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出游记(26)

他眼睛被阳光直she,微微刺痛,忽然一双手从他身上伸过来,蒙住了他的眼睛。一个刻意粗哑压低的声音在他耳畔chuī气,“猜猜我是谁?”

还不待他回答,恶作剧的主人收手,瞧着指缝间的泪珠,转到他面前诧异问道:“你怎么啦,怎么哭了?”

眼前的人娇俏可爱,飞扬跋扈的神采里又藏着懵懂天真。

“没事,被太阳刺到了。”他回过神,擦掉脸侧的泪痕,轻声问:“你是来找我的吗?”

萧千辞坐在他身畔,又岂会想到他那惊天霹雳般的发现,甜甜说道,“对啊,长松说你来了驿馆。”

她戳了戳他的肩,抱怨道:“来了却不找我是何缘故,你难道不想我吗?”

贺长离未及回答,只见她微微一顿,红着脸回手抱住贺长离的脖子,埋在他肩上,“我可想念你了,茶饭不思的想念。”

贺长离心下一痛,方才准备狠下心的话又溃不成军的退了下去,他缓缓伸手将对方搂过来,紧紧抱进怀里,越搂越紧。

他埋在她脖子肩上,嗅着那淡淡的女儿香味,几乎唇齿间一字一句的心声:“我也想你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想念。”

萧千辞闷声一笑,揪揪他的耳朵,“你怎么越来越像我们大梁的公子哥啦?满嘴的俏皮话。”

贺长离不答话,只把她往怀里抱得更紧。秋风瑟瑟,牧人的歌声悠扬深情,chuī进了眷侣的心。

二人一同回到驿馆,贺长离去大宗师处求问祭祀相关典仪,萧千辞便溜回后院找刘长松。

少年从木柱子后头探出个圆圆的脸蛋儿,害怕的指了指身后的屋子,然后摇摇头一溜烟儿的跑了。

萧千辞疑惑不已,伸手推开门。

室内视线黯淡,只见一人背手站在那儿,身姿挺拔,瞧不大清他的脸,但萧千辞已然猜到了他是谁。

她没料到苏云修会这么快就赶过来,满不在乎的往榻上一坐,些许不快:“你们也太麻利了吧?”

苏云修紧抿着唇,不知自己在气什么。从前萧千辞也不是没这样做过,一声不吭任性出走。他任劳任怨的去找,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恼火。

他甚至在等萧千辞一句撒娇,一个道歉,可是眼前的人并没有任何愧疚,反而嫌他来得太快?

些许不安的情绪不受控的从心底钻出来,愈演愈烈。

苏云修转过身,狭小闭塞的小屋完全不能与金灵公主在梁宫的寝殿相提并论,他长吸一口气,缓缓走到萧千辞面前,在她跟前半跪,恳切道:“你不该不跟我说一句就走,这是西域,不是大梁。”

萧千辞瞧着他眼睛,从案几上端了个木制的茶盅,闷声说道:“可我要是说了,你定是不肯,肯定要带我回金陵。”

苏云修握住她肩,继续循循善诱:“千辞,你是大梁的公主,你终究要回金陵的,在外待久了,陛下和娘娘都会担心的。”

萧千辞皱眉,挣脱出他的手掌,“我会回去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

huáng昏时分最后一抹斜阳穿过窗纱映进来,苏云修怔愣的眼神从自己的掌心移到她脸上,她那神情是——嫌弃?不愿?

苏云修从没想过萧千辞会对他的接触有这样的表情,他忽然觉得心里空了一块,不受控的开始想要追问这举动背后的真相。

他反问:“为什么?因为贺长离么?就因为他救过你你就这么信任他?他可是月氏人!”

萧千辞听了这话立刻回瞪他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他是月氏人怎么了,他不会害我!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害你?”苏云修又恼又心寒道,“你难道不信我了么?”

萧千辞脾气上来了,拍案而起,怒道:“云修哥哥你怎么越说越离谱?我信你,但我也信他。我与他相处了几个月,自然知道他的人品。你为什么对他成见那么大,就因为人家与我亲近么?还是说你觉得我不该和他走那么近……”

苏云修:“我……”

萧千辞向来仗着身份尊贵口无遮拦,眼看着两人快要争吵起来,门外一青衣人甚是及时的闯了进来,嘿嘿一笑,转头对苏云修道:“苏公子,大宗师请您过去相叙。”

他压低声音道,“公主小孩脾气,您怎么跟她计较起来了。”

苏云修豁然回首,他想刚刚定是被昏了头了,竟然和金灵公主吵起来,当下忙趁着卫一道给的这个台阶,轻咳一声出去了。

他这一走,萧千辞哼了一声又坐了下去。

卫一道可没有跟金灵公主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底气,不过他照顾公主多年,倒也算的上公主的半个老朋友。

卫一道把玩着手里的木刻小马,好半天才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那个……公主呀,其实苏公子他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”萧千辞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话,她gāngān脆脆坦坦dàngdàng的告诉他,“卫一道,我喜欢贺长离,我想要他——做我的驸马。”

卫一道:“……”

手里的木刻扑通一声落地,把他的神思拽回了现实,他心想:这也太直接了吧!

卫一道对感情一事毫无知晓,所以当他试探着问手底下的暗香公主喜欢一个异域人怎么办的时候,暗香惊了:“公主真的喜欢那个贺长离?确定彼此两厢情愿?啊怎么办,我看好的是苏公子啊!”

卫一道:“……”

等于白问。

暗香是个藏不住事的大嘴巴,他们护佑公主几年,天天有惊喜事情发生,这回更是重大事件,所以不出半日,金灵公主喜欢月氏九王子的事就传遍了整个暗卫队。

无聊至极的暗卫们一片哀嚎,不少跟随公主多年的暗卫痛恨自己瞎了眼,巴结错了未来的驸马爷。

有些不死心的坚持不认同贺长离,他们认为公主就是一时心动,最后定然还是会发现苏云修的好的。

他们甚至开始下注,押未来的驸马到底是谁。

卫一道也被他们拉扯着下注,他押了一锭金子在苏云修身上,又押了一块公主曾经赏赐的玉佩在贺长离身上。

这一举动惹得他的暗卫部下们一片嘘声,把金子玉佩和他本人一同赶了出去。

被赶出来的卫一道先去后院看望公主,暗香从里头出来轻轻拉上门,指尖抵在唇边:“嘘,公主睡着了,别惊醒了她。”

再三确认有人守着后,卫一道便和暗香一同出了门,他们刚一出门,就撞见一人摇摇晃晃的向这边走来。

酒味甚重,卫一道忙拦住他:“苏公子,公主睡了。”

苏云修脚步一颤,定了定。

他明显喝了不少酒,眼神看上去清醒,却无甚jīng神。

苏氏乃将门世家,苏云修又常年守护金灵公主,早早将爱护萧千辞当成了一生使命,是以他听到萧千辞睡了,即使十分想见她,也不免克制住了。

他忽然转念一想,捞起卫一道的胳膊往外走,“卫指挥,咱两比试比试功夫……”

卫一道大惊:“啊?”

苏云修醉酒,硬要拉着卫一道比试功夫,卫一道推辞不了,只好应允。暗香从未见过这二人武功,也兴冲冲跟了去。

苏云修的功夫在世家公子里是数一数二的,甚至比普通的暗卫还要厉害。他自幼蒙名师传授,集百家之长,掌法间错综复杂,或是南派或是北派。

加之醉酒,手下没个轻重,倒是使了全部力气。

暗香暗暗赞叹,这苏公子果然厉害,文韬武略样样jīng通,无怪乎陛下会对他高看两眼。

只可惜,并不是个开窍的。虽近水楼台却终未知情爱究竟是什么,多年来误把爱护全然当做情爱,如今大概知晓一点,却已被他人夺去公主芳心。

她这还在感慨,却见卫一道劈手一掌将苏云修bī得倒退几步。

那掌风凌厉,震得苏云修身后的树枝碎裂落地,暗香大惊。

她曾听闻卫一道是俞统领的得意弟子,因缘际遇下才去做了金灵公主的暗卫指挥使。但这么多年,谁也没见他真正出手过,是以大家都觉得他就是个有点啰嗦有点柔肠的老妈子而已。

上一篇:贵婿下一篇:许卿情如许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