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出游记(29)

崔滁率先回过神,等他追出来看时,只见那两人已心虚地跑远了。

两人他都认识,那小姑娘不足为惧,只是那月氏九王子,算朋友么?

崔滁站了半晌,闷不吭声的又进了屋。

萧韵眼眶通红却高昂着头,像一只不肯低头的鸿鹄。

崔滁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女孩子,她脆弱高傲却又十分坚韧,楚楚可怜却从未退缩。

这一路和亲护送令他生了爱慕之心,却因为身份不敢僭越。那夜他酩酊大醉,依稀记得自己情难自禁轻薄了她,可萧韵只字未提,令他误以为只是自己幻想的一场美梦。

却原来,是她亲手安排的美梦。

她对自己有意,却毫不留情的走进了命运的深渊。

“是月氏九王子和千辞姑娘。”崔滁鼻腔一涩,从她背后缓缓环住她的腰,“公主,你能不能别再……别再这样折磨自己了。”

萧韵麻木地任他抱着,奢求这片刻的温馨,她睁大了眼睛努力不让眼中的泪珠掉落,然后,她抬手掰开了那人的双臂。

“人各有命,你也有你自己的命运。”萧韵面无表情,她抬头看向眼前的年轻将领,眼神里尽是漠然,“忘了我吧。”

不等崔滁回应,她便整理衣裳,缓缓离开了这小柴屋。身后,那魁梧的青年矗立不动,眼中随着殷红罗裙的消失缓缓酸涩,仿佛成了一座石刻。

“你别拉我,你拉我gān什么!”萧千辞听到秘辛,正震惊呢,却被贺长离不由分说的拽走。

她被人半拉半拥,一路上脑子还有些迷糊:韵姐姐怎么会和崔滁将军有了瓜葛?

他们之前的不认识呀,难道就这一路护送,就生出感情了?还有出玉门关那日,那日白天崔滁不是还和大宗师论道来着,怎么夜里就和萧韵……那样了呢?

萧韵原来喜欢的是崔滁将军么?那她怎么还愿意去月氏和亲?换做是自己的话,便是粉身碎骨也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啊!

崔将军也喜欢她的吧,不然不会三番五次的到月氏来,还有那次找自己要书信,那着急的模样……原来如此……

萧千辞仿佛一下子脑袋瓜开了窍,想通了许多曾经细枝末节的东西。

贺长离转身一看,见没人追来,索性放慢了脚步听她嘀咕。

他宠溺的摸摸她脑袋:“知道分析回溯,看来你还不算笨嘛。其实崔滁有几次都差点bào露心意的,你要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了。”

萧千辞惊问:“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?”

贺长离不无骄傲:“当然啊。”

一个巴掌脆生生落在他身上,紧跟着又一脚飞来,萧千辞怒道,“那你之前还多次吃他的醋,还不肯我靠近他!”

贺长离避之不及,一边躲一边回嘴,“就算他不喜欢你,可他是个大男人啊,靠你那么近做什么?哎别打了。”

他避了几次,见她没休止的玩闹,只好捉住萧千辞飞舞的爪子,将她揽到怀里,凑到她耳边chuī气哄她,“我讨厌任何别的男人靠近你。”

他在她脸颊上啄了下,萧千辞的耳根飞快红了起来,着急去推他,“别,大庭广众的……”

“我们月氏不在意这个……”贺长离轻飘飘的说完,将脸凑过去想要亲吻她,忽然余光一瞥,见有个人影越靠越近,顿时扫兴。

他退了一步,那影子立刻顿住脚步,贺长离无奈的看着眼前闭眼等亲的傻姑娘,气笑了:“你家仆人有没有点眼力见儿,我这要是亲下去,他是不是要拿刀把我脑袋砍下来?”

萧千辞睁眼,立刻左右扫视,她自然不如贺长离敏锐,扫了几遍没看到暗卫人影。不过她也知道暗卫就在附近,顿时觉得有点尴尬。

她朝天悄悄比了个手势,暗卫立即退走。贺长离挑眉,果然,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消失了。

闹了这一出,两人都备觉害臊,也不好再缠绵缱绻了,萧千辞想起自己没吃几口就被人抢走的甜瓜,闹着让贺长离带她去买。

两人打打闹闹走远了,十几丈外,暗卫小武打了个哈欠,耷拉着眼皮问跟前的兄弟:“为什么叫我过来?我昨晚刚轮值。”

“操,受不了了!”那沉默寡言刚刚跟着金灵公主的暗卫怒骂,“再看那月氏九王子和公主调情,我怕我一个忍不住会偷偷去砍了他。”

他把那身异域衣裳一扒,恨恨往地上一摔,“我押的可是苏公子!”

☆、前夕

小武没有及时跟过去,他当值过几次,那月氏九王子对自家公主是上心的,倒也不用担心公主会出什么岔子。

贺长离感觉到身边没人监视,欺负起萧千辞更加肆无忌惮,恼的萧千辞握拳打他,仿佛回到了他们初见那个时候。

街上小摊贩儿极多,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,萧千辞左手捏着糖卷儿,右手持甜瓜,心满意得。

贺长离走在她左侧,小小的隔开人群,好笑地看着她,“有那么好吃么?”

“嗯嗯!”萧千辞不住点头,她嘴角溅了一点汁水,“好甜的。”

“傻瓜!”贺长离笑道,替她擦了擦嘴角,又从她手里把糖卷儿接过来,好让她腾出手啃瓜吃。

她扎着一个挽月髻,俏皮可爱,身量不高,才不过到他的肩膀。

贺长离视线一直黏在她身上,抿了抿嘴角,“其实,月氏也不错的。”

“嗯!”萧千辞啃着瓜,听了他这话不由附和道,“对的,有好多好吃的,我喜欢这里。”

她说完又摇摇头:“可是蓝城这里还是不如金陵。”

她得意道:“我们金陵可热闹了,比这里还热闹,深秋时候秦淮河畔的诗会特别意思,你要是见识过就会……”

她忽然想起贺长离曾在金陵为质,一定是见过的,不免闭嘴。

贺长离顿时懂了她的意思,他淡淡道,“我没看过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她抬起眼亮晶晶的看着他,“那,我想以后带你去看看。”

贺长离与她四目相对,那双眼眸漆黑明亮,瞳孔里倒映出一个自己。她爱玩爱吃,愿意留在这里,全都是因为,她还是孩子心性……

她还不了解,彼此之间身份有多悬殊……

那眼神中的期待太深情,令他不忍拒绝。贺长离温柔的抚了抚她的额发,“好。”

萧千辞顿时雀跃起来,男人的指尖仿佛也带了温度,在脸上烧出了一片红霞。

两人吃完甜食歇息片刻,又牵手在市集逛了一会儿,贺长离便打算送她回去。

刚把萧千辞送回译馆,迎面便撞见一个熟悉的面庞。

那人魁梧英朗,瘦削了不少,深邃的五官比之之前更添肃杀之色。

“霍律伊!”萧千辞敞开怀抱向他跑了过去,抓住他胳膊惊喜道:“你的伤好啦?”

里屋走出来几人,正是苏云修卫一道他们,见状纷纷一愣,他们的小公主何时跟这个匈奴王子jiāo情这么好了?

霍律伊也呆住了,他与这个千辞姑娘,不,大梁的金灵公主仅有几面之缘,虽说曾在山dòng里有过一段过命的jiāo情,但也实在没到这么亲热的地步。

不过他素来邪气,又喜欢给人添堵,于是他展臂一收,将这娇小的女娃一下子拢入怀里。

“是啊,难为千辞姑娘还念着我。”

他正面对着贺长离,对后者黑沉的脸色十分喜闻乐见。

他不知道,他身后那个苏云修,脸色同样黑的跟锅底一样。

“呃……你没事就好。”萧千辞不喜欢他身上浓厚的熏香味儿,挣了几下,顺势在贺长离的拖拽下,逃出匈奴王子的铁臂。

因为这二人的到来,刚要告辞的霍律伊又重新坐下来,苏云修追问当夜他们逃脱的细节,这才知道原是霍律伊救了萧千辞,不免又是一番道谢。

霍律伊对苏云修显然是疏离有礼,苏云修几回试探,都被他挡了回来。

苏云修再不好多问,便借着安排晚宴的机会稍稍离开片刻。

上一篇:贵婿下一篇:许卿情如许

同类小说推荐: