萧千辞视若无睹,十分矜傲:“他是附属国国王,向父皇上表称臣,是殿下。我也是殿下,为何要迎他?”

一旁的卫一道和暗香听了这番说辞,齐齐扶额。这金灵公主真是让人头疼,该讲究的时候不讲究,不该讲究的时候穷讲究。只盼千万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才好。

可是怕什么来什么,还没等乌孙王落座,他身旁的女子突然伸出手指头朝萧千辞一点,峨眉倒竖:“你是何人,为何不起身行礼?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如果还有在的小伙伴,可以评论里吱一声吗

☆、月夜

那女子正是跟萧千辞结过梁子的月氏大公主——虞支明月。

她看萧千辞有点眼熟,犹疑道:“你,我是不是见过?”

萧千辞听不懂她说什么,但从这人语气中听出了三分异样,立时抬眼回看。

她脸上罩了面纱,又换上汉人服饰,虞支明月一时没记起来,她却早已认出对面的仇家,顿时怒容满面。

苏云修一看大事不妙,立刻横身挡在萧千辞前头,解释说道:“这是舍妹,因最近伤了腿,所以不能起身行礼,还望大王见谅。”

旁边有译官低声告知乌孙王,乌孙王对大梁多有忌惮,忙挥手说没事,扯着虞支明月走了。

众人落座起宴,把酒言欢,莺莺燕燕载歌载舞。

嚈哒人突袭匈奴使臣一事是个烫手山芋,谁都不想先开口,众人各怀鬼胎,于是眼神俱落在款摆腰肢、妩媚多姿的舞姬身上。

苏云修觉得局面僵持一时难以解决,于是侧身轻问:“你怎么会跟乌孙王后起冲突?”

萧千辞重重哼了一声,“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,掌掴韵姐姐,还让人将我丢进湖里!”

苏云修惊怒:“她命人将你丢进湖里?”

“可不是,多亏韵姐姐跳下来救我。”萧千辞一努嘴,“要不然我就死了。”

她说完,侧眼悄悄的看向贺长离。她记得那天她呛了水,醒来时眼前的人正是贺长离。

夹在在二人中间的舞姬散去,贺长离的眼神与她对上,只略一迟顿,又迅速移开。

他在躲她。

萧千辞心知肚明。

兴奋还不待冒头,便迅速沉了下去。

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提起嚈哒人突袭使臣队的事,众人都竖起耳朵聆听,连暗香都神情凝重,唯独萧千辞觉得没劲。

她偷偷的看一眼贺长离,过会儿再看一眼,再看一眼。

贺长离半侧着身朝着月氏王的方向,他手里捏着酒樽,时而低头思索,眉头微蹙。

他长得真的很好看。

月华皎洁,描摹勾画出他硬朗的五官。乌眉如剑,炯目璀璨似星辰,鼻梁高挺,薄唇紧抿,侧脸jīng致得浑然天成。

萧千辞gān脆撑肘托腮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。

匈奴语,月氏语和乌孙语言混在一起,相似又不同,仿佛聚了一群八哥叽叽喳喳。萧千辞呆呆望着贺长离出神,过了好久才听见身边苏云修说:“哦,在下实为寻舍妹而来。”

众人的眼光一瞬间落在她身上,贺长离眼神投了过来。

四目相对,贺长离这才发现原来她一直瞧着自己,那样热烈的目光,仿佛黯了许久的黑夜,一瞬间乍现天光。

他有些耐不住那样的炙热,终是一狠心,把眼神移开。

大梁青年贵族带人闯入西域,难免惹人生疑,苏云修这个解释虽然合理,却不免让人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年轻姑娘身上。

只不过这个姑娘似乎年纪太小不懂事,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盯着月氏国的九王子,一往情深。

暗香低声轻咳提醒,萧千辞这才发现别人都在看她,不由的臊红了脸,连忙推诿自己身体不适回去了。

暗香跟在身后,絮絮叨叨说了一路:“公主啊不是我说您,您刚才那眼神也太明显了点,人家都笑话咱们呢!别的不说,您就真不怕苏公子心生芥蒂……”

“为什么要怕他心生芥蒂。”萧千辞gān脆直接的打断了她的话,“本公主跟他没有成亲,父皇也未曾明旨赐婚,那我看别的男人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

暗香被她一番话堵得语塞,一时不知道要回什么好。她想了想,不便就贺长离的问题再讨论,于是跟萧千辞说起眼下的局势来。

她说嚈哒人猖狂,现在乌孙为了给匈奴和月氏jiāo代,打算围剿,此次围剿恐怕怀有私心。又说还没查到绑架萧千辞的凶手,所以他们留一部分人继续追查,其余人送萧千辞回金陵。

萧千辞不喜欢听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,她不是完全不懂,就是不喜欢。人人都削尖了脑袋不折手段地想要往权力巅峰靠近,可自小就站在巅峰的萧千辞看到的,是满目疮痍、鲜血淋漓。

她是盛宠,但不想像她的姑祖母明璋公主那样,决定一个帝国的未来,也不想像姑母长安公主那样叱咤风云,主宰一个时代。

那样活得好累。

她有父皇疼爱,母后庇护,哥哥们宠溺,挑一个两情相悦的驸马,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好吗?可为什么总有人要告诉她这样那样,恨不得她成为前两代公主的继承人?

金灵公主极其不耐烦。

暗香就这点不好,她从前是探幽寻密的冷血暗卫,骨子里还是喜欢寻求刺激,于是根据得来的蛛丝马迹,不停的猜测分析。

好在她没能唠叨太久。帐外来了个女译官,操一口不太熟练的中原话,说月氏国九王子请萧千辞过去一叙。

萧千辞又惊又喜,抬脚便走,她私心想跟贺长离说些体己话,便拒绝了暗香的跟随。

暗香看着刚才还恹恹不乐的人转身蹦蹦跳跳,欢快得像只兔子,无奈地叹了口气,默默给苏云修鞠一把泪。

她趁此空隙去看望了下水土不服的暗卫兄弟,然后才往大帐回禀指挥使卫一道。

宴席已到后期,匈奴四王子喝得大醉,拉着乌孙王呜啦啦说些什么,苏云修被乌孙人缠住劝酒,卫一道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。

暗香突然看到了什么,瞳孔皱缩,上前一把拽住了那人的衣袖,惊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贺长离回过头,有些诧异:“此话何解?我一直在这里。”

“不是你派人请我们姑娘小叙么?”

贺长离放下酒樽,神情凝重起来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暗香快速将事情说了一遍,她越想越慌,立刻便要去请示卫一道。贺长离拉住她:“别声张,万一闹大了对方胆怯反而有可能害了千辞。你现在让苏兄去请示乌孙王,就说千辞走丢了,请他派手下的人寻找。”

暗香应声而去。

贺长离想了一想,看了一眼乌孙王身边。果然,那乌孙王后早已不在席上。

萧千辞被人带到中宫王帐时就察觉到不对劲,她转头想走时,被人拦下了。

乌孙王后站在她面前,毫不怜惜的扯下了她的面纱,“果然是你。”

她冷笑,“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,说,你到底是谁?”

当日敢抬手打她,能让和亲公主挡在身前的小女孩,让大梁贵族特意来接的小女孩,绝不可能只是一个钦天监宗师的徒弟。

萧千辞并不想跟她纠缠,听完女官蹩脚的翻译,哼了一声:“我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她抬脚往外走,被人扣着胳膊压下,萧千辞不敢置信:“你敢拦我?你想怎样!”

“不想怎样。”虞支明月示意手下挟制住她,指尖在她柔滑的脸蛋上缓缓划过,“可是你当初打了我一巴掌,护着你的那贱人又害我被父王责骂,这个账,总要有人还。”

说完她扬手,冲着萧千辞脸上挥来。

上一篇:贵婿下一篇:许卿情如许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